第六十二章 民族瑰宝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横川用畏惧的目光望着苏怀,却在这个年轻人眼神清澈眼中,察觉不到任何的表情,甚至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完成这样一部大作,他既没有兴奋,激动,也没有鄙夷,嘲笑他的无知,就连一丝的骄傲与自满都没有……那种态度就好像是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自己的侮辱,挑衅,讥讽,这人都丝毫不在乎……

  这意境不光是艺术上远远超越世上所有人,就连人格与胸怀上,境界也远胜过了芸芸众生。

  横川首次感觉到自己的无比的渺小,那是身为一名艺术家,从里到外远远低于对手的那种自卑感,涌上心头。

  苏怀挠了挠自己的鼻子,见这日本人盯着自己看,满脸悲哀绝望的表情,不由打了哈欠……感觉有些无聊。

  这个时代艺术文盲太多了,他有种自己在欺负小孩子感觉,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我这画连真正的《春树秋霜图》十分之一美感都没有,你就吓成这样。

  见横川教授哑口无言,此时潘岩也只能宣布:“现在我们开始热线投票环节,从现在开始的4个小时之内,观众都可以打来电话进行投票,是否赞成水墨画是我们华夏的历史文化,结果将在早上晨间新闻中宣布。”

  直播灯熄灭,直播结束刹那,潘岩迅速落荒而逃,生怕被观众的谩骂声淹没,而与此同时,一群人都朝苏怀跑了上去。

  沈教授,大吴小吴紧紧抓着他的胳膊,兴奋而焦急地问道:

  “小苏老师,你怎么懂这些水墨画技的!?”

  “快快,再跟我们说说,小吴拿笔记本都记下来。”

  “去去,找工作人员把小苏老师的《春树秋霜图》表起来,带回美院我们好好研究。”

  更多的是现场观众,他一个个热血澎湃推开了沈教授与大吴小吴,吼着:“小苏老师,给我签名吧,就签在我的衣服上,太提气了!”

  “我们永远忘了不今天晚上。”

  “太震撼了。”

  金视综合频道的记者,也赶过来,都拿起话筒对过去,想让苏怀多说几句。

  苏怀被众人簇拥,感觉有些呼吸困难,只是挠挠鼻子,心想:他这水墨画水平也就好玩练了几年,从头到尾也就能临摹这一副《春树秋霜图》罢了。

  他这画,其实就跟学钢琴的孩子弹个《至爱丽丝》一样,唯一的作用,只是在亲戚朋友面前显摆一下而已,真正给行家看是拿不出手的。

  眼前这帮人是没看过真正的水墨大师的作品,还以为他多牛呢……其实哪里知道他就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苏怀暗想,自己毕竟不是专业的,多说多错,点到为止就好,千万不能让人把焦点放在他身上,否则一旦所有人以为水墨画技法是他一个人研究出来的,只怕他会被人天天用放大镜挑毛病,那他这个“假大师”马上就被拆穿西洋镜了……

  他倒是不在乎别人喜欢不喜欢自己,只是看着现场观众这么热血沸腾,把自己都快当民族英雄了,如果自己形象破灭,只怕又会像今天的横川路一样被万人唾弃,也会断了华夏其他画家们的生路。

  再看看一旁被冷落的沈教授,满脸激动地望着他,神色间却多少有些失落。

  苏怀心中明白,华夏美院与沈教授,研究水墨画复兴,耗费了几十年的时间,比起自己带着记忆取巧,他们才是真正耗费了自己时间青春,费尽心血恢复华夏文化的民族功臣。

  他天性洒脱,对于名利丝毫不看重,只求万事随性,逍遥度日,心里想了想,也是淡淡摇头道:

  “各位都误会了,这《春树秋霜图》的水墨技法,都是沈教授教给我的,之前的彩色版本,是大吴小吴老师曲解了老师的意图,希望用更多的彩色让大家好接受一些,而我只是遵照了沈教授的原本教给我的方式而已,专业方面的问题还是问他比较好。”

  言下之意是,之前彩色的《春树秋霜图》是大吴小吴画蛇添足了,我这黑白水墨,才是沈教授的原意。

  簇拥苏怀的众人,听完之后反应过来,这时候才分出一部分人围住沈教授,苏怀此时在众人心里已经是民族英雄,说什么大家都会相信。

  这锅砸给大吴小吴,他们倒是不冤枉,不过突然被莫大的民族荣誉罩过来,沈教授顿是一脸呆滞,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已经被热情的众人淹没了。

  众人高喊着“沈教授”,恨不得要扒他一片衣服回去做纪念。

  苏怀趁着人群分散的一瞬间,赶紧闪身出来,摆脱人群从后台离开,这才松了一口气,唉,这出风头真是太麻烦了,一群人像是苍蝇一样在他身边嗡嗡的,搞得他胸口都有些发闷。

  “苏老师~”此时听到身后传来动听的声音,苏怀转头一看,张敏那双动人的眸子里,正闪着激动而崇拜的眼色,热情洋溢的望着他。

  “你为什么要说是沈教授教你的《春树秋霜图》呢?”

  “诶……本来就是他教我的。”苏怀摸摸头道。

  “您别骗我了。”张敏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期待地望着他:

  “我知道那副《春树秋霜图》根本就不是沈教授的风格……”

  “张支书,我这种生活作风有问题,又趣味低级的人,哪里有这个才华。”苏怀正色道。

  张敏听着突然对苏怀一个90度鞠躬,吓了苏怀一跳。

  “苏老师,对不起~我为之前我对你的无礼,正式道歉。”张敏抬起小脸,用热情而炙热的眸子望着他,道:

  “我今天才知道,您平时的风流不羁,不拘小节只是您的外表,我从您的画里,能感受得出,您是一个胸怀大志,为国为民,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真正胸怀天下的伟大艺术家,是我们民族的文化瑰宝~”

  苏怀听着都傻眼了,蛤……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么伟大的?不对~不对……这女干部从画里看出的是唐伯虎,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