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一己之力胜百年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那些原本以为苏怀最多能画个《小鸡啄米图》的人,此刻看这幅气势万千的《春树秋霜图》都彻底愣住了。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整个过程,他们怎么都不相信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画出如此雄浑巍峨的画作来。

  要知道,被公认绘画艺术巅峰的油画,需要画家层层涂改弥不断修缮,往往一副画作要几个月才能画完的,也不鲜见。

  而苏怀却是一气呵成,如此雄浑的山水,竟一笔都没有改动,对于其他画法来说,简直是前所未闻。

  主持人潘岩只感觉自己的价值观,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彻底颠覆,竟然也不由结结巴巴起来,张着嘴巴问横川路道:

  “横川……横川教授,你对这副小苏老师画出的水墨画有什么评价。”

  横川路此时整个人还沉浸在这幅《春树秋霜图》给他的震撼中,瞠目结舌地没反应过来,直到潘岩又问了一声,才反应过来。

  此刻向来口才颇佳的他,竟一时之间也找不到理由来反对水墨画的存在了,再怎么口若悬河,也终究比不过事实有力量……只是他也不可能为敌人说话,只能尽力挑刺道:

  “还算不错……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水墨画,但艺术上确实很新颖,只是这线条过渡有些过于生硬……这里的树,还有这里的溪水……都有些问题。”

  这时候连电视机前的观众,都看得出横川是在鸡蛋里挑骨头,纷纷对着电视大骂道:

  “这小日本是故意找歪是吧。”“妈蛋!这么好的画,还说不行啊。”“太无耻了……到现在还不承认我华夏这出神入化的水墨画艺术吗?”

  可令人意外的是,面对这样的批评,苏怀却没有生气,反而点了点头:“横川教授说的有道理,确实有些瑕疵。”

  这墨与他之前用的稍有不同,所以他调的稍微干了些,所以过渡上确实有些生硬,没发挥他的最好水平。

  可观众们可不这么看,心里都暗暗叫好:看看~看看~什么叫气度,什么叫谦虚~这才是艺术家该有的态度嘛。

  台下还有人大叫“苏怀好样的!”“苏怀真棒!”

  可众人为苏怀叫好的时候,苏怀却转身从地上,拿起了之前喝剩下的半瓶矿泉水。

  众人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的时候,就见苏怀走到他刚刚画好的画前,含了一口水,突然对着画“噗”如喷出一阵浓密水雾。

  啊!?所有人都惊愕不以,他在干什么啊?

  难道是这苏怀真是自尊心太强了,竟然为了横川的一句批评,毁掉了自己的心血?

  不光是观众都吓了一跳,沈教授更是惊慌失措嚷道:“你这是做什么!?”看到这样一副惊世之作被散上污点,沈教授的心真是像刀割一样,上去心痛无比地捧着画纸,好像看到自己孩子被人用刀片在脸上划了几下似的。

  大吴小吴更是心痛不以,眼睛里喷着火瞪向横川,全场的人以同一个愤然神色瞪向他,就像是望向民族公敌一般。

  如果不是你这日本混蛋刺激苏怀,他怎么会一气之下毁掉这幅大作?

  横川没想到自己刺激之下,苏怀竟做出如此过激动的举动,激起公愤,也是吓得脸色一变,这时就听到有人突然喊了一声:

  “快看!那《春树秋霜图》变了~”

  众人听着喊声这才看去,空中水雾飘落纸上,散尽晕开,乍然那被水雾喷洒的《春树秋霜图》,墨迹竟渐渐被水雾晕染~

  水墨融合,画作好像有灵性一般,竟在人们眼前开始产生令人不可思议的神奇变化!

  墨色融合扩散,山,树,石之间,原本稍显生硬的过渡变得柔和,整副画氛围再度为之一变,灵韵中更添了一份沉稳朦胧的美感,给人更加赏心悦目的妙绝之感。

  “我的天……这是怎么办到的……”

  “哇……竟然更美了,太不可思议了。”

  “这也太神奇了,就是喷了一层水雾,竟然有这样大的区别。”

  横川,沈教授,大吴小吴,眼见这神奇景象,个个都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眼前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他们都在绘画上浸淫多年,各种画派技法虽然不都精通,但也都了解,可眼前所见却“喷水着墨”是闻所未闻,他们怎么都无法想象,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绝妙的绘画神技啊……

  怎么会有人把水和墨运用的如此出神入化,竟然能想到用水雾,让僵硬线条变得柔和……

  就算是亲眼看见,这情景也令人难以置信。

  横川此刻顿时脑中“轰隆”一声,只感觉整个世界天旋地转,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画技神乎其技,高不可攀,其形其势,竟远远超越了浮世绘所有的技法与神韵的限制,更是远远高于了他所看过所有历史上浮世绘大师的作品。

  就……根本是连“浮世绘之神”明耀宗,都未曾到达的领域啊……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啊……

  浮世绘数百年光辉与灿烂,此刻都在这副画面前黯然失色。

  这个年轻人,把所有的日本宗师的都远远抛在后面,攀至了画者前所未见的领域……

  横川作为日本画家,内心那股澎湃的几十年的自豪,骄傲,刹那间都在此刻轰然倒塌。

  此刻,他看着苏怀,眼中却好像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还是一股难以测度的渊博力量,庞大浩瀚的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沸腾高涨着,令他内心感到恐惧,敬畏,无法动弹……

  这怎么可能……这个年轻人明明只是孤身一人,怎么能仅凭借一己之力,就压倒日本那辉煌了数百年,如星似海的绘画文化……水墨画……与这水墨画相比,浮世绘又算得上是什么呢……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