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妙笔生花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现场气氛轻松,众人原本都是觉得滑稽不以,但是见苏怀拿笔之后,整个气氛都为之一变,都不自觉感觉此时发出笑声,有些不雅,偌大的直播间竟然安静下来。

  导播室里的导播,也发觉气氛转变,也急忙地嚷道:“快快~跟着他的笔,镜头推上去特写。”

  只见苏怀拿着毛笔的修长手指,自然放松,手掌伸平后束起,腕部保持平直,拇指向上翘起顶着笔杆,中指勾住,执笔姿态与其他画家那种笨拙地捏着笔的样子截然不同,既优雅又潇洒。

  很多女观众,看到俊秀如玉的苏怀拿笔的那优雅气度,心头就砰砰乱跳,脑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眼睛更是再也离不开他身上了……

  只看苏怀用修长的手指驾驭着毛笔,在纸面上稍稍倾斜用毛尖画线条,边转动笔杆,接着画的势随时调整笔锋,各种线条就千变万化的出来了……

  只是众人见他的奇特画法画出的线条,非常怪异,根本不像什么形状,到底画的什么东西根本看不出来。

  “这是什么画法,怪模怪样的,一点看不出来像什么。”

  “这个《春树秋霜图》……应该是有山,有树吧?这哪里像是山,哪里有树?”

  “搞不懂他在画什么。”

  突然!

  众人看到大屏幕上,墨水从苏怀笔尖缓缓流淌,竟然神奇的蕴出山脉的脊柱与血脉,然后笔尖一转拖行,山峰与山峰那层层叠叠出的山脉就渐渐显露。

  只看这前面几笔,观众只觉得新奇,但是沈教授与横川却是如遭雷劈,顿时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宛如是见了这世上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而苏怀却没有没有丝毫停顿,手腕轻转,笔尖的墨流淌转折,一点为坡,一处为台,一毛一发神奇的幻化而成树木丛草,水墨呼吸之间流转,竟然又成云气往来。

  这副神奇的景象,令所有人眼睛都看得直了,此刻心头竟然都浮现出同一个词来――“妙笔生花”。

  再随着水墨铺陈漫开,不仅仅是涧溪流水,房屋茅舍化出,更神奇的是,你一点都不觉得这只有白纸黑墨的画多磨单调刻板,每个人都眼看着黑色水墨流动,在雪白的画纸上跃然着智慧与灵性。

  你明明看到是山水,却能分明感受到他鲜活的生命力,仿佛他在流动,在生长,在弥漫……那小小的画纸上,伴随线条的快慢,墨色起伏仿佛在轰隆震颤,发出着震天巨响,给人以巨大无比的巍峨感。

  沈教授与横川都已经张大嘴巴,走到了苏怀身边,仔细看着那张画纸。

  “这是什么手法!?”沈教授惊叹道。

  “这叫皴法。”苏怀提笔解释道:“皴法有五种,我用的其中一种专门画山石的,你仔细看我的笔尖。”

  而横川更是瞪大眼睛,瞳孔颤抖不已,心里的震撼无法形容。

  电视机前的观众,看着两位教授都过去了,脑子也是反应不过来了,难道这苏怀还真会水墨画吗?

  随着苏怀下笔越来越多,众人越发觉能感觉这水墨的神奇之处,那座迎面耸立的山已经渐渐成型,就算不懂画的人看去,都能感受到这座雄浑巨山的巍峨感。

  明明只是看一个平面,你站在他的面前,却能清晰的感受山中积藏着巨大的引力,与势能。

  大吴小吴,走过去看着瞠目结舌,大吴连声惊叹道:“为什么这山,能给人如此厚重的威压感……”

  沈教授颤声道:“你们还看不出来吗,这图构图结构排布非常深奥,上是山,中是树,下是人,这气势的伟大,都靠着游下角那个小小‘人’来营造。”

  苏怀的构图真是令沈教授大开眼界,原来这天地之广阔,不是靠着单纯的景色,而是靠着这最不起眼的人来衬托……

  “可这完全不符合透视的原理啊……”小吴完全不明白,苏怀为什么敢这么画。

  沈教授却恍然大悟,摇头恨声道:“错了!错了!我们都错了!根本不该上色啊,这水墨最大的特色就是流动灵跃,墨无常形,所以能千变万化为万物,是以神韵御笔,根本不需要形似!不需要形似啊~!”

  苏怀画法,给浸淫研究“水墨画”多年的沈教授当头棒喝,让他意识到他的所有方向与努力都是白费了的同时,又把他带到一个前所未见的领域。

  浮世绘与油画,都是以艳丽的色彩来描绘事物的外形,尽量做到形似,但是水墨就像是一溪清水,以黑色的色调,在白色的宣纸之上犹如精灵一般自然灵动的流淌,就会产生一种极为舒畅,清爽,自然的至极美感。

  眼前这令人惊叹的一切,真是令沈教授又悲又喜。

  他眼望着苏怀,只见他的笔尖中运用着相同的水墨,却一下化为山石,一下生处险峰,一下又幻出草木森林。

  苏怀笔尖运用各种前所未见的笔法,明明用同一种色彩,却能神奇的勾勒流转出云,水,溪,人,截然不同的天地万物。

  其他的画派都是勾勒出天地万物的型,而苏怀的画却是分明现出天地万物的神气与势……

  那开阔,那雄浑,那壮丽,已经远远超越了这小小的画布疆界,引领着人进入了另外一个领域之中。

  那是属于原始之初,开天辟地的壮美,浩瀚之界……

  在人们惊叹沉醉中,苏怀已经画完最后一笔,收势之后,人们只觉得万千山河都归于那小小画笔中,把笔放回笔架……人们的思维才回到了现实空间。

  众人第一反应就是看大荧幕上的时间,苏怀画完这副《春树秋霜图》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是否是一刻钟之内?

  一看之下,顿时都张大了嘴巴,竟然只花了11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