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光辉的传承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横川说这番话的时候,神色肃穆,他每说出浮世绘历史中一个重要事件,电视机前的华夏画师们就感到心头压力大了一分……

  刚才的节目前半部分,双方说白了只是口舌之争,但是日本浮世绘如果厚重的底蕴,却如钢铁一般的摆在每个人眼前,远远超越苍白的话语。

  与日本这数百位画坛巨匠,数十代人的心血文化成果比起来,沈教授区区三十年的投入,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无论是沈教授,还是大吴小吴,亦或者是所以想复兴水墨画的华夏画家,都突然发觉……他们华夏画界面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国家几十代的渊博如海艺术历史的……那些不可磨灭,光芒万丈的艺术传承,如渊�岳立般高高伫立在他们面前……绝不是苏怀几句简单“概念”就能掩盖的。

  电视里的横川高昂着头,任何人都能从他的神态中感受那种与生俱来对自己民族的自豪与骄傲,像是对全世界宣告胜利一般,沉声道:

  “水墨画或许存在,或许不存在,但是无论它存在与否,我觉得都不一件重要的事情,十五分钟之内画出一副顶尖的山水画,浮世绘画家先辈从没做到过,这世界也绝没有其他画家能做到。”

  横川这番话重若千钧,真真是碾碎了现场乃至电视前所有华夏画家们最后一丝幻想,这瞬间,沈教授突然明白,他的复兴水墨画的大梦……根本只是一场幻梦,在如此庞大而历史悠久的浮世绘面前,这场梦永不可能现实……

  因为,无论是谁,无论这个人付出多少心血,都无法以一己之力,去对抗日本画坛数百年来闪耀至今的悠远底蕴。

  这远远不是心计,不是口才,更不是智谋能弥补的差距…而是民族文化数百年的积累,永不可追赶的距离……在历史的长河中,他们这般渺小的人,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在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们,此刻心底都深深感到了一种莫名的自卑,那是一种面对强大文明时,对自己民族苍白的文化感到羞愧的渺小感……

  我们追不上他们……我们永远也追不上……

  就当沈教授深深地闭上眼睛,彻底心灰意冷,其他华夏观众或是对日本强大的文化产生崇拜感,或者无比绝望之时,突然听到有人说出一句话,令所有人都是一愣。

  “谁说一刻钟之内画不好这《春树秋霜图》的?”

  镜头对准开口苏怀,全场为之一愕。

  什么意思?莫非真有人15分钟画一副山水画?

  你这外行不是在开玩笑吧……

  可刚才苏怀说了一番水墨画技法,也不像是完全胡诌啊?

  横川路也有些意外,转头望向大吴小吴,还以为苏怀说的是他们,大吴小吴顿时满脸惊恐望向苏怀,连连摇头,就快要大叫道:

  “别看我们,我们哪里有这个本事?”

  众人都望向沈教授,心想学生不行,应该是老师有什么惊人手法吧,可沈教授也是一脸呆滞,很是错愕的样子。

  观众席都有些骚动了,大家都在问:“他说是谁啊?难道是画协的陈匀?”“或许美院的王鸿钧吧?”

  “大家安静一下。”主持人潘岩也是干咳一声,稳定住现场道:

  “既然小苏老师宣称有人能一刻钟之内,画出《春树秋霜图》,我想请问你说的人是谁呢?”

  既然华夏画坛的领军人物沈俊都做不到,这世上哪里还有人能做到?

  “我。”苏怀缓缓地站了起来。

  啊……?

  你……你这个小小的实习剧才子?

  众人第一反应都是,有没有搞错啊……?这小子不是脑子有问题吧?

  苏怀这个荒唐的话,就连那些原本支持他的的人,都觉得自己被骗了,怎么可能嘛!?你个实习剧才子能十五分钟画副水墨山水?

  这可沈教授,大吴小吴都做不到的事情。

  电视机前的邱姝贞,老矮等人,也都是双手抱着脑袋,惊呼不以:“小苏老师到底在说什么!?这世上哪有人15分钟就画一副山水画!?”这苏怀莫非是脑子突然短路了,怎么会说自己能十五分钟画一副《春树秋霜图》啊?

  倒是主持人潘岩这时候却是愉快笑了,这期节目到现在已经是高潮迭起了,没想到最有话题的点竟然在最后,他看看了手表道:

  “好,现在离这期节目结束,还有17分钟,不如小苏老师现场在这里跟我们表演一下。画一副《春树秋霜图》怎么样?”

  潘岩这时候的语气里带着调侃的意味,观众席上都响起一阵哄笑。

  沈教授,大吴小吴都是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了,这苏怀编故事编的有些太过了,这次真是弄巧成拙了……

  只见苏怀当着全国观众,神色平静第点头道:“可以,麻烦制作组给我找一张大的宣纸来。”

  啊……这小子还真要表演啊?

  这时候很多看过《唐伯虎点秋香》的观众都露出会心的笑容,原来苏怀是来幽默一把嘛,肯定要学“评书故事‘里的祝枝山,画出个《小鸡啄米图》什么的来吧?

  横川路觉得自己今天也是大获全胜,也乐得看看笑话,主动让助手找到了作画用的一卷宣纸,也只有身为画家的他,会带着这么大的宣纸了。

  众人一阵看笑话的气氛中,只见苏怀用清水在砚台中细细调墨,边调墨边神色淡然地解释道:“水墨画之所以叫水墨,是因为水与厚重的油不同,有一种舒畅,清爽的美观,最能表现华夏文化中的淳朴,清澈的气质,所以水墨画,并非是彩色的,而是只有白纸墨色而已……沈教授之前用彩墨,只是为了让大众更好接受而已。”

  这时大家听着这讲解,只觉得是苏怀在找借口,根本就是想省下上色这道工序嘛。

  潘岩也是笑道:“好,只要是小苏老师能画出来,没有上色我们也认可。”全场的观众听着顿时一阵哄笑四起,而那些原本支持水墨画的观众,都是满脸羞愧,只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讥笑声中,苏怀却是面色平静,从笔架上仔细跳出几只毛笔,然后沾上墨,缓步走到画纸前……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