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沈教授的后手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见横川路出场,大吴小吴的神色,立刻变得很不自然起来,倒是沈教授心平气和地起来,笑着走过去与横川路握手,在学术上的纷争,可不能失了艺术工作者的风度。

  只看神色冷漠的横川路刚刚坐下,潘岩就问道:

  “横穿教授,你对水墨画有什么看法?与你们的日本浮世绘相比有什么不同?”

  横川教授显得在后台听了半天中国画家吹的牛皮,觉得很荒唐,压低声音道:

  “老实说,我实在是搞不懂,水墨画这个概念是谁提出来的?众所周知,东方文化自古以来都是日本为发源地,我考据很多材料,从来没看过历史上出现什么水墨画,照我看来,沈教授所谓的水墨画,恐怕根本就是油画而已……”

  这一话一说,现场与电视机前的分别支持两派的观众,都感到了火药味浓了起来,边看电视边道。

  “看来这现场不会打起来吧,横川还真直接翻脸啊。”

  “可不是吗,这水墨画接着《唐伯虎点秋香》炒作出来,害得他们日本浮世绘在艺术市场交易额在这一个星期下降了百分之10,这横川是浮世绘绘画协会理事长,他能不着急吗?”

  “这下有好戏看了~”

  对于普通观众来说,这只是艺术家之间的斗争,但是对于两国画坛来说,这却是文化领域高下的对决,争夺的是一个名份。

  为了名份,棋手们可以呕心沥血,吐血擂台,画家们在画布前,画到油枯灯尽,艺术家们对这社会名份的看重,甚至会超越自己的生命。

  因为艺术价值是无法被量化的,可不同艺术在社会上名望的高下,却是实实在在的,巨大的名望会令艺术家被万人敬仰,也会让自己的作品价值跃升百倍千倍,名流千古。

  原本,东方艺术绘画市场上,只有日本浮世绘一家独大,可以说日本的画作的份量,与日本画家在艺术上的话语权,都在东方画坛占据了绝对统治性的地位。

  可如果一旦出现了水墨画这种新画种,那么华夏画家就会开辟另外一个战场,威胁到日本画界独霸亚洲的强权地位。

  对大部分人来说,水墨画是真是假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背后那巨大的经济利益,此刻无数关心此事的人,眼睛都是盯着这件事情背后那巨大的利益。

  艺术市场上从来不是艺术本身的高下斗争,而是话语权的较量,利益才是一切。

  面对横川质问,沈教授却是不慌不忙,显然早有准备,拿起话筒道:

  “学术上的争论是很正常的,横川教授看的资料,与我看的资料不一样,他的话证明不了什么,我们必须以事实说话,我听说今天现场他带来了仪器,如果是油画,我们应该是用了亚麻油或者其他植物园为原料,不如用仪器测量一下,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沈教授说着,出人意料的让随行的工作人员拿出了一副画卷,一打开2米多长的画卷,众人目光都往上去。

  苏怀定睛一开,也是大感意外,原来这与之前他看的那一副《春树秋霜图》并不是同一副画,上次用的是油画技法,而这次却好像用的是水彩……显然,华夏美院方面,早就知道这次《焦点访问》要出幺蛾子。早有准备啊。

  看来他还是小看华夏美院了……

  观众们看着这幅色彩艳丽的山水画,都发自内心地觉得非常精美,均是啧啧称奇,只有在旁边张敏俏丽上的神情凝固了。

  这……怎么回事,这不根本不是上次大吴小吴的那副画……难道他们做假了?

  在她心目中,沈教授师徒原本就是德艺双馨的大艺术家,此刻却发现他们作假,张敏心里的信仰都不由有些松动了。

  沈教授与大吴小吴这样的人,怎么会作假,欺骗全国人民的感情呢?他怎么会这么做呢……?

  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恐慌的情绪,难道我以前知道的东西都是骗局?这世上根本没有水墨画,我们民族根本没有自己的历史文化?

  这个令人意外的变故,令横川路与潘岩也有些凑手不及,显然没料到沈教授有这样的准备。

  那他们这次千辛万苦借来的化学仪器,就白费了吗?

  不过横川路发愣的时候,潘岩却表现了他王牌主持人的急智,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原来这就是两位吴老师作出的《春树秋霜图》,真是精美绝伦,果然是名不虚传,那么能不能请沈教授,现场给我们广大观众讲解一下这副水墨画中笔法的技法呢?”

  这话一说,沈教授顿时愣了一下,这所谓水墨画的技法,他确实是研究了一套说辞,可那是根据原本油画的改良而来的。

  这次他接到消息,对方要拿仪器测他们墨中的含油度,他是连夜请美院的同仁画了这幅以水彩画技法为基础的,另一副崭新的《春树秋霜图》,以图令对方措手不及。

  他本来以为拿出这副新画,就能大获全胜了,没想到潘岩却突然用这种意想不到的方式,问出了一个令他无解的问题。

  要知道,这可是当着全国人民眼前直播展出的,如果贸然用之前的说辞来解释,就算不会被当场戳穿,事后也会留下把柄,是无法蒙混过关的。

  沈教授想到这里,冷汗都下来了,没想到主持人潘岩会如此刁钻,只能笑了笑推搪道:

  “专业的知识还是留在课堂上来讲吧,现在时间也不够。”

  潘岩却是心思敏锐之人,发觉沈教授神色微微不对,就知道机不可失,紧抓不放道:

  “现在节目时间还早,沈教授你这次来的目的,也是来推广你们水墨画这个艺术类别,趁机给全国观众普及一下知识吧,来大家鼓掌,欢迎沈教授给我们讲解~~”

  掌声响起,沈教授却是连连摆手,就是不肯上前讲解。

  这时候横川也反应过来,发现对方没完全准备好,上前仔细看了看这副《春树秋霜图》,眼睛一亮,沉声道:

  “这倒是不像油画,倒像是欧洲水彩画的技法……?沈教授这是你画的吗?”

  这种质疑原本是非常正常,如果在平时,在很多人听来只会当横川不服气,鸡蛋里挑骨头而已,可现在沈教授现场一直推脱,不敢正面回答,那事情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