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有百害无一利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苏怀正准备接受批评呢,却见沈教授起身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满脸真诚地对他抱歉道:

  “实在是抱歉,我那两个学生早上故意难为你了,我代表他们跟你道歉。”

  咦……?这沈教授不是来刁难我的,而是给我道歉?苏怀很是意外,连忙站起来:

  “沈教授,这事是我没处理好,我也有责任”

  虽然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但是沈教授毕竟年纪一大把,给自己赔礼道歉,他也受不起啊。

  “唉,大吴小吴什么个性我最清楚了,你不用替他们说话。”沈教授摆摆手,把他扶回座位,然后才叹了一口气道:

  “小苏同志啊,我希望你能多多包涵我那两个学生,他们虽然年龄比你大,但是心智上还是个孩子。”

  苏怀心道,哪有他们这么大的孩子?那我岂不是婴儿了,嘴上还是客气着:“您别这么说,一时误会而已。”

  沈教授仔细打量了一下苏怀,不由感叹道:

  “其实我能理解那两个孩子,他们七岁开始跟我学画,到现在25年,每年笔耕不辍,才有这么一点点小小的成就,而小苏同志你这么年轻,做了一个幽默的故事节目,就得到比他们更多的赞誉,他们是羡慕你,所以才故意想找你的麻烦……希望你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沈教授您言重了,我根本没放在心上。”

  沈教授缓缓站起来了,转向自己临时宿舍上的书架道:

  “你肯定很奇怪,为什么我有那么多学生,偏偏要带着大吴小吴这样品行不成熟的两兄弟……”

  苏怀还没说话,张敏就道:“那当然是因为,两位吴老师绘画艺术的造诣最高。”

  “不是,他们其实只是在我的学生中天赋偏低,论画功,只算中等偏下。”沈教授满脸的无奈,解释道:

  “可他们形象比较好,受到媒体关注比较多,名气反而是最大的,很多不认识我的年轻人,都知道他们,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张敏听着一愣,想不明白当中的道理,倒是苏怀点头道:

  “普通人哪里看得出什么画好不好,像是我就看不出达芬奇的画哪里好看,这画家的名气大小,多半是靠同行与舆论烘托,长得帅的画才子,比较容易有话题性,容易炒作。”

  沈教授深深点头笑道:

  “还是小苏同志洞彻人心啊,其实我们这些画画的,是才子中最不值钱的,我这辈同僚中,有很多苦心学了几十年,到头来,能在画坛立足的少之又少,甚至基本生活都保证不了,小苏同志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苏怀没作声,他原本的世界,大部分学美术都去搞广告设计,室内装修了,这时代电脑还没普及,他也不清楚,学画画的是靠什么过活的。

  沈教授像是回忆着痛苦往事,语气中充满无奈与苦楚道:

  “就是因为我们华夏没属于自己的绘画风格啊……现在主流舆论只认欧洲油画,日本浮世绘,华夏画家无论怎么钻研这两大门类,都无法与这两地画家相提并论,我们没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只能空拿着画笔,当一群孤魂野鬼罢了……”

  张敏听到这里也是很心痛,看着沈教授既是同情,又是崇拜,轻声道:

  “所以您在三十二岁的时候,就励志开始研究失传的水墨画,整整三十五年,费尽心血,就是为了寻找华夏绘画的根……复兴华夏的画文化……”

  沈教授苦笑摆手道:“张少尉,我没你说的那位伟大,我老头很庸俗,求得只是水墨画这个门类,能混到的非物质遗产认证,让市场认可我们这水墨画,好让美院里,那些学画画的孩子的画能卖钱,能靠笔杆生活……仅此而已。”

  张敏听着却更加感动起来,一转头望向苏怀,心想:你看看,这才是我们国家伟大的艺术家的情操,哪像你啊……吊儿郎当的。

  苏怀却是一脸不为所动,挠挠头道:“所以您的意思是……?”

  苏怀面无表情的态度,让满满爱国情怀的张敏差点要骂人,面对沈教授这么有情怀的老艺术家,你怎么一点都不感动!你这人到底有没有感情!?还是不是我们华夏国人?

  沈教授却不生气,满脸和蔼道:

  “小苏同志,我就对你开诚布公吧……这次的参加《焦点访问》节目,是我们美院请求团委的,只是借了你这个故事节目的名声,来宣传我们,严格来说,是我单纯地利用了你……”

  “沈教授……为国家文化事业奋斗,是我们团员应尽的义务,怎么能说是利用。”张敏在旁正色道。

  苏怀却是没觉得这么严重,只是淡然道:“谈不上吧……”他也是为了宣传自己的折扇,各取所需而已。

  “不,你还不明白。”沈教授郑重道:

  “水墨画这事,我们和团委已经宣传了很多年,但一直找不到确凿有利的证据,社会上主流的声音大都是质疑,诋毁我们的人非常多,如果小苏同志你与我们一起参加节目,就把你推到舆论的对立面,如果节目播出,观众们依然不相信水墨画的概念,会让你的节目因此受到非议,而就算运气好,舆论风向转了,也只是对我们这些画画的有好处……所以我建议你节目当晚,找借口退出,这样就不会牵连到你了。”

  听到这些,张敏明媚的脸庞顿时失色,她不相信团委会这么算计苏怀。

  苏怀算听明白了,这老头是心地好,把这次团委利用他的底都交了,想让他及早脱身。

  想了想道:“谢谢沈教授了,我是团员,绝对服从团里安排,您不用担心我。”

  他还要趁机宣传中华扇呢,怎么可能放过上《焦点访问》的机会。

  说完一口喝完茶,道:“沈教授,那我还有事,先回电视台去了,咱们节目上再见。”

  沈教授一愣间,没想到说了这么多,这个年轻人一点都不在乎,他是不是根本没听明白啊?

  还想继续解释的时,苏怀已经走出门,张敏有些惊讶,咦,这恶少怎么觉悟这么高?还是他太草包了,根本没听懂发生了什么。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