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梨花体的意义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这四句看似文字一样,却是句句都有深意,描述了一个男人与女孩相爱,相识,分手的整个过程啊……哇……真是这太有感觉了。”

  众人听完,都是仔细想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顿时都微微张开了嘴巴,四句同样的句子,竟然说出了一个这么起承转合的故事,这真是太神奇了!纷纷望着苏怀,充满了崇拜道;

  “哇~苏老师果然是太厉害了,原本这看似平淡无奇的诗,竟然是这么读的。”

  “原来这诗的玄机在这里~妙~太妙~~”

  “这汉字真是博大精深啊,同一句话,竟然表达了完全不同的意思,真是太奇妙了。”

  “从来没见过这样精巧的诗句,苏老师你到底是怎么想到的?”

  “看似重复的四句话,却完美的总结了一个男人的一生,这简直是太绝了,怎么会有苏老师这么有才华的人~”

  原本众女团员们都对苏怀有些失望,可没向这首同句诗竟然这么有深度,纷纷被苏怀的才华为之倾倒,望着他的眼神里充满着爱意,心里纷纷都在想:

  “希望第一,第二句说的是我就好了……喜欢上我……喜欢/上/我……哎呀呀……我在想什么呢……”

  一旁的大吴小吴也终于看明白,也都感到无比惊讶,这……这怎么可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诗句!?怎么会人有想得到这样的造句结构啊!?

  他们这时候看苏怀的神情,已经没有开始时的鄙夷,取而代之的一种难以置信的情绪。

  两人实在是不敢相信,这小小的实习才子,怎么会有这样创造性的才华。

  就连旁边路过看热闹的人们,都被这首现代诗给惊呆了,都是称赞不以道:

  “这人遣词用字真是神了……”

  “真没想到啊,太有才华了。”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真是神人啊……”

  很多人都纷纷拿出小本子记了下来,这首诗简直是太绝妙了。

  苏怀看着周围的人,都用无比赞叹的目光望着他,却是觉得很无语,这种梨花体,在他那个世界早就被人用烂了,只是抖抖激灵,调侃一下而已,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对于第一次听到这种玩意的人来说,确实会觉得很神奇吧。

  他倒是有些讶异周围人的反应……

  这首诗……明显有些污吧,他记得以前在学校里也有人念过。

  当时一群女同学听到,都像是张敏一个反应,都鄙夷评价该人“猥亵”“素质低”。

  怎么了今天他念,反而受到这么多好评……

  难怪了,那么多所谓的年轻诗人歌手,歌词与诗句里,老是喜欢充满着各种身体器官用语了,看来……这帅哥的“污”在女人看来不是“污”,那是真性情啊!

  苏怀感叹中,围观的人都在小声议论着他。

  对看到这一幕事件的人来说,苏怀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得到了巨大的提升,相比之下,原本身上有文化偶像光环的大吴小吴,都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这首诗一出,大吴小吴每天日出练习绘画的事迹都没人记得了,因为一提起《男人的一生》,大家就只记得这首现代诗了。

  小吴暗暗咬牙,大吴心里也不是滋味,沉着脸默默地捡起画稿,小吴赶紧跟上了上去,心里无比后悔,刚才傻乎乎说出让苏怀给他提诗的话。

  路上的人都听到了两兄弟的争吵。

  “都是你乱来,就不该找他提诗……”

  “我哪里知道他会提这种歪诗,他就取巧而已……”

  苏怀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心道:一首歪诗虽然不怎么滴,但是团结了群众,激发了大家对于诗歌的热情,苏怀觉得自己这宣传委员的工作,还是做的相当不错的。

  只是得罪了大吴,小吴,这就不是他的本意。

  算了,得罪就得罪了吧,我也尽力了……谁让你们非要抢唐伯虎的名头呢。

  中午,苏怀吃完午餐,正准备骑自行车离开呢,却突然被张敏叫住了。

  “沈教授找你。”

  “他找我做什么……?”苏怀心想不好,上午他刚与大吴小吴有场纠纷,下午沈教授就找他,莫不是被张敏打小报告了?这是要出动后台压人啊。

  苏怀虽然不想去,但是也知道这事是逃不掉了,该怎么样就怎样样吧,反正他也问心无愧。

  跟着张敏来到一间宿舍,苏怀先闻到了一股墨香,还有一丝书籍的霉味,往里一看,沈教授正在趴在桌上,端着放大镜,研究一本老旧的文献呢。

  “沈教授,我们来了。”随着张敏清声报告,沈教授赶紧放下了放大镜,连忙殷切地过来招呼:“小苏同志,你来了,快做快坐。”

  说完他转身亲自给苏怀泡了一杯茶。

  苏怀很是奇怪,这学生那么脾气大,怎么老师人反而这么和气?这不像是来刁难他的啊,难道是先礼后兵?

  “来,尝尝,这是京都产的玉露茶,是上次我参加亚洲绘画研讨会时,带回来了。”沈教授双手把茶杯端道苏怀面前。

  “哎呦。”苏怀一拿,顿时被烫得叫了一下,一看之下这杯子竟然银质的,窘迫道:

  “沈教授,您怎么不用陶瓷杯啊……”

  沈教授打趣道:“陶瓷又重又不雅观,不好接待你这样的贵客嘛。”

  啊?陶瓷还不雅观……?苏怀心里觉得很是奇怪,看了一眼桌上的其他杯子,并没有看到陶瓷杯,倒是有两个土陶质的杯,看起来是沈教授平时用的。

  不是吧……制瓷工艺也失传了?这时空人都以为陶器是瓷器吗?这陶瓷陶瓷……虽然两个字连在一起,却是两种不同材质。

  难怪了……“杜老汉煲仔饭’里用的都是难洗的木制餐具。

  “小苏同志啊,很冒昧找你来,其实是为了今天早上的事情。”

  随着沈教授切入正题,苏怀心里暗道,果然是为这事……他与这沈教授要去参加《焦点访问》,恐怕还要面对对手的刁难,现在可不能起内讧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