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四句同样的诗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大吴见苏怀为难,心里暗道,看来这人并没有传闻中那么厉害,于是结尾道:“这画意义原本就是时间训练,跨度太大,作诗难度过大,苏老师你别在意啊。”

  张敏心道,这恶少果然是虚有其表,倒也不想让苏怀当众丢脸,朗声提议道:

  “两位吴老师,这题目确实是有些难了,我看苏老师恐怕一时半会也做不出来,不如让他好好思考,日后作出来了,再把诗作转给你。”

  小吴原本也只是苏怀的女粉丝气地没办法,这才为难了一下他,见苏怀此时已经被逼得无话可说了,也是觉得心情畅快了不少,只是笑着点头道:

  “那就真是可惜了,我们这次沾不到苏老师的光了,要怪只能怪我们兄弟没福气,只是以后希望,苏老师以后在外面的人提到《春树秋霜图》的时候,能说是我们两兄弟的作品……省得别人继续误会我们又沾你的光了。”

  苏怀原本也想让事情过去就算了,听到两人这意思是要自己以后承认这《春树秋霜图》是他们的大作,跟他没关系。

  不由心想,这《春树秋霜图》是唐伯虎的,你们画的实在是不行,这可是往唐伯虎这古人身上抹黑了。

  我苏怀倒是不稀罕出名,可这唐伯虎被你们拉低档次,那我罪过可就太大了。

  苏怀于是赶紧想了想对策,正经诗他倒是没想到,但是歪诗倒是想到一首,心想自己水平不行,就应付一下吧。

  想到这里,苏怀也是抬头道:

  “两位吴老师,我刚刚想到一首,不知道配不配得上你们的大作。”

  这话一说,众人都是纷纷转头望过来,心里都微微惊讶,这么短时间,苏怀就创作出对应的诗歌了吗?

  张敏有些意外地望着苏怀,心道,难道他真有些本事吗?

  “那就麻烦苏老师,在我们画上提诗吧。”大吴没反应过来,小吴却是微微皱眉,心想你这家伙给台阶都不下,既然你想出自取其辱,那就不能怪我了,直接把毛笔递给了苏怀了。

  口说无凭,写在画上,如果是什么打油诗,以后他们就可以拿这幅画来让这些烦人的女粉丝们看看,到底是是谁沾了谁的光。

  苏怀却是一脸平静,结过毛笔,在画布上找了一处空白的地方,缓缓写了出来。

  众人等待眼睛就看到了苏怀写出的第一句是:“喜欢上一个人。”

  这么简单直白的句子?现代诗?众人心里惊讶间,却见苏怀又写出第二句竟然还是:

  “喜欢上一个人。”

  这……是什么意思?前两句重复了?

  还没惊讶完,苏怀继续写出第三,第四句,竟然依然是同一句:“喜欢上一个人.”

  众人都是看得有些差异,就算现代诗没有什么规则,但是这四句诗全都是重复的句子,也是太过荒唐了,怎么能算是诗呢?

  小孩子写得打油诗,都比这个强吧……?

  原本满心期待的众位女团员,都有些失望地望向了苏怀,没想到这位写出《唐伯虎点秋香》的才子,竟然是个草包……

  可转头一看苏怀那张秀美至极的脸,心中却是莫名心疼,连忙安慰道:

  “没关系~苏老师,想不出也没什么的,您的字还是很漂亮啊。”

  “是啊,真是字如其人,太有气质了,您能给我们签个名吗?”

  “时间这么短,能想出一句已经是很难得了。”

  大吴倒是没有穷追猛打,小吴原本想也一笑而过,可发觉众女竟然不嘲笑苏怀反而安慰他,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忍不住故意笑侃道:

  “苏老师,你这诗倒是很贴题嘛,看来你看出我这画里的男人很多情,一生喜欢的4个女人,所有四句都是‘喜欢上一个人’”。

  大吴听自己弟弟越来越过份,也是沉声替苏怀辩护道:

  “小林,你这说的是什么,诗歌是抒发心中情感,苏老师想出了一句,剩下三句想不出来也很正常吧,你画画难道每次都是一气呵成吗?”

  苏怀肚里虽然没什么墨水,但是一直都很客气,并没有冒犯他们,倒是小吴这么咄咄逼人,失了他著名艺术家原本的风度涵养。

  小吴顿时都觉得莫名其妙,明明是苏怀丢人了,怎么自己大哥还站在他那边,顿时是瞪了苏怀一眼,鄙夷道:

  “可惜了我们这幅好画……”

  苏怀被众人安慰,却是觉得很奇怪,你们难道都没看出来吗?想了一想,才醒悟,这个世界大概是没有“梨花体”诗,所以他们不会读这诗吧。

  于是上前,又添了几笔,然后转头问道:“现在你们再念念。”

  众人一看,苏怀添了几笔,竟然全部都是分号,那首诗就变成了:

  “喜欢上/一个/人;

  喜欢/上/一个人;

  喜欢/上一个人;

  喜欢上/一个人。”

  众人看着都是一阵疑惑,只是加了几个标题符号,四句依然还是一样,这有什么区别吗?

  小吴还以为苏怀故弄玄虚,讪笑不以道:“原来苏老师做的是形体诗,要断句不同,同一个句子就可以变成四句诗了,嘿嘿,还真是有创意啊,恐怕海哥都没这么水平了。”

  这时候,张敏看着突然是一愣,面颊一红,脸上有种被羞辱的神色,瞪向苏怀,咬唇道:

  “苏老师,你这诗太低级了……”说完就绯红着脸走开了。

  众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张敏突然骂苏怀低级,只有那名声音最大的长发女团员,突然恍然大悟地一拍手,欣喜大叫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众人都望着她,疑惑她到底明白什么了,那长发女孩道:

  “这四句虽然看着一样,其实意思完全不同啊。”

  啊?有什么不同?分明字都是一样的啊?众人还是不明白。

  那长发女孩眉飞色舞地指着诗解释道:

  “这四句分别的意思是,‘喜欢了某个人’(喜欢上/一个/人;),‘喜欢睡某个人’(喜欢/上/一个人),‘喜欢前一个人’(喜欢/上一个人),‘喜欢独自一人的生活’*喜欢上/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