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粉丝弄是非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苏怀听着张敏激他,想试探他诗歌水平,却是丝毫提不起兴趣,推脱道:“诗歌是抒发心中情感的,哪能硬练呢。”拒绝了张敏的提议。

  被苏怀拒绝,令张敏越发怀疑起来,心里暗想苏怀之前写的《唐伯虎点秋香》里的诗词,是否都是他们制作组里其他才子的作品?这恶少恐怕只是坐享其成而已吧……

  正在这时候,就看广场上的几个晨跑女团员,正围拢着大吴小吴,面对他们的画一脸好奇,大吴小吴也很热心的讲解着画中的故事。

  可那几个女孩这时突然看到苏怀,都是满脸兴奋,小跑过来,连连激动道:

  “你是小苏老师吧,小苏老师,我太喜欢你编剧的《唐伯虎点秋香》了~”

  “小苏老师,我们是你的忠实观众~你的对联简直是太有趣了。”

  苏怀突然被一群女团员围着,也有些不自在,只能把笑着把她们带回了画布前的大吴小吴身边,引开话题道:

  “诶,大吴,小吴老师这画真是有韵味啊,不如你们继续听两位老师的精彩讲解。”

  大吴,小吴两人看原本围绕着他们的粉丝,被苏怀都吸走了,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是他们毕竟成名已久,也犯不着跟苏怀这种无名小卒见识,也没搭理苏怀。

  倒是某个心情兴奋的女团员,突然提议道:

  “听说苏老师的诗词对联非常新颖,大吴小吴老师的画又是这么美好,如果诗和画合二唯一,不就是更加完美了,苏老师,你给大吴小吴老师的画为题,提以首诗吧~!”

  苏怀还没说话呢,旁边几个女团员就兴奋拍手道:

  “好呀~好呀~这大吴小吴老师的画,配上小苏老师的诗,简直是天作之合。”

  “小苏老师,你就不要推辞了,就作首诗,让我们开开眼界吧?”

  众女粉丝们都对这团委里的三大帅哥能合作,感到万分期待。

  大吴小吴听着很是无语,这些女团员们真是没有见识,怎么能把苏怀与他们两人相提并论呢?

  苏怀的诗,哪里有资格与他们画作相比……

  不过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是毕竟要苏怀同台合作,大吴还是客气道:

  “哪里,我们这画还没有完成,还是等我们完成了,小苏老师再给我们提诗吧,否则糟蹋了小苏老师的诗作。”

  这话虽然客气给了苏怀台阶,但还是显露了大吴的一丝傲气。

  苏怀也在心里摇摇头,他这破水平,哪里能给画提诗,正想拒绝,身后张敏就走过来帮苏怀解围道:

  “算了吧,大吴小吴老师的画充满现代感,苏老师只擅长古诗词,只怕贸然题诗,会破坏了这幅大作的美感。”

  张敏原本说的就是实情,可那些女团员听着都是一愣,心想你怎么能这么羞辱苏老师呢?都一脸关切望向苏怀想听他怎么回答。

  苏怀听着倒是心里一喜,同意道:“张支书说的对,确实是不太合适,诗和画配不上,就糟蹋了两位吴老师的好作品了。”

  原本雀跃的女粉丝们,一听这话,哪里还不明白,这帮人根本看不上苏老师,小苏老师这是被欺负了啊!

  你们怎么能这么欺负老实的苏老师呢?有几个苏怀暗暗有好感的女团员,也忍不住了打抱不平道:

  “都是团里的同志,用得着这么奚落人吗?”

  “苏老师又不是自己想提诗给你们的。”

  “就是,你们画的《春树秋霜图》还不是沾了苏老师的光,借他造声势,给你们提诗怎么了。”

  女团员的声讨,让张敏措手不及,没料到自己一句大实话,就引发了争端,赶紧制止事态升级道:

  “你们误会了,大吴小吴老师绝不是这个意思……”

  大吴微微皱眉没做声,性格高傲的小吴却是心里有些不舒服了,向苏怀微笑道:

  “好啊,既然苏老师有这么强烈的要求给我们题诗,也是我们的荣幸,那就麻烦你为我们这拙作提诗了。”

  大吴皱眉道:“小林,你别闹事。”小吴却是以摆手嘻嘻笑道:

  “反正我们都已经沾了苏老师的光了,多沾一次有什么呢,苏老师你说是不是?”

  苏怀也没想到这双胞胎画家被人挑拨的火上来了,心里对这帮爱挑事的女团员很是愤怒,但是事已至此,他如果再拒绝,只怕令大吴小吴觉得,自己更看不起他们,于是也点头道:

  “嗯,那就麻烦两位老师给我解释解释这画中含义了。”

  大吴赶紧道:“苏老师,我们这画有些故事,作诗恐怕难度太大,你还是别……”

  “老方,你这就是看不起苏老师,这种看画题诗怎么难得倒苏老师这种人物。”小吴对自己哥哥使了一个眼色打断他,走上前一步,指着对着那副日出风景图上人道:

  “我们这画,每天都会画一副,风景各不相同,但是其中人物却是一样的,画的是一个男人与不同的伴侣相处,离别……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春夏秋冬,循环不止,直到老去……看似是在画《日出》,其实却是在画人,所以我们这画就叫做《男人的一生》。”

  听完吴氏兄弟对这副风景画的讲解,张敏听着露出敬佩的表情,低声道:

  “两位吴老师的艺术境界真是高深莫测,每天日出相同,时光流转就有不同的境遇,真是意境非凡啊……只是要配上故事诗,难度未免太大了些……”

  张敏心里暗想,如果是《日出》为题,她还是能做得出诗的,但是这故事题材,她就接不上了……

  实际上,纯风景的画,作诗并不难,诗人可以尽情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只不过是质量好坏而已,但是以人物为主,那就是有固定故事了,题材就限制死了,难度可就大了十倍不止了……

  旁边的女团员们也是一脸沉醉,都觉得画里的故事非常有内涵。

  众人都好奇苏怀能否做出一首,符合故事的诗,纷纷都望着他,只见苏怀低头冥想,似乎有些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