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另外一个层次的生物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评书故事》的成功,让孙总监对苏怀也变得看重起来,心里虽奇怪为什么他年纪轻轻就有高血压,但还是吩咐自己的助手,去医务室找药。

  苏怀同时为了给钱大师一点机会,对台上周星星比手势,让他慢点,多给点时间让钱大师想……

  台上的周星星会意,在念这第三联上联时,故意放缓下来,一个字一个字的,拖长音地念出来:

  “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洽洽~……”

  这对子一出,钱伯江脸上的表情再度僵住了,老刘,老楚也是微微张开了嘴巴。

  我的妈呀……这六字叠联,已经是难如登天了,这苏怀一出手就翻了一倍……上联竟然是十二字叠字联……

  顿时,观众席第一排的空气都已经凝固,众人都惊讶望向苏怀。

  台上的周星星刚才收到苏怀手势,也故意拖延宣布下联的时间,扮演着宁王咄咄逼人地道:“对啊,快对啊~!?”

  一副贱兮兮的样子,令人捧腹不以,却殊不知,这一句句催促,却像是一个个响亮的巴掌一样,狠狠打在众人与钱伯江的老脸上。

  老刘这时候也不对自己手下抱希望,转头望向钱伯江,钱伯江此时是冥思苦想,整个人都像是陷入一种极度痛苦中。

  叠字联,如果单是字对字的话,其实并不很难,大部分诗才子,都可以对上。

  真正难点是,所有字堆叠出整句,既然要对仗,要有统一意境。

  所以叠字越多,难度就越大,往往多一个字就难度就会真被

  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洽洽,这上联……是货真价值统一的婉约之美,如果要对得恰到好处,就要对上12同样意境的字。

  他最多能想出,4个词,或许6个风格统一的词……8个已经不可能了,更别提连着14个了……

  不对……这世界上不可能有人能对上这种刁钻的上联……苏怀肯定是与第一个十数联一样,又在下联上耍了什么小花招吧。

  想到这里,钱伯江倒是心里踏实了不少,望着苏怀故作轻松道:

  “年轻人,你这上联确实出的绝,创意十足令人佩服啊,只是恐怕这世上,根本没有完美的下联……”

  说着转头对孙总监,小声道:“这个年轻人虽然有些小聪明,但是性格未眠浮躁了,以后一定要约束一下他,否则他这样随意显摆自己的小聪明,终究是要吃大亏的。”

  老楚,老刘听着到这话,心情才稍微平静了些,苏怀啊,苏怀,让你在钱伯江面前显摆自己,这下终于惹怒他了吧。

  孙总监却是感受到钱伯江在掩饰尴尬,也是点头附和道:“是是,这是年轻人共同的毛病,我以后一定多多管教。”

  可这话还没说完,就听台上一直拖延时间的周星星,再也拖不下去了,扮演华安摆弄扇子对出下联:

  “你听好了~下联我对:雨雨风风~花花叶叶~年年暮暮朝朝~”

  哗……

  全场顿时一片沉默,每个人都在第一时间咀嚼这副对联。

  “雨雨风风”对“莺莺燕燕”,“花花叶叶”对“翠翠红红”,“年年暮暮朝朝”对“处处融融洽洽”!

  以婉约对婉约,以柔情对柔情,竟然十二个字都完美对了!?

  “绝了~绝了!”“这编剧是怎么想出来了?”“这简直太有才了。”

  听着观众席里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叹声,刚才也言之凿凿说“根本没有完美下联”的钱伯江整个人都呆若木鸡。

  他感到心里某种东西突然崩塌了……缓缓望着苏怀,仿佛是看着一头怪物……

  他从小钻研诗词,十七岁考上诗才子,被寄予厚望,却一直不温不火,只能另辟蹊径,专门研究大诗人不看重的对联作为突破点,这才走出了一条专属于自己的成名之路。

  他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相比其他的诗人只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对于文字的敏感度与精确度,所以他虽然气韵与意境不足,写不说好诗,但是却可以写出绝妙的对子。

  他原本以为,这世上再没有人,能与自己一样精于这种文字游戏的人才了,没想到今天却遇到这么个年轻人,才华胜过他十倍不足,他也从来没想到,这世上有人的对联难度之高,能胜过自己十倍不止。.

  而更令他感受到无比震撼的,这副叠字联,与刚才数字意义是完全不同的,那副数字对虽精巧,但说白了只是文字游戏,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可言。

  而这叠字联,却完全是诗词的气韵与意境,能直接带给人感情上巨大的冲击,完全可以独立成诗,其景,其情,其意真是婉转柔情,令人嘘唏。

  就算是日本三大诗圣,也没有这般类型的诗作对联。

  在场其他那些庸才是感觉不到这些的……只有拥有超高文字敏锐度的钱伯江能察觉,虽然看似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副对子,但这个年轻身上蕴含的那种无法测度的禀赋才情……绝不可能用区区灵感来解释的……

  看着苏怀俊秀的身影,钱伯江心里一阵颤抖,只觉得他仿佛遮天蔽日般高大,自己以前所有的成就与骄傲,在这个人面前都不值一提,在他面前,自己渺小的微不足道……

  这些对子不是灵光乍现……在真实的文学造诣上,我跟这个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更令钱伯钱感觉到难以理解的是,苏怀创作出这样出这样佳作,竟然一点都没任何情绪的波动,既不兴奋,也不激动,更是没有半分骄傲。

  好像这只是他随手创作小玩意一样………在他心里,根本一点都不在乎这些绝对吗……?

  明明可以用来在对联大赛中震惊文坛的作品,他却放在一个故事中,当作笑料桥段?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