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微小的漏洞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感受到众人询问的目光,诧异中的钱伯江,此时也反应过来了,脸色尽量保持平静,满脸正色地缓缓道:

  “这数字对虽然是对联的基础,却也最显公敌,这上联确实非常有创意,从一到十排序很工整,但显然,这个剧情是这个出对的人蓄意刁难,这世上哪有人能对出这样的对子?”

  说到这里,钱伯江还是点头称赞苏怀道:“不过能找出这样的文字组合,已经很是难得了。”

  钱伯江这话一说,老刘的脸色就好了不少,心里也暗道,是了是了,这样的上联,哪里有人能对的上来,这根本就是剧情里的桥段而已。

  苏怀默默地听着“额”了一声……却并不回话,老楚在旁边连忙催促道:

  “小苏,钱先生这是在夸你呢,钱先生这样的一代大家可是很少夸人的,你还不谢谢钱先生。”

  可这话刚刚说完,就听到台上周星星扮演华安道:

  “要不,我来试试~~”

  所有人好奇望去,只见周星星摇着折扇,笑对出下联:

  “十室九贫~凑得八两七钱六分五毫四厘,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

  这下联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

  哇~哇~哇……没有听错吧……!?

  这如此长的十数对竟然真的对上了!?从十到一,一个数不差,这简直太神奇了吧……?

  不光光是徐玮,郑洋愣在当场,就连刚刚说“绝对对不上,只是剧情桥段”的钱伯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样的刁钻的对子,竟然对出来了……?

  老刘都吓傻了,这什么情况,这种奇葩上联,苏怀还真能对出来?

  众人呆滞中,老楚倒是反应很快,赶紧转头问钱伯江道:

  “钱先生,您看这对子是否不是太工整呢?”

  这是一个引导句,虽然苏怀写出了下联,但是老楚并不相信他当中一点纰漏都没有,钱伯江既然刚才说不可能能对,那就肯定对不上,难不成苏怀能比钱伯江牛?

  钱伯江满脸僵硬,此刻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只是依然摆出一副大师架子,微微点头道:“勉强算是工整吧,能对上已经很不错了。”

  “我就觉得比您的‘五数对’差远了。”老楚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望了苏怀一眼,心想你小子肯定是为了对上,随便凑了十个数吧。

  苏怀出人意料的没有生气,反而点头佩服道:“钱先生说得对,这一对确实不太工整,只是凑活十数形式而已,其实上下联不对仗,下联比上联少了一字。”

  心想这钱大师果然有些门道,竟然看出其中这么微小的瑕疵。

  这《唐伯虎点秋香》中的一个小漏洞,电影编剧为了掩盖这个错误,故意在剧情中让对穿肠说了“好工整啊~”,极为巧妙的掩盖这个漏洞,看过这电影的观众不知多少,可没几个人能发觉……没想到钱伯江竟然能一听就知,果然是名不虚传。

  这话一说,钱伯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自己蒙对了……其实刚才那么长的对子,苏怀不说,他哪里能听得出来有什么问题。

  此时他感到了手心潮热,低头一看竟已经微微冒出冷汗,心里暗道,虽然少了一字,但是这对联之奇,真是他前所未见。

  老楚,老刘都对望一眼,都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来。

  妈蛋……苏怀这小子竟然耍这种小聪明,不对仗的对联你都敢拿出来唬人啊……

  此时,一派大师做派的钱伯江,不免重新打量了一眼苏怀,深深感叹道:“可惜啊……可惜……”

  一直没作声孙总监问道:“钱先生可惜什么?”

  钱伯江望着苏怀道:“可惜这位小伙子年轻大了些,否则我介绍他入文联深造,拜得一位名师,以后必定能小有成就。”

  孙总监对钱伯江对苏怀如此高的评价,有些意外,也不无遗憾地望向苏怀:

  “是啊,小苏年龄是大了些,年轻的时候荒废太多了,真是令人扼腕啊,小苏你现在一定要好好抓紧时间,多和钱先生学习学习,听到了吗?”

  看着孙总监痛心地望着他,苏怀只得愕然“呃”了一声,心道……你们高兴就好。

  此时众人在惊叹间,周星星正念完了第二副对子:

  “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书僮可笑可笑~”

  “棋盘里,车无轮马无缰,叫声将军提防提防~”

  台上观众都是一片叫好,但是第一排众人显然还沉浸在第一个十数联带来的震撼中,刚刚听到又是一愕,钱伯江心里再度以惊,暗想这一对又奇又有趣,自己也是绝对想不到,而且也异常工整,偷偷望了一眼苏怀,心里更加觉得这个年轻拥有惊人才华。

  他说有7对对联,如果都是这个水平,那这人就太可怕了……

  老刘感觉自己被苏怀将了一军,也是提高音量,对徐玮,郑洋厉声提醒道:“你们接下来可听好了!”

  徐玮,郑洋两位才子还惊魂未定,只是愣愣地点头。

  苏怀见钱伯江神色都有些变了,再度好心提醒道:“钱先生,下面一联是叠字联……”

  钱伯江还没有作声,老楚就在旁边呵呵笑道:

  “钱先生的二十年前就在中秋对联大赛上,以6字叠字联闻名天下,后来十九届对联大赛,再没有人能对出优美的6字叠联,今天小苏你出这叠字年,可算是班门弄斧了。”

  听到是叠字联,钱伯江这时才勉强恢复笑容,谦虚道:“小楚啊,你又在乱拍我马屁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二十年前的事情,说它做什么。”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苏怀已经看出这胖乎乎的钱大师性格浮华了,仔细观察这钱大师脸色有些过于发红,血压恐怕有些问题,心里暗道:这下一联对不上来,只怕他下不来台,别倒时候出什么事情吧,小声对孙总监问道:

  “总监,您有没有带速效救心丸丸?”

  孙总监听着一愣,奇怪道:“什么是速效救心丸?”

  “那降压药呢?”这时空竟然连速效救心丸都没有,苏怀无奈道:“我最近压力太大,有些血压高,您能不能帮我找些降压药来?”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