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有意义的工作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杜江看到揉着稀松眼睛起来,风情万种的邱姝贞,都不由呆住了。

  “喂,你不是新来的员工吗?动作快点啊。”邱姝贞娇喝道,除了对苏怀,她对其他同事可没那么温柔。

  杜江傻愣愣地把那台海鸥牌收录机抬过来,自己这才想起,要赶紧去人事部填表了,只留下苏怀与邱姝贞两人听着录影。

  邱姝贞把磁带放入收录机,满脸紧张,双手合什,轻声祈祷道:“请多鼓励我们,支持我们,一定要多多鼓励我们……”

  说完按下播放键,磁带“��”地转动,马上就听到里面一个老男人微带怒意的声音:

  “我看这个节目很多年了,怎么突然改版了,我听了几分钟,这到底是讲的什么鬼东西!?竟然在电视上说什么被女人强奸!?太下流,太没有道德了!作为多年的老听众,我强烈要求换编剧!”

  邱姝贞俏脸通红,赶紧用白嫩的小手捂住苏怀的耳朵,气恼道:“说的什么话啊,真是没文化,坏坏!你别听这个老家伙的胡说。”苏怀却不以为意,摆手示意听下去。

  第二个来电录音是个声音稚嫩的女学生:

  “这个评书真是太好听了,阿星真是可爱,我笑得肚子都疼了,让我一早上心情都很好,谢谢制片组,谢谢编剧给我一天的好心情,我以后会每天来支持的。”

  邱姝贞这时候才眉开眼笑,对苏怀道:“呵呵,还是这个小妹妹有眼光,坏坏,听声音应该是个小美女,要不要给她回电?你上次说不是喜欢这种小妹妹类型的?要不,还是像上次那样,我帮你约她出来,你看看她什么模样再下决定。”

  “我有这么干过吗……?”

  看着邱姝贞美眸中鼓励的目光,一副“助纣为虐”的架势,苏怀也是哭笑不得。

  难怪这姑娘一直跟着自己前身呢,根本完全没有是非判断嘛,只要自己对她好点,她就一切以自己的喜好为主啊…简直就是完美帮凶的角色啊……

  第三个来电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嘿嘿,这故事太淫漾了,但是我喜欢,这编剧真是有才……但是就是太短了……”

  第四段录音,活泼的女声:“制作组你好……呜呜昨天上班被领导骂了,几个同事又排挤我……没想到出社会工作压力这么大啊,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心理很痛苦,哭了半夜,但是今天一早无意间看了你们的节目,笑得我肚子疼……心情就好多了,我一定会加油的,谢谢你们全体制作组,以后我一定会支持你们节目的。”

  刚才那怂恿苏怀去泡女粉丝的邱姝贞,这次听到这里,却突然沉默了半天,好一会儿,才一脸崇拜的望着苏怀,连声感叹:

  “唉……坏坏,像你这样有文化真好,竟然能用故事改变其他人的生活……这工作也太有意义了。”

  之前邱姝贞对自己这个工作根本不上心,可这个电话录音却让她深受触动。

  苏怀也是微笑点了点头,心情同样异常愉悦,这是不单单他第一次成功了一件事,也是因为能重现《唐伯虎点秋香》而高兴。

  虽然看过无数遍这个电影,可在看到这些熟悉的桥段还是能哈哈大笑出来。

  更让他感到很兴奋的是,能看到周星星在自己眼前演出来,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与其他人穿越后,活在回忆里不同,他是在亲手创造出他回忆中最有乐趣,最美妙的东西,令他有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唉,想想华夏人也确实可怜啊,竟连周星星的电影都没看过,他们生活该多郁闷啊,还好我来了,要不你们日子也太苦了……

  两人乐呵呵听完录音,苏怀兴之所致,又把周星星叫来在他面前排练第二周的节目,一边看,一边哈哈大笑,看周星星真人,真是比电影搞笑啊,特别是演出到“卖身葬全家的情节”苏怀笑得前仰后合的。

  “阿星,再来一遍~”“再来一遍~”

  苏怀觉得能亲眼看年轻的星爷演戏,不知道多愉快,于是故意找茬,让周星星一遍遍给他演着看。

  见苏怀光是望着周星星排练,都如此开心的样子,一旁的老矮看着觉得很不对劲,浑身发毛地问邱姝贞:

  “邱制片……这小苏……不会对阿星有什么非正常的感情吧?”

  “有又怎么了,小苏老师这样的艺术家,有点特殊癖好也是很正常的吧,哼哼……这可是阿星的福气。”邱姝贞不以为然道,只要是苏怀喜欢的,她都支持。

  老矮顿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时就听到工作人员喊道:“开收视汇总会了。”

  邱姝贞赶紧给苏怀整理了下衣领,拉他一起去开会。

  两人到会议室时,各个制片组的负责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

  看苏怀进来,很多人就自动退到一边,生怕和他扯上关系了,老刘,老楚几个人都暗自笑道:“第七组来了,你说他们能到多少?”

  “听说他们新节目用了新人,能到5万就不错了。”

  “嘿嘿,还苏怀自己写的剧本,我看能保持之前的3万平均成绩就不错了。”

  这时候陈扬远远地看着这边,心里冷笑不以,心想你丫昨天录制的时候嚣张了一把,但到今天,就要现原型了,等着吧,收视人口一公布,你们第七组就要解散了。

  这些人在背后说话声音并不小,苏怀都听在耳里,心里也不由有气,但是转念一想,跟人生气太累了……何况他也没必要跟一帮文盲见识吧……也不在意他们了。

  这时,就见邱姝贞不动声色,突然拿起桌上的搪瓷水杯,突然一扬手,把水一下子泼向众人!

  其他制片人猝不及防,一个个惊呼着躲开,气急败坏地望着这边骂道:“你干什么!你这个疯女人!”

  “简直是神经病!?”

  邱姝贞却是一脸平静,娇滴滴地道:“哎呦,你们也怕这水泼到身上啊?可你们刚才的口水也溅到我了,你们嚼舌根也不看看地方,我还站在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