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来拆台的同事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为了节目效果,通常讲故事的节目现场录制时,电视台一般要安排观众,由群众导演安排,配合出掌声笑声,这也是学习新欧洲情景喜剧的经验。

  而这种观众“托儿”,一般都是台里其他部门的员工。

  往常这种无聊事情,台里的职工们躲都来不及,可今天听说是恶少苏怀做节目,职工们却都是争相踊跃的报名参加,原因很简单――都是来看这恶少笑话的。

  演播室的观众席里,已经挤满了,看起来快超过两百人,众人都磕着瓜子,聊着天,好不热闹。

  这种氛围,更是让第七制片组的众人紧张不以,此时的苏怀完全没有发觉氛围有异常,正在走道里,与周星星最后核对一下评书词。

  这次评书词,他写了两份,一份是给台领导过审的,一份是周星星的专用词。

  “苏哥,我这么说尺度会不会太大了?”阿星虽然兴奋,但还有写担心。

  “放心,就按照这样来,我要的就是发挥你贫嘴风格。”苏怀一点都不担心,《唐伯虎点秋香》是上映的电影,里面细节台词,都被层层审核过,根本不存在尺度问题。

  两人正说着,却无意间听到,楼下走道里传来的笑声。

  “老许啊,听说了吗?这次台里是故意整第七组的,所以让他们接文联的这项目,你说这第七组倒霉不倒霉?”

  “有什么可倒霉的,要怪,就怪苏怀这王八蛋在他们这组!活该他们倒霉!”

  “这次,陈扬那边可发话了,咱们可得记得等下要好好整他们。”

  “当然,今天咱们一定要好好戏弄戏弄这个小王八蛋,等下咱们当观众做反应的时候,要笑,要掌声,咱们都要安静,我看他们这节目怎么录。”

  “可惜了,那娇滴滴的邱姝贞……台里多少人惦记呢。”

  “别想了,那女的陈扬早看上了,把苏怀一轰走,他就会申请让台里把那女的调过来。”

  “嘿嘿,那女的那对胸器真是有诱人啊……”

  周星星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从楼梯里伸出脑袋对下面大骂道:“你们说什么呢!?有种上来!”

  下面的人吓了一跳,连忙急冲冲地踩灭烟头跑了。

  “小角色而已,别管他们了,好好专心背词。”苏怀拉住周星星,提醒道。

  “可他们……这么说小邱姐……”周星星虽然只来了几天,但对温柔善良的小邱姐可是充满了尊敬。

  “阿星,你记住。”苏怀心里也是愤怒不以,脸上却依然保持了平静,对周星星道:

  “你是文化人,文化人要回敬别人,靠得不是拳头,而是你的表现。”

  他对于别人找自己这个“恶少”的茬,可以理解,但是他们把主意打到邱姝贞的身上,却令他有些愤怒了。

  你当我苏某人不存在啊?挖墙角挖到我这里来了?

  苏怀心中不爽,带着周星星回到了演播室里,此时,就已经看到了观众席坐着满满当当的,一眼就看到被众人簇拥的陈扬,正坐在最前面与人聊着天,看到他出现,眼神嘲讽的看过来。

  苏大才子,今天我可是找了这么多人来给你捧场,够给面子了吧?

  令他意外的是,苏怀却是根本没望过来,好像当他不存在一样。

  陈扬心里一阵莫名愤怒,又低声跟其他人交流了两句。

  此时,录制已经要开始了,一切就绪,周星星已经站到了台上,紧张地观察着镜头,众人发出一阵莫名哄笑。

  不少人在下面喊:“怎么还不开始?”

  “哥都等不及了,还是小邱姐上台说一段?”

  “是啊,看什么男的,我们要小邱姐~!”

  众人目光都色迷迷地望着俏丽的邱姝贞,丝毫不把第七制片组的其他人放在眼里。

  “妈蛋!这帮人到底怎么回事啊?”老矮在旁边气得脸都绿了,都是台里同事,哪里有这么拆台的?

  “怎么办,又不能把他们赶出去,都是台里同事。”其他组员也是有些束手无策。

  邱姝贞却是望向苏怀,见他眼中带怒,生怕他发作,赶紧按住他的手,盈盈笑道:“我来当现场导演吧。”

  说着,邱姝贞就落落大方的上前,拿起话筒,走到观众席前,微笑道:

  “感谢各位同事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帮忙,我在这里给大家鞠躬。”

  众人原本都是调笑,见邱姝贞这姑娘当众给他们鞠躬,却都有些尴尬,也不好起哄了,只听着邱姝贞继续诚恳道:

  “既然大家来了,那就请麻烦各位配合我们工作,我现在先来演练一下,我用手势数,一,二,三,举这个牌子,你们就发出笑声,一,二,三……”

  说着,邱姝贞举起画着“笑脸”的牌子,观众席上立刻发出零零星星的笑声,却只见陈扬一回头,零星的笑声立刻就戛然而止。

  邱姝贞心里万般委屈,美眸闪闪,眼眶都有些红了,却依然对台下微笑道:

  “好,让我们来试试,掌声,我举这个牌子,用手势数一,二,三,你们就鼓掌。”

  邱姝贞举起“鼓掌”的牌子,用手势数一,二,三,满脸恳切的望着观众席,怯怯求助的目光扫过所有人。

  看这姑娘如此努力真诚,这次终于有人被打动了,心里惭愧间,忍不住轻轻鼓起掌来。

  老矮与小张,小王等人此刻心里都觉得难受极了,都放下面子了,自己给邱姝贞“啪啪啪”地用力鼓掌!手都快拍烂了。

  苏怀已忍不住上去了,有些心疼地拉住邱姝贞的芊芊小手,道:

  “小贞~你不必这样,没他们做效果也无所谓,你犯不着受这委屈。”

  “一点都不委屈啊。”邱姝贞擦了擦眼睛,脸上泛起灿烂的笑容,望着苏怀:

  “这是坏坏你第一次自己做节目,我这人又没什么用,能帮你做些事情,我高兴都来不及呀。”

  “傻姑娘……”苏怀望着她的笑如新月的眸子,忍不住摇摇头道。

  这时只听台下有人冷声道:“煽情够了没有,该开始了吧!?”

  老矮一望下面,看到说话是陈扬,真恨不得撸起袖子冲上去揍他丫的,这时现场灯光却已经暗了下来,导播间的工作人员笔出手势,录制时间已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