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舍身取义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邱姝贞也是吓了一跳,不明白苏怀为什么会突然出头,连忙站起来,红着脸抱歉道:

  “抱歉孙总监,是我们考虑不周……”

  话还没有说完,苏怀却是站了起来,打断道:

  “不是说下个星期才开始这个要求吗?这礼拜我们正好要开新节目,只要下个星期达标50万收视人口,应该就可以了吧。”

  他倒不是想出风头,只是能顺手解决台里问题,何乐而不为呢。

  会议室里,众人脸上都是很稀奇的神情,这老台长家的败家子还真不是知道天高地厚啊~

  15万到50万,这可是要提高三倍不止啊?

  你以为你谁啊?

  况且你们第7组负责的,可是早间节目,就算是综合一套的早间《跟我学做菜》,收视率平均也才刚47万。

  就你个实习才子?加上邱姝贞那个花瓶制片人,做早间节目收视人口想升到50万?简直是痴人说梦……

  此时,老刘与老楚都是互看一眼,心里都一个念头,有傻蛋替咱送死,咱们还不推一把啊,连忙道:

  “好啊,有志气,我们第二制片组支持小苏的决定,我可以把二组唯一的诗才子,徐玮调给你们,支援你们工作。”

  “小苏同志,不愧是老台长的公子,真是虎父无犬子啊,我们第三制片组,也把我们的诗才子郑洋调给你们。”

  众人都是恨不得上去把苏怀往火坑里推,孙总监却是没表态,一直打量苏怀,心里也是奇怪,这个败家子平日就爱出出风头,行事出人意表,倒不奇怪。

  奇怪的是,他怎么认为自己可以提升收视人口到50万呢?

  正疑惑间,就听一旁的副总监徐涛小声提醒道:

  “总监,只怕那苏怀……是要在收视率上做假……”

  孙总监顿时恍然大悟,是啊,这事这小子不是没干过啊!

  上次为了争取业绩,他就串通统计室的人做假,结果被老台长把事情压下来了……才让他逃过一劫,这次他是想故技重施啊!

  孙总监原本有些恼火,正想破口大骂,但又转念一想,苏怀这败家子留在台里也是祸害,与其留着他碍事,不如这次就让他放手闹腾……

  到时候嘛……自己再去查他作假,既满足领导要求,又能把恶少赶出金视,一举两得啊。

  虽然这会让11台名誉受损,更会令他孙某人蒙羞,可就算……找其他组来做这个节目,恐怕也讨不了好,既然都是个死,何必不借此机会,铲除这颗老鼠屎……为民除害呢?

  想到这里,孙总监不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身为一把手,牺牲一点个人名誉,就能令11台更好的发展,保全其他制作组,他孙某人觉得值得!

  下定决心后,孙总监一咬牙,对苏怀沉声道:“好,既然小苏你这么有信心,那么就这么定了吧……”

  “嗯,谢谢孙总监给我们第7组这个机会。”苏怀道:

  “那顺便,您把我们的新节目审核一下吧。”说着望了邱姝贞一眼,邱姝贞赶紧把昨天连夜赶出来的评书剧本,递给工作人员传过去。

  “我们组准备制作新节目,一种崭新的形态,叫做《评书故事》……”

  全场的人都是一愣,互相看了看,都不知道这个“评书故事”是个什么东西,倒是孙总监只是粗略翻了翻那个评书剧本,微微意外,点头称赞道:

  “不错啊,很有创意的故事脱口秀节目类型,完全可以在故事里加入诗词对联,而且经费还这么低,好~好~好~你们放手去做吧,我相信你们组的实力。”

  “是不是还要审核一下?”旁边的徐涛轻声提醒道。

  孙总监断然道:“我看了大纲,历史虚构小说,没什么大问题,马上去准备吧。”既然是让人送死,还审核个屁啊。

  在场众制片人一看孙总监是这个态度,心里哪里还不明白孙总监的用意,都对他投去敬佩的目光。

  孙总监竟宁愿牺牲自己的名誉,也要把苏怀这恶少,清除出台里,保全大伙!果不愧是11台的顶梁柱啊!

  这一牺牲举动,让孙总监得到所有人敬佩的同时,也让大家对苏怀更加厌恶起来。

  他们丝毫没有感激苏怀挺身而出,为他们解围,而是想,要不是这恶少死皮赖脸的留在台里,何必逼得他们这么为难呢!?

  一切……都是你这个恶少害得!

  感到所有人的敌意,邱姝贞也是更加惶恐不安,散会之后,赶紧拉着苏怀焦急道:

  “坏坏,走,我们一起去找陈扬商量一下,他是我们电视台里唯一的丙级诗才子,如果有他愿意帮我们,我们这次的诗词就有希望了。”

  说着,不等苏怀回答,就把他拉到了陈扬面前,低声下气道:

  “陈制片,我们第7组新节目是响应上级要求,我想,咱们台里同事,是不是应该团结一心,一起完成组织要求?”

  “想说什么就直说。”陈扬收拾着东西,眼皮都没抬一下。

  苏怀看出这陈扬有点恃才傲物……不想招惹这种麻烦人物,不由对邱姝贞道:

  “邱制片,我们走吧,别麻烦人家陈制片了。”

  可对淳朴单纯的邱姝贞来说,只要能帮苏怀的,什么她都不在乎,继续对陈扬苦苦哀求:

  “陈制片,你也知道我们组实力不行,能不能请你帮我们参谋一下……我知道你与小苏有些过节,但这节目是文联领导的要求,我们都是台里的制片,希望你能公私分明,不能因小失大……”

  陈扬听着眉毛一挑,淡然道:

  “好啊,你说得对,我可以帮你们,只要让苏怀给我师娘当众斟茶道歉……你邱制片嘛,晚上再陪我们组的同事们喝一杯…”

  陈扬刻意折辱,邱姝贞却并不生气,反而满脸欣喜地道:

  “好,只要你答应能把你老师铃木先生请来……我什么都答……”

  话还没有说完,苏怀就已经把邱姝贞的小嘴捂上了,望着她的水汪汪眼睛,认真道:

  “邱制片,以陈制片和他日本老师的水平恐怕是帮不上我们什么忙的,你麻烦他也没有用啊……”

  说真的……陈扬这丙级诗才子,虽在11台里难得的人材,可他的真实水平,在苏怀看来也就是写写打油诗的水准,就算真心帮忙,只能给他添乱……

  陈扬听到这话,以为苏怀是故意羞辱他,火气也上来了,一声冷笑道:

  “好~有骨气,那就让我看看你苏大才子的本事吧……”说完,就拂袖而去。

  苏怀看陈扬的离开,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你丫没来搀和,否则要你真写两首烂诗,不把唐伯虎的形象搞臭才怪。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