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人家师母都不放过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苏怀把事情与众人说定后,跟杜老板等人道别,也是心情大好。

  他来到这里之后,麻烦众多,现在终于看到了曙光,基本的生存问题就要解决了~~

  苏怀在回家路上大步流星地走着,忍不住有手舞足蹈的冲动,看到街边行人中摇曳的扇子这才感觉,这时候要有把扇子摇一下,倒是会更加畅快,可惜,这团扇……太娘了……

  晚上一回宿舍,正在掏钥匙呢,就听到邱姝贞清脆动人的声音:“坏坏~你回来了啊?”

  转头望去,邱姝贞俏丽的鼻尖上挂着一层淡淡的晶莹汗珠,正瞪大俏眸欣喜望着他。

  苏怀笑道:“是啊,我出去转一下圈,运气不错,让我找到新节目挑大梁的人材了,走~进屋谈。”边进屋,边指着邱姝贞手中的文件问:“这个市场调查的报表,你已经做好了?”

  “恩,坏坏,你看看对你有没有帮助。”

  苏怀接过一看,顿时有些吃惊,一天的时间,邱姝贞已经把早上观众群体年龄,职业比例,还有收视习惯的数据,都已经查的清清楚楚,并且还有他们各自最喜爱的节目类型。

  看来这丫头虽然性格单纯极端,但是做事却很细心至极。

  见苏怀脸上吃惊的神色,邱姝贞顿时有些慌张,紧张问道:

  “坏坏,是不是我这些数据调查不够齐全,哎呀,这可怎么办啊,我又坏了你的事了……我真是没用。”

  她紧张得要哭,以前苏怀刚喜欢她的时,也是对她甜言蜜语,后来相处之后,她做错了一些小事,苏怀就嫌她蠢笨,就不太想理她了。

  现在苏怀历经人生巨变,再度和她亲近,可她却又让苏怀失望,怎么叫她不紧张呢。

  苏怀望着她,笑道:“小贞,不是你做错了,是做的太好了。”

  邱姝贞脸上先是一惊,接着又是大喜,揽住苏怀的胳膊道:

  “是真的吗?坏坏~你不生气我的气?”

  见苏怀微笑点头,也没有推开她的手,邱姝贞这才雀跃笑道:

  “在昨天你走之后,我想起这几年老台长对我的照顾,还有你当初……对我那么好……我就有些懊恼,我怎么那么绝情,竟想丢下你,真是太忘恩负义了……而这是你第一次发愿图强想好好做事,我还一直担心我帮不上你的忙呢。”

  见邱姝贞一脸纯洁质朴的样子,苏怀忍不住正色道:

  “小贞,我希望你记住,你以前认识的我不是帮了你,而是害了你,要不,你会过得比现在好得多……”说着望着她的眼眸深处:

  “你一定要有自信,这世界上没有谁比谁更加生来高贵,如果你自己都看不起你自己,那么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看得起你了,明白了吗?”

  虽然很多人嘲笑他苏怀,但是他一直坚持自己,从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邱姝贞眼中流露出一种崇拜的光芒,轻轻点头道:“坏坏,我不太懂这些道理,但我相信你。”

  看着邱姝贞情真意切,对他既期待又崇拜的目光,苏怀忽然想起自己再也无法见的老妈,心中一阵酸楚,同样的话,他老妈也对他说过,无论多少人嘲笑他,老妈却一直无条件地支持他……唉,他想他老妈做的菜了……

  “坏坏你怎么了?”邱姝贞见他眼中的忧伤,不由问道。

  “没事,我只是想到一个人。”苏怀摇摇头,他天性洒脱,转而笑道:

  “对了,我今天找到了一个新人相声演员,我想他来做我们新节目的主打。”

  “新人?”邱姝贞迟疑了一下,咬下咬嘴唇道:“也好……我也请不起线上的演员了,只是怕陈扬刁难我们。”

  “陈扬是谁?”苏怀对前身的记忆,很多都很模糊,有些印象不深的事情想不太起来。

  “就是第三制片组的制片人啊,你难道忘记了吗,……”邱姝贞说着,俏脸浮现怒色道:

  “哼,我想起这个混蛋就气,坏坏你那次和他师母秦莲调情,这原本也没什么事,像是坏坏这样的男人,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可被他撞到,小题大做,搞的坏坏你差点被警察带走……”

  “师母?秦莲?”苏怀听着心里暗骂,勾搭年轻姑娘就算了,他这个前身怎么连人家师母都不放过啊!?这都什么事啊……

  见苏怀似乎失忆,邱姝贞惊着双手捧住他的脸道:

  “你连秦莲都不记得了!?咱们‘金视四小天后’之一啊?

  你不记得了?原本这小骚蹄子没什么本事,可自从她勾搭上了陈扬的老师,就是那个日本大诗人铃木介,台里领导就开始力捧她,你看看不惯台里女明星跟日本人,所以想要勾搭她,破坏她与铃木介的关系,结果陈扬撞破……两人还打了一架。”

  她以为老台长过世让苏怀打击太大,脑子都不好使了。

  苏怀被邱姝贞捧着脸热切关心,感觉到只觉得她口中湿热香甜的气息扑在脸上,倒觉得有些莫名惬意,只尴尬笑道:

  “哦,是是……最近我脑子都在想工作,只记得重要的人物了。”

  其实他连铃木介是谁也记不得了,只是没好意思再问了。

  邱姝贞俏脸扉红,轻声低下头:“坏坏,你真是坏……故意逗人家。”

  他说只记得重要人物,不记得秦莲那骚蹄子,却记得我,那不是我在他心目中比秦莲这样的明星还重要吗。

  苏怀却呆呆不知邱姝贞为什么突然害羞起来,只是继续关心问道:

  “小贞,你说那个陈扬会怎么刁难我们?”

  苏怀无意间的“表白”,令邱姝贞变得更加羞涩起来,低声道:

  “他这人最坏了,仗着自己是丙级诗,剧双才子,有几分才华,平日里最瞧不起我们这些小制片组,说其他人节目太肤浅,应该多多创作传统戏剧,弘扬我们传统文化……”

  苏怀听着倒是微微点头:“哈,这人还有些见地,知道在作品里弘扬华夏文化,也算不坏。”

  这所谓的双才子,就是原本时空的双学士学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