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别打我媳妇主意!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苏怀还没吃完,杜老板已经把那份“追星地图”塞过来了,顺便塞了一张名片过去,恭恭敬敬地问道:

  “这位小老师,我是‘杜老汉煲仔饭’的老板杜国强,小老师你怎么称呼?”这时候,他也已经改了对苏怀的称呼。

  “我叫苏怀。”苏怀道。

  杜老板怯生生地道:“小苏老师,我有个冒昧的请求,刚才这番茄炒鸡蛋能不能教给我们店里,你有什么条件,我们都可以商量……”

  苏怀教他这道菜,就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了,心想这样正好,于是道: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我现在还有事,晚上回来详细再给谢师傅讲解,杜老板,我不要你的地图,你只告诉我《曲艺杂谈》录影是几号楼就好了。”

  这种独门菜色对于小馆子来说,就是安身立命之本,杜国强原本以为苏怀会趁机大开条件,要他这馆子的分红等等,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一愣之后,大为感激道:

  “小苏老师真是好人……《曲艺杂谈》就在2号楼大厅,早上10点录影,小苏老师如果想撞到林卿霞,恐怕要赶紧了,现在应该已经很多人在那里等了。”

  时间紧迫,苏怀赶紧告别杜老板,来到金视2号楼大门口,一到这里就发现,果然如杜老板说的一样,门口已经聚集了竟然有几百号人,很多都举着“林卿霞我爱你”“刘德桦你最棒”的横幅,期盼的伸着脑袋,希望能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偶像。

  “怎么还没来啊?林卿霞不是从这里进吗?”

  “等等!就快来了。”

  “唉,这海大才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我好紧张啊。”

  现在时间还早,苏怀在人群中掂起脚,希望能看到田联元,等了几分钟没等到人,突然被人从后面拉一下。

  回头一看,是名满脸笑容的中年商贩,极力推销自己手中的扇子:

  “小兄弟,你是从外地来追星的吧?你这连装备都没有,不如买把扇,可以当礼物送给自己的偶像,也可以为她助威,在我这里买,保证比商店质量好,价格优~!”

  苏怀摇摇头示意自己不需要,心想这年代的人还真是喜欢拿扇子装格调啊……

  这时候他才发现,现场的追星族,大部分都拿着各种扇子,上面写着“金陵海哥诗迷协会。”“张敏华夏影迷会”等等,看来这年头没有灯牌,扇子变成一种显示标语的作用。

  这些人举着的扇子,有羽毛扇,有蒲扇,最多的是纸制或圆或方的团扇,看得人眼花缭乱。

  可看着这些琳琅满目的扇子,苏怀感觉有些哪里不对,又说不出什么来,直到面前越来越多的年轻男女,拿着一把把团扇在出现在金视大楼门口,女人妩媚,男的却娘里娘气,这才醒悟。

  是了,难怪他觉得怪了,以前古装电视剧里,那些才子都是拿着折扇,而这些人却都是拿着圆形有柄的团扇。

  这种圆形的纸扇女人拿起来风情万种,但是男人拿着就显得很不潇洒了,妖里妖气的。

  他看过的书籍中,折扇有的说是中国起源,有的说日本起源,没有定论,但是这个世界,折扇显然是华夏起源的,也不知道是没来得及传到国外,还是在大灾难时期失传了……

  正想着,只见前面有人大喊了一句:“海哥来了~!”

  就看前面一阵疯狂尖叫,人群呼啦啦的拥过去,苏怀措不及防,被一个看起来足有200斤的胖丫头撞开几米,脚上的鞋也被人踩掉了。

  面前的一辆黑色轿车,里面的年轻男人隔着玻璃,对外面挥了挥手,人群中爆发出更热烈的尖叫,哭喊着,不少人激动地拍打着车身,苏怀看着心惊不已。

  尼玛……这些“追星族”也太狂热了……

  苏怀还在惊吓中时,突然看到被车引开的人群后面,终于出现了他期盼已久的身影,一个瘦瘦干干的三十多岁的男人走过来,正是相声演员田联元。

  苏怀心里一喜,赶紧过去,与他热情打招呼:“田先生,田先生~”

  现在田联元还没有成名,只是一名小相声演员,自己给田联元量身订做的评书节目,对方就算不会当场答应,也肯定会好好考虑。

  听到有人喊,田联元原本以为是自己的粉丝,抬头一看是苏怀,脸色猛然一变,警惕道:“小苏老师,你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田先生。”苏怀心里一喜,既然你认得我,那就好办,开门见山道:

  “我们第七制片组准备筹备一档节目,是为你量身订做的,我希望我们能好好聊聊。”

  “不必了,不必了。”田联元满脸惊恐,连连摆手:“我最近很忙,抽不开身,请苏才子另请高明吧。”

  说完,根本不给苏怀说下去的机会,转身就走。

  苏怀一愣,心想这田联元也太不懂礼貌了吧,怎么话都还没说完呢,人就走了?

  心里虽然不解,但毕竟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千里马,也不甘心地跟上去,还想说明自己的来意。

  跟上去时,就看一名金视职工,在田联元刷门卡的时问他:

  “怎么?老田,那个恶少怎么会找你?是不是看上你家那漂亮媳妇了?”

  田联元满脸怒意,瞪向那人道:“瞎说什么呢!?”说着又回头悲愤地瞪了苏怀一眼,那意思分明是:

  “姓苏的,你要敢打我媳妇主意,我老田就跟你拼了!”

  被这怨毒悲愤的眼神一扫,苏怀顿时愣在当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那个恶少前身,在台里经常以为某某量身订做节目的由头,勾引对方女人……屡试不爽。

  难怪了……田联元听到自己要给他做节目,吓得转身就跑的。

  唉……自己这前身真是……

  苏怀心里大叫冤枉,妈蛋……这次阵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看来想在金视里找人,恐怕难度很大了,这可该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