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熟悉的人物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这时,苏怀见才子组的老矮等人,都一脸尴尬被人冷落一旁,心里暗想,想要悠哉过日子,就尽量不要结仇,何况这老矮可是制作组里的才子组组长,是他的上级,可不能再起冲突了。

  而且……他也模糊想起了,老矮为什么会这么针对他了……于是上前拉住老矮的胳膊,对众人笑道:

  “这首《蒹葭》确实是我写的,不过这《在水一方》却是矮老师,小张,小王,我们才子组内部的集体创作,主要是矮老师主创的。”

  众人这才回头望着失落的老矮,这才惊讶道:“原来是矮老师主持啊,难怪了。”“矮老师,你怎么不早说。”热情地围了上来。

  老矮抬头望着苏怀,满脸惊讶,这这厮怎会把功劳让给自己,自己哪里有创作这个《在水一方》?他刚才根本是第一次听这歌啊……

  原本今天的评审环节,把他这才子组组长的无能,展现得淋漓尽致,令他颜面扫地,可苏怀把功劳塞他一半,立刻让他重得大家的尊重,这让老矮也是转哀为喜。

  苏怀这才过来,小声对老矮坦诚道:“嫂子的事情,是我太过分了,实在是抱歉。”

  这句道歉,苏怀是发自真心,他已经想起在这个世界的“自己”之前的经历了……心里很是五味杂陈。

  简单得说,他在这个世界的前身,生活作风可说是非常之污……

  在台里人送外号“挖墙角专业户”,又叫“无女不沟’,这几年仗着台长老爹当后台,平日游手好闲,兴趣只有一个――到处勾搭美女。

  虽不是每个目标都能手到擒来,但作为出手大方,模样英俊的台长独子,自然也受到很多异性的青睐,更是拆散了人家不少对情侣,而老矮……就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

  苏怀刚才就想,他的前身挖了老矮墙角,今天让他蹭个名声,虽不能说是扯平,但也是补偿的一种方式吧。

  老矮猛听到“嫂子”这词,原本畅快的心情顿时一沉,怒火升腾,正想发火骂人呢,可又转念一想,自己这段时间如此刁难苏怀,他不但不计前嫌帮自己,还以德抱怨,把《在水一方》的功劳让给自己一半……心中的怨气,也是消了大半。

  加上他这人最好面子,苏怀给了他这么大一个台阶,还给他亲自道歉,再计较过往的恩怨,就与他才子前辈的身份不符了,想到这里,心里咬牙之后,老矮摆摆手,一脸满不在乎地道:

  “诶!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嫂子?我跟那女人又没结婚?况且明明是我先不要她的,又不是你抢的?你有什么可道歉的……”

  一语带过之后,老矮就亲热地拍了拍苏怀肩膀:

  “苏老弟,这事以后咱们不提了,咱们晚上喝一杯,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过两天我给你补习一下才子课程,让你通过文联的考核,拿到学位。”

  苏怀看得出老矮是个性情中人,倒是也有结交的意愿,只是想起另外一件事情,问道:

  “邱制片呢?怎么还没来?”

  “是啊,平时她是最早到的啊?今天不知道怎么,这么重要的事情却没出席。”旁边的小张也是奇怪道。

  “不好……”苏怀想起什么,脸色一变,赶忙拔腿就往金视宿舍大楼方向跑,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也不知了发生什么。

  十分钟后,苏怀一路小跑,来到了邱制片宿舍门口时,竟然感觉到只是稍微有些喘息,心里也是一阵欣喜。

  没想到“自己”身体这么健康,比起上辈子跑个400米,就恨不得口吐白沫体的质来,真是好太多了吧。

  唉……上大学就是发胖之旅啊,还是上中学时好啊,有父母监督,天天在练拳,如果大学也能坚持的话,自己只怕也会有像现在这样的健康体魄吧……

  感概中,敲门几声,里面都没人回应,却听到门里“叮叮咚咚”的动静。

  苏怀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赶紧从旁边花盆底下找出钥匙,打开门一看,里面果然已经是一片狼藉,衣服,袜子,书散落满地。

  再走进里屋,只见一名20多岁,背影动人的女孩,正蹲在地上,用那双白皙细嫩的小手,用力塞着行李箱,她一转头看到是苏怀后,吓得一呆,清秀俏丽的脸上随即花容失色。

  “苏怀……你怎么来了?”

  她一开口,那声音极为清脆动听,令人感到心头一畅,可其神态却是惊慌至极。

  “邱制片,你这是干什么?”苏怀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看到眼前这位俏丽可人,眼眸灵动的邱姝贞丘制片,还是吃了一惊。

  这女孩……根本就和他那个世界的某香港女演员长得一模一样嘛!

  看来,这个时空虽然历史走向不同,但是该有的人物还是有,只是身份不同罢了。

  “苏怀,你放过我吧……”看到苏怀突然出现,两行泪珠就从邱淑贞面颊晶莹滑落,望着他失声痛哭:

  “我知道……前年老台长提拔我这个小演员当制片,是为了照顾你,可这两年来,我该扛的责任我都扛了,现在老台长都走了,苏怀,你就饶了我吧……呜呜……”

  看着邱姝贞泪眼婆娑拎着行李箱,一副要出事跑路的架势,苏怀只能先一把抓住她的手,尽量安慰道:

  “苏制片,你冷静一点,别害怕,你先放下东西,有什么事我来扛。”

  “扛?你怎么扛?”邱姝贞拎着行李箱,听到这话俏脸上的神情转悲为怒:

  “老台长走了,没人罩着你了,光是你这几年在集团食堂和酒店里打得那十几万的白条,后勤集团的人就不会放过我,而且反正这次我们诗词歌曲审核后,我们组就要被撤了,你还想让我帮你扛下这所有的债吗?”

  “放心,我们审核已经通过了,不会撤组了。”苏怀安慰她道。

  “你……你又想骗我,我每次都骗我……我再不会上当了……”邱姝贞想甩开苏怀的手,却怎么也挣脱不了,顿时情绪崩溃,瞪着他娇声厉喝道:

  “苏怀!你是不是还不肯放过我?你还想留我下来帮你还钱是吧?这次!我再不会被你欺负了,你再过来,我就去保卫科举报你,说你侮辱我,强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