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为什么只有两段!?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徐涛,诗协的顾问等人,都争先恐后的围了过来,瞪大眼睛苏怀写出那首《蒹葭》,众人都看着啧啧称奇,不断有人问:

  “这个字怎么念啊……”

  “这都是些什么字?”

  小张还直接拿起一本小《新日字典》翻阅查找,想弄懂这些字的意思。

  而诗协的几位顾问,则是连连惊叹道:“绝妙啊~简直是太妙了~!”

  “这三章内容几乎相同,仅对极少的文字略加改动,从未见过的诗作手法啊。”

  “是啊,最绝的是,每章改动都是都是在韵脚上――首章“苍、霜、方、长、央”属阳部韵,次章“凄、唏、湄、跻、坻”属脂微合韵,三章“采、已、涣、右、浊”属之部韵――如此而形成韵律参差的效果,变化之中又包涵了稳定。”

  众人这时候望向苏怀的眼神,都从戏谑变成敬佩,之前那《在水一方》的改编歌曲已经令人惊叹了,而现在这首《蒹葭》更是令人高山仰止……太厉害了。

  林海更是连连点头,痴愣愣道:

  “技巧不是最重要的,最巧妙的是,这种微妙的改动,却让这首诗歌有了一种时光流转的悠远感……‘水中央’‘水中坻’‘水中�’明明同一位置,却描绘河水潮流涨退的变幻……虽只三段,但是诗人却不知道在为遇到这佳人,在这河边过了千百次……”

  原本吓得腿软的老矮等三人,这时候看林海这副神情,这才意识到诗协领导都认可了苏怀的诗,苏怀这厮,竟让林大顾问佩服地喃喃自语?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林海评价道这里,闭上眼还沉醉在词里,突然睁开怒视苏怀:

  “胡闹,你这诗明明有三段,为什么改成歌词才有2段?”

  少这一段,就少了那种时光流转的悠远感。

  苏怀愣在当场,他没料到林海会这么问,他也不知道原作者琼瑶,为什么只把这首《蒹葭》写成两段,只能用自己的理解回答道:

  “流行歌曲有时长限度,太长则不好流行,晚会又是联唱,恐怕是两段都唱不完了。”

  “糟蹋,糟蹋了……可惜……可惜了……”林海先是骂了一句,然后又哀声叹气起来。

  徐涛有些警惕心想,这诗既然不是抄的,那还有什么可惜的?望了苏怀与老矮等人一眼,沉声道:

  “好了,现在你们先出去吧,至于你们的作品入选不入选,我们讨论出结果后,再通知你们。”

  死里逃生的第七制片组众人,都互相看了几眼,神色各异地退了出房间。

  徐涛遣走他们之后,才转头问道:“林顾问,你对这个作品不满意?”

  “唉……”林海摇头感叹道:

  “那个《在水一方》词曲都非常优美,当然是这次的头名之选,可惜这首《蒹葭》……却是四言律,根本参见不了泰山诗会,否则……我们华夏这次或许能在这次诗会,占据前十名中的一席……”

  最后这句林海是咬着牙说的,而徐涛见他神色惋惜不以,心念一动,突然道:

  “林顾问,我看这苏怀在诗词上,还真有些许天赋,不如让他进入诗词协会进修……考个诗才子学位,或许能一展所长……”

  “让他考诗才子?”

  林海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可突然想起,自己刚刚想为苏怀那首《在水一方》做背景诗,对苏怀冷嘲热讽,可这小子却用一首《蒹葭》惊绝全场,这事要是传到诗协去,只怕他这老脸都要丢光了……

  况且……让这苏怀进入诗协,不光是对他本人大大不利,这位苏台长的败家儿子也是臭名远扬,就算在有些才华,谁又敢收啊,只怕他那“无女不勾”的脾性,在哪里都会搅得鸡犬不宁。

  不行……于公于私,都不能让这小子进入诗协,衡量过后,林海才叹了一口气道:

  “徐总监……你怎么会这么看我?我们诗协怎么会如此不讲规矩,挖别人的人才呢?你下次千万别这么说了,像是苏怀这样的优秀年轻人,以后必然是金视的一员干将,去我们诗协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徐涛见林海拒绝,也只能心中咬牙不以,唉……没想到有如此惊艳的诗作,诗协竟也不敢地敢收苏怀这混世魔王……难道这个烫手山芋,非要砸在他徐某人手上不成……

  第七制片组众人,出门之后都神色各异,老矮此时才回复常态,回头望了眼会议室骂道:

  “这帮混领导,到底入围不入围,也不给我们句痛快话,真是会吊人胃口啊。”

  说着,他摇着写着“德才兼备”四字草书的团扇,重新打量了一下苏怀,有些心虚道:

  “苏怀,刚才那歌词与曲子是你一个人写的?诗也是?”

  原本大家都觉得,那首词曲皆美的《在水一方》,是苏怀不知道是从哪里抄来的歌曲,但那首《蒹葭》一出,就没人怀疑是他的手笔了。

  毕竟,这种水准的诗作,如果是其他华夏的诗才子写出来,早就应名动诗坛了吧?

  制片组的几个文员女孩,刚才听着也是一脸陶醉,此时把老矮等人推到一边,叽叽喳喳地围着苏怀称赞不以:

  “是啊,小苏老师,你刚才的诗简直是太美了,是我见过写的最好的诗~”

  “小苏老师,你什么时候会作曲的,有时间教给我一下吧,我最喜欢音乐了。”

  “哎呀,你们别吵了,小苏老师是书香门第出身,写一两首诗,有什么奇怪的,只是他平时真人不露相,不喜欢炫耀而已。”

  苏怀被一群女孩簇拥“小苏老师长,小苏老师短”的叫着,却没有昏头,这个时空“才子”与80年代的“大学生”类似,被世人誉为天之骄子,多大年纪都会被叫“老师”。

  而他也心想,这诗是《诗经》里的,可不是我苏怀的能耐,你们该夸得不是我,而是古人……与我没啥关系。

  对苏怀来说,他不是太理解,那种穿越电视剧里,拿着古人著作凸显自己,洋洋得意的主角,毕竟不是自己本事,不值得炫耀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