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携带资料记忆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林大顾问这话一说,老矮与小张,小王三位才子,顿时惊呼一声,面色苍白,双腿发软,仿佛天要塌下来似的。

  现场所有人也都吓到了,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直等着苏怀屈服。

  苏怀却是一脸平静,心里微微叹气,反而有些可怜林海起来……

  这时空的华夏诗协命苦啊……竟连《诗经》失传了,也难怪你们写诗水平不行的,想到这里,他用一种极为同情的目光望向林海道:

  “是不是打油诗,你听过再说吧,我这首诗的名字叫做《蒹葭》……”

  听着这个回答,老矮三人差点直接跪到地上。

  完了……十多年寒窗苦读,考上的才子学位,今天就会付之一炬了。

  要知道,林海是国内诗坛份量极重的人物,古诗水平之高……整个金视所有诗才子加起来都不是对手,苏怀与他争,根本就是螳臂当车。

  况且,别说苏怀根本写不出来什么好诗,就算他真能鼓捣出来几句,只要是林海说他是“打油诗”,只怕在场也没人提得出反对意见。

  完蛋了……这次真完蛋了……不光是制作组完蛋,他们也才子学位也保不住了,苏怀这小子是疯了,他肯定是疯了,否则,他怎么敢跟林顾问对着干呢……?

  老矮此时全身的衣服都汗得透湿了,牙关都在打颤,他瞪大眼睛望向苏怀,想大喊什么,但是喉咙管里却已经恐慌,干涉得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尖……家?”这个名字让徐涛一愣,很多人也是第一反应,这是两个什么字?

  头发花白的林海却是有些意外,轻声讶道:“蒹葭……是芦苇,岸边的绿草……?”

  众人都有些意外,显然……只有林海听过这个生僻的词汇。

  只见苏怀深呼吸一口气,目光望向远方,用平缓悠扬的声音,颂道: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随着苏怀念出的诗句,房间里气氛陡然一变,宛如一股碧蓝清澈清风吹过,令人瞬间远离昏暗枯燥的实现,步入另一个鲜活而色彩斑斓的世界,徐涛眉毛一挑,嘴唇微微抖动,而林海则是直接瞪大眼睛,缓缓地站了起来。

  怎么可能……这首诗,竟然是罕见的4律诗?

  不仅仅如此,而且是文言诗句竟与刚才的歌词意思完全一致,韵味更是上了几个台阶?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的歌词只是凡间水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诗句却是超凡脱俗,如登仙境,林海只感觉胸口宛如一缕清溪流过,莫名的愉悦而松弛。

  “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他身旁,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这么长的两句,竟能凝结在“道阻且长;溯游从之。”短短八个字而已,这种文言功力,真是匪夷所思……

  众人惊讶中,苏怀已经朗声悠然地念完,同样美轮美奂的第二段:

  “蒹葭萋萋,白露未�。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之后。

  正当人们觉得已到结尾,苏怀却又轻叹吟道: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

  歌词只有两段,而这首诗却有三段,就这加的这一段,其他人还不觉得有什么,林海却已经听着如遭雷劈,痴在当场……

  刚才那首歌曲已经够惊艳了,然而这首《蒹葭》却更加令人觉得才情惊绝。

  这二段变为三段,只改了几个字而已,其气韵却是更上一层楼。

  苏怀此时念完之后,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刚才他一时兴起,说是要念《蒹葭》,却忘记了这首《诗经》中的大作,虽然他小时背过,但根本记不全……

  可……刚才自己朗诵的时候,那些字句却像是直接从脑子里长出来一样。

  不对啊?自己为什么会记得这么冷僻的诗句?

  苏怀奇怪之下,不由在脑海中回忆一下,猛然发觉自己过去世界看过的书与资料,竟然全部都可以想起来。

  穿越后短暂的记忆混乱后,苏怀终于发觉自己产生的变化了。

  一整部《天龙八部》他可以背下来,《吴清源棋谱集》他每一步都能想起,就连50集的《新白娘子传奇》,他每个镜头都能回忆起?

  我的乖乖啊……他这穿越不光是带着灵魂来,连潜意识的所有记忆都带着来了,这可真太神奇了。

  想到这里,苏怀不由露出笑容,忐忑心情也轻松了不少,有了这些记忆,看来自己不用忧心生存问题了。

  这时他才注意到,房间里所有人还满脸痴迷看着他,似乎还在等他下面的诗句,赶紧干咳一声,道:

  “拙作《蒹葭》已经念完了,不知林顾问觉得与日朝两国的诗作相比,水平如何?”

  众人这才如梦方醒,这刻,所有人评审,都满脸震惊地望着苏怀,那些诗句还在心头回荡,只感觉眼前这名俊秀的年轻人,周身上下才气飘逸,给他们种这辈子都无法相提并论的巨大挫败感。

  怎么会这样……?

  错觉……这一定是错觉……吧?这个二十几岁的人,怎么会给他们这种感觉……?

  徐涛虽然觉得惊艳万分,但他对于诗歌鉴赏能力有限,只是转头望着林海:“嗯……林顾问你觉得呢?”

  “啊……?”林海这时才反应过来,突然上前一步,双手捏住苏怀胳膊,激动大声道:

  “你都是用的什么字,写出来给我看看!!”说着对工作人员吼道:

  “纸笔!!”

  苏怀被这么猛然一问,看着递过来纸笔也是一愣,心想这首诗生僻字非常多,他应该是不会写的,但是自己脑海中仿佛就有这个记忆……想到这里,出于试一试的心理,也拿起笔写了出来。

  这一试之下,那些生僻字他竟然都能一一写出,心里也是大喜。

  果然,只要他看过的书籍视频,他思维一想到,就会浮上心头,这首《蒹葭》虽然生僻字极多,他却根本不用花费力气去回忆,很自然就写出来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