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保护文化遗产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这么好的歌曲,要是能上这次在泰山诗会的表演,他们金陵卫视应该能大大露一把脸……

  但第七制片组这帮庸才,绝没可能做出这词曲。

  这指不定是苏怀哪里听来的,抄别人的吧?

  这时候徐涛望向了老矮,怀疑道:“这曲子真是苏怀做的?”

  老矮这时候才回过神来,望了苏怀眼,摇头道:“反正不是我们写的……我们组里又没有曲才子。”

  徐涛一听这话,更加应征自己的猜测,正要说话,后面的顾问林海,突然问道:

  “你这歌曲……是改编至哪位才子的诗词?”

  这话一问所有人,都转头过来望着苏怀。

  对啊,刚才每个人都为他这首歌痴迷,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个关键了。

  今天是甄选的诗词改编歌曲,这首歌究竟是改编的哪首诗词呢?

  所有人立刻都在自己脑子里都想了一圈,却都没有发现有类似的诗……

  那些著名诗歌,不是咏景,就是叹情,要不就是家国情怀梦,哪里有人会写出一个美女,站在水里的诗?

  莫非……是某个才子偷跑去女澡堂,看到美女出浴后,灵感大发写出的大作?

  徐涛这时候心里顿时一个激灵,坏了,这事情大了,这小王八蛋抄袭歌曲就算了,可这偏偏当着林海的面。

  要知道其他人就罢了,这林海可不光是诗协的顾问,更是华夏文联委员会的“委员”,具有每年审核华夏才子资格的权力。

  文联可是最忌讳抄袭这种卑劣行为,一旦被查处,轻则降级一级才子学位,重则甚至会除名,剥夺学位。

  这苏怀被这实习才子被开除学位,死不足惜,可这丑闻却砸在金陵卫视身上,还是他徐某人负责的甄选环节上!?这黑锅不是砸到他头上了?

  徐涛顿时冷汗就下来了,连忙道:“林顾问,这小子就是个胡闹而已,这首歌肯定不是什么诗词改编的,不算是甄选作品。”

  “既然已经正式递交给我们评审组里,就是正式作品了。”林海却没有如徐涛预料的刁难,反而满脸微笑道:

  “这么好的词曲,如果没有诗词原作的话,真是可惜……不如这样,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们金视方面觉得我林某人还够资格的话,就交给我来以这首词为背景,创作一首文言诗吧。”

  林海说着干咳一声,挺胸站了起来,一派长者的慈祥风度,温和望向苏怀等人。

  突然峰回路转,徐涛错愕后,顿时转忧为喜。

  原来这林大顾问并非刁难,而是看上了这首歌词,要亲自替他们作诗,忙对苏怀连使眼色,道:

  “苏怀,你们这次是违规过审,虽然不符合资格,但念你这质量还不错,林顾问大人有大量,要亲自要给你们创作背景诗,你还不快过来谢谢林顾问~~!”

  老矮等人,听到这话,兴奋地心脏猛跳,这意思是,他们不用被辞退了?

  还能被华夏文联的委员撑腰?

  “苏怀,还不快谢林顾问。”小张在旁边用团扇拍着苏怀肩膀,喜道:

  “卖这个人情给林顾问,你小子前途无量啊。”

  小王也不甘道:“你小子行啊,还真糊弄过去了,这是投稿里面的歌吧……我怎么就没看到呢?唉……这歌词真好,只怕只有日本三大诗圣的诗才配得上这歌词吧……”

  见小王提到那什么“日本三大诗圣”时,满脸崇敬,苏怀很是讶异:“日本……竟有人敢称呼自己为诗圣?”

  杜甫的尊称你们都敢用……你们胆子也是够肥的啊。

  苏怀原本是个性格悠哉的胖子,向来不喜欢与人争辩对抗,可对于美好的文艺作品,却有种偏执,不希望这种纯洁的美好感被破坏。

  不管是林海也好,日本那什么三大诗圣也罢,如果他们企图自己写诗,配上这《在水一方》的词,只怕是玷污了这份珍贵的美好。

  有些东西,你们水平不行,就别造次了吧……

  想到这里,苏怀抬头望向台上,慢悠悠道:

  “林顾问,这作品确实改编至古文诗,你没听过很正常,因为……这原著诗是我本人写的。”《在水一方》原本不存在这世界,为了保护完整性,苏怀也只能说是自己创作的了。

  这下,不光是林海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全场的人听着都一脸愕然,都以为自己听错。

  什么……?你写的诗?

  什么意思,刚才那么优美词曲,是你这实习才子的诗改编的?

  开什么玩笑……?

  徐涛脸色一变的同时,林海目光也冷下来,沉声道:

  “苏怀,我看资料你应该是实习剧才子,不是诗才子,你会写诗?如果你能写出匹配刚才词曲的诗句,你应该有留学京都和歌大学,或汉城诗学院的经历吧?”

  林海说这话时,语气里明显带着愤怒轻蔑的味道,只差要说:“你小子别不识抬举了。”

  要是换做一般人,被人这么轻蔑对待,八成会当场勃然大怒,但苏怀一向性子悠哉平缓,从不轻易生气,而且,他心里也想,他自己写诗水平确实不行,林海说他,倒也没什么不对的,只是好奇问道:

  “这京都和歌大学,汉城诗学院,能有人写出配得上《在水一方》的古诗?”

  如果这个时空,日本韩国诗人要是真能达到中国古代的水平,那他还真想拜读一下。

  可这话,在别人听来,根本就是嚣张讽刺:“这两诗学院算个屁?能配得上我的歌词?”

  众人都是张大了嘴巴,狂妄……这小子简直是狂得没谱了。

  林海听着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说得好!那你把你的诗,念给我听听,让我等欣赏一下你的大作吧。”说完脸色转沉道:

  “但是,我要提醒你,如果你临时拿什么打油诗来糊弄我,那么我就当你们这次甄选作弊,会请示文联委员会讨论,取消你们组所有才子的学位。”

  林海以文联委员的身份,对苏怀这小小实习才子如此威逼利诱,原本非常不妥当,可此刻,他心里只想把这个《在水一方》纳入自己的旗下,这样的词曲,就算他作一首二流诗作,也必能成为名噪一时的作品。

  为了能得到这个机会,他也不顾手段是否恰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