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忘了第二段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正当台上所有人都面露惊讶的时候,苏怀却是在第二段的时候,卡壳了……

  “绿草萋萋,白雾……白雾……”

  苏怀结巴了半天,硬是想不起来“白雾”后面是什么,完蛋……怎么也想不起来第二段。

  他刚刚穿越,脑子里的前世今生的信息乱作一团,思维还处在混乱中。

  一首美词中断,林海等人都露出大为失望的神色,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如此优美的歌词,可惜了,竟只有一半……

  徐涛没料第七组竟然拿出这么一个好作品,很是错愕。

  他本想借着这次的考核,让苏怀这个老鼠屎顺理成章的滚蛋,怎会突然出现这个变故?

  而这歌词……绝对是甄选作品里面拔尖的……那岂不是没办法把七组撤了?

  想到这里,徐涛也是面色严肃,故意挑刺道:“我们要求的歌词是二段式的,你才写一段,不符合审核标准。”

  林海在旁边却小声提醒道:“可以这一段词重复吧?”

  “那就是取巧。”徐涛回头,有些尴尬地解释道:“林顾问,我们规定二段歌词,是不能重复的。”

  “这不公平!!”

  老矮愤慨地嚷起来,掳起袖子恨不得要当场冲上去评理,奶奶的,好不容易做出歌词了,你却不认了,这分明是蓄意刁难了!

  可他还没冲上去呢,就被三个工作人员直接架住了。

  “你们……唔……”老矮还没说骂出口,嘴巴就被人堵上了。

  几个工作人员咬牙切齿地按住他,刚才是你个老小子搞突然袭击,这次我们可有准备了。

  “对不起,大家都别激动,我可以说句话吗?”苏怀见又闹起来,赶紧劝架。

  看说话的又是苏怀,徐涛瞪了他一眼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抱歉,刚才矮老师告诉我这首《在水一方》歌词时,我没记牢,下半部分想不起来了。”苏怀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道:“我能不能唱一下?唱出来或许就想起来了。”

  这首《在水一方》,他听过无数遍,只是要他这么念,难免有些卡壳,顺着哼唱出来应该是不会错的。

  “你要唱出来?这么说,你们还写了曲子?”台上的几个人都有些惊讶,这小子还会作曲?

  术业有专攻,第七制作组里都是可没有曲才子?谁谱曲的?

  “恩,为了记歌词,我临时编了个小曲。”苏怀随口找了个借口道。

  徐涛虽想立刻把他们轰出去,但是诗协的顾问在场,他也不好太过分了,只能冷然道:

  “那你就唱吧,再给你两分钟的时间,我提醒你,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唱完你们马上出去。”

  倒是林海,显然被刚才那首歌词打动了,对苏怀和颜悦色地道:

  “小伙子,你别紧张,慢慢来,唱得好不好没关系,只要能把歌词记起来就好了。”

  苏怀倒是不紧张,只是清了情嗓子道:“各位多包涵”之后,就提起嗓子,轻轻哼唱起悠远的调子: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轻柔的歌声一响起,全场立刻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停下来手中的动作,就连抓老矮的几个人,听着满脸的呆滞,手都不自觉松开。

  而徐涛,林海两人原本低垂的眼皮,则是在第一句就张开到了极限。

  我的老天,这歌词原本已经够漂亮了!可配上这调子,宛若位原本温婉娴淑的佳人,竟能柔开长袖,轻翩起舞,其绝世脱俗,风姿卓越之态,真无法用语言形容……

  怎会……这么好听?

  而等到前面的铺垫唱完,副歌开始,苏怀嗓音渐高,歌声越发悠扬起来:

  “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

  虽然唱得一般,可苏怀原本就是秀美俊朗的翩翩青年,加上这曼妙词曲,轻声哼唱间,无不令人陶醉遐想,仿佛他那双眼望着的远方,正有那位朦胧佳人若隐若现……

  音乐最难得的是,能把人带入到超越现实的美好意境中。

  这世上分明没有这一处美轮美奂的绿岸水滩,也没有一位那么美的朦胧女子,伫立在水中央。

  可此刻,大家的心里却宛如能看到,那人间不存在的绝代佳人在水一方……

  而当苏怀唱道第二段:

  “绿草萋萋~白雾迷离~有位佳人~靠水而居~我愿逆流而上~与她轻言细语……”

  第二段虽还是一个调子,可却一点都不让人觉得重复单调,其中情感竟又浓了一层,更令人惊叹叫绝。

  苏怀一曲唱毕,屋内,一片无声。

  就连第七制片组的人都忘记了喝彩,还陶醉在刚才那令人沉醉的氛围中。

  而徐涛与林海更是被彻底震动了,他们完全没想到,今天他们会在这里听到一首词曲皆如此完美的作品。

  而最令两人超乎预料的,是这首歌的意境。

  这歌词明明是描述一场爱情,却不像是现在爱情歌曲,都是愁苦艰难,仿佛爱情是需要粉碎碎骨去争取的。

  而这首歌虽然是求而不得,却依然发自内心,自然对美好的向往,只远远见你一面,就是我这世最好的相遇……

  这种洒脱悠扬的气质,是其他歌词中从未有过的高远美感,真是鹤立鸡群……

  徐涛满脸惊色,直接从台上走下来,来到苏怀面前,瞪着他,失声问道:“这是谁写的?”

  这首《在水一方》如果能找到日朝两国的一线歌手演唱,只怕是有希望能入围“年度诗词歌曲排行榜”前十吧。

  苏怀感觉到徐涛的鼻子都要顶住自己下巴了,皱眉退后一步道:“我刚才随便哼出来的。”

  徐涛满脸怒容地望着他,心里不由大骂不以。

  随便哼!?你小子随便哼就能把我们台里所有的曲才子都比成渣渣了!?

  这可不是一两句调子,而是一整首如此优美流畅的音乐,又与歌词配合得天衣无缝,简直堪称完美。

  徐涛打死都不信这是苏怀这恶少做出来的,心里也开始患得患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