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改诗为歌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徐涛听着一愣,心里暗自盘算,不能当着诗协领导的面,把事情搞得太难看了,于是就坡下驴,转头对训斥老矮道:

  “好~那我们就破例等你们5分钟,你们可以再做一首备选歌词。”

  “5分钟哪够?”老矮惊呼一声,愤恨地瞪了眼苏怀,心里骂道,苏怀……你小混蛋,还害得我们不够吗……

  “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我已经给你们机会了,不想要,现在就给我出去。”徐涛冷冷说道,丝毫再不给老矮闹下去的余地。

  老矮悲愤地站起来,对着苏怀低声道:

  “苏怀,我知道最近没给你好脸色看,你想搞我,我认了,可你害我就行,别牵连组里的其他人……大伙都是靠这份工资生活的。”

  “什么害你?”苏怀见老矮这时还知道维护组员,心里倒是对他有几分欣赏,反问他道:

  “矮老师,咱们身为制片组的才子,不就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一炮而红吗?这诗词歌曲要上泰山诗会直播的,如果写得出彩,那可是名流千古的作品,我给咱们争取了5分钟流芳百世的机会,怎么能是害你?”

  “话是这么说……”老矮听着也有些心动,表情却依然痛苦:

  “可就5分钟……5分钟我写首诗还是可以的,但是要编歌词……”谁不想留下金曲歌词啊,可无奈才华不够啊……

  其他人也是互相望着,无奈心有余力不足,他们花了一天时间绞尽脑汁,都没有搞出优秀的改编歌词来,现在就5分钟,怎么可能想得出来。

  苏怀心想不就是文言诗改白话歌词吗?这有什么难的,刚想道:“让我来写吧……”结果旁边的小张突然一拍手大叫,打断他道:

  “对了!我们为什么不换个思路!?”

  “小张,你有什么主意?快说!”焦急的众人听着,目光一下子都转向实习才子小张,没有人听苏怀要说什么了。

  小张道:“这次就是征集诗词歌曲,也没说必须要用什么诗,我们既然写不出歌词,那么我们何不反过来,找一些现成的好歌词,倒过来把歌词写成文言诗,一样符合要求,矮老师~!你不是说你可以五分钟写首诗吗?”

  “这……这倒是个办法。”一听到写诗,老矮就眼睛一亮,赶紧道:

  “快,我们台里不是有很多歌词投稿吗!?你们想想有哪些优秀未签约的作品,我们直接拿来用。”

  “我有!我有!”提出这个主意的小张,拍着扇子,赶忙道:

  “我记得投稿中有首《爱的哲学》不错,歌词非常优美有意境,我们要不就以这歌词写首文言诗吧,矮老师,你赶紧的~”

  老矮振作精神道:“好好,我试试,这歌词第一句是什么来着。”

  “泉水总是与河水相连,河水总是与海水相汇,长空之风啊,融汇着我们的浓情蜜意~”小张道。

  老矮皱眉思考十几秒,突然一拍手:“要改成诗……那就是……有了~!第一句是‘泉水连河汇海流’……”

  老矮一下子就想出第一句,众人都满脸惊喜,可这第二句,老矮苦思冥想半天,却是卡住了。

  想第一句打油诗简单,但七言诗有严格的格律,这第二句就必须照着第一句的格式来,这就难度大了,老矮结巴了半天,这第二句无论如何都想不出来。

  看着制作组里的几个小姑娘,都眼巴巴望着他,憋半天,也搞不出后续的老矮也是无地自容,惭愧道:

  “我写现代诗在台里排名17,但是文言诗却只能是排87……这一时半会,我……”

  “那换歌词,换歌词吧,还有还有~要不我们用那首《艳阳天》吧?”小王赶紧给老矮下台阶。

  几人一来二去的,选了几首投稿的歌词,可老矮都是能想出第一句,就想不出第二句了,唯一一首想到第二句,可这第三句又想不出来了,众人都是急得满头大汗。

  “矮老师,加油啊,我们都靠你了!”

  “别吵……我又不是德川义直,能七步成诗,我要想想,你们安静一会……”

  看着这些人咋呼呼的乱来,半天插不进嘴的苏怀在旁听着,不由一阵愕然,什么玩意,七步成诗的成语是日本典故?

  虽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但日本人把曹植的事迹,嫁接到德川家康的儿子身上,这也太无耻了吧……

  台上几位诗协的顾问,看着乱哄哄的七组众人,都是皱眉不以。

  众人都心想,就这5分钟,你们能鼓捣出什么好歌词来?低着头,继续翻看之前甄选的歌词。

  看已经过了快十分钟了,徐涛再也受不了,冷声喝道:

  “你们好了没有?”

  老矮等人转过头去,眼里尽是绝望,虽然有了用歌词倒推诗的好点子,但这么短的时间,他们又哪里有本事能写文言诗呢……打油诗都没鼓捣出来。

  “好了,没这本事,就别浪费时间了,出去吧。”徐涛冷然摆手让工作人员过来,这次再不会让老矮耍横了。

  老矮僵着脸,死硬在原地,退也不是,想闹也不是,看着制作组的小姑娘们绝望地望着他,心里那个羞愧啊…

  这可怎么是好……最该他这才子组组长出马的关键时候,他却掉链子了,他怎么这么没用呢……

  正在徐涛杨手要赶人,众人绝望之时,突然就听有人道:

  “这样吧,矮老师~不如就由我来念我们组的新作吧?”

  众人转头望过来,发现说话的竟然是苏怀这恶少,都是一愣。

  老矮转头望着苏怀,瞪着眼满脸不解,心想你丫这败家子哪来的歌词可以念啊……

  徐涛也有些奇怪,不耐道:“好,你念吧,我们听着。”

  说是说,旁边的几个诗协的顾问却连头都没有抬。

  只见苏怀神色淡然,上前一步,悠然念道:“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

  这一句念完,徐涛不由抬起了头。

  念到第二句的时,林海也“咦”了一声抬眼看过来,而老矮也是嘴巴微微张开了。

  这……什么情况,这词真是不错啊,辞藻优美,意境古朴,极有韵味……

  小张,小王第七制片组的同事更是张大嘴巴,惊讶万分,这恶少怎会有如此文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