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中文平行世界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半米高的绿墙漆,劣质的黄色假花插在白花瓶中,桌子上破旧的熊猫牌收录机被打开,依稀可以看到里面印着崔建头像的卡带,似乎像是上世纪90年代的风格……

  这到底是怎么了?灵魂穿越?

  可这里却并不是地球,而是另一个平行时空……

  苏怀望到对面玻璃窗里,自己的倒影,竟不是自己那肥胖臃肿的模样,而是名清瘦挺拔的翩翩青年。

  苏怀不敢相信地摸着自己的脸,轻轻“咦”了一声,乖乖的……这个秀气俊朗,明眸皓齿的男神胚子,是……自己吗?

  心头剧震的同时,他回想起穿越前的记忆,最后画面是……招聘会上,面试官奇怪地望着他:

  “你叫苏怀啊?我面试过几千号人,就没见过有这么多证书奖状的……围棋业余3段,古琴5级,二胡3级,全国初中生运动会武术项目第11名,市电视台武侠剧本征集第7名……外号……国学学霸?你还是中文系硕士……你是在逗我吗?”

  “怎么会?这些都是初级证书,也不值得炫耀吧?”

  面试官诧异地看了他好半天才,才敲了敲招聘海报,道:

  “同学,你没搞错吧,我们招聘只是招图书馆管理员而已……像你这样多才多艺的人才…应该去更有发展的单位吧?”

  旁边的人也在议论:“唉,好好的中文系硕士……找这种养老的闲差做什么……”

  “是啊,考这么多才艺证书,却都是初级,又不能赚钱,这人真是个傻子……”

  他已经习惯这种疑惑了,别人觉得他傻,他反而觉得其他人怪,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求他发奋图强呢?

  中文硕士,怎么就不能当图书馆管理员呢?

  难道人发奋读书,不就是为了自己过得悠哉愉快吗?

  他一直觉得流血流泪,建设国家的大事,已经被光荣的先辈们完成了,我们这一辈人就是享受幸福成果了吧……

  他考那么多证书,从不是为了赚钱,只是兴趣玩乐,觉得有意思就去做而已。

  当个图书管理员,平时工作整理一下他热爱的书籍,闲暇时,可以享受美食,音乐,好书,好剧,这才是美好人生啊,

  那种在大城市,拼死拼活的生活,他一点都不喜欢……

  等等,到这里为止,都是正常啊……他最后是怎么穿越的?

  苏怀努力回忆,只记得应聘上图书馆管理员后,心情大好,为了庆祝,拉了帮朋友们喝了很多酒,好像爬上了教室楼顶发酒疯,在栏杆上自诩浪荡地唱着《醉拳》……

  最后……对,他娘的……他好像失足摔下去了,然后就记得眼前景象都倒过来了……

  回想自己穿越之前的最后一个瞬间,苏怀心里不禁懊恼不以。

  可悲啊,这结局也太可悲了吧。

  他刚刚找到了最好的生活状态,结果却死翘翘了……人生大喜到大悲,真是来得太快了吧!

  “可以了吗,你们是最后一组了,搞好了没有?”

  一声催促,令苏怀的思维回到现在,先不感伤了,现在……他到底是穿越到哪里的?

  心念一动,眼前世界的信息不断涌现出来。

  他身处的世界,是地球的平行时空,大概处于地球的20世纪90年代的科技水平,历史上的名人,国家,文化都与地球很相似,可又截然不同。

  简单的说,这个世界与地球最大的差别在于,这个世界数百年前,经历过像是电影《2012》的类似大灾难,地壳变动,各个陆地海拔巨变,欧亚大陆下陷被彻底淹没……

  而在潮水退却后,世界各国联合成立联合国,所有国家语言被统一,而国际通行语言却不是英文,而是中文。

  可悲剧的是,其他民族国家的文化名人都还在,可中国文化历史相关,却在大灾难后,失传大半。

  《西游记》,《红楼梦》《水浒》流传下来只剩下一两章节,遗留最全的《三国演义》,也只流传下来最后三回,影视作品没有中华历史剧,更别提金庸武侠。

  如此狂热的诗歌时代,竟连唐诗宋词都只流传下来寥寥几首残句……与日本数千首流传下来的和歌文化,完全无法相比。

  更荒唐的是,文化保留较好的日本,朝鲜两国,竟公然宣称,汉字,中医,诗歌,围棋,茶艺,音乐,佛学等文化,都是由他们发明。

  他们污蔑华夏族是古代草原民族,马背上蛮夷,学的汉字文化都是受他们文化熏陶的……

  他们教课书上,把唐宗,宋祖描述为成吉思汗,努尔哈赤一样,是草原民族政权首领,认为华夏政权就是原始游牧文明……

  啥玩意……?

  端午节,儒家文化是你们朝鲜起源的?

  吟诗作对是他娘的日本习俗?

  围棋也是你们朝鲜国粹?

  长城竟是你们日本朝鲜共同修建,抵御我们南方蛮族北上的……?

  喂喂,你们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这世界未免太荒诞了些吧,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简直比那些三流小说还胡来……这设定简直太毒了!

  等等……先别忙生气,他在这里是干什么的?

  苏怀赶紧振作精神,整理思绪,对了,想起来了……这里是华夏国金陵电视集团,他是隶属金视11频道――诗词曲艺台的实习才子。

  所谓“才子”,就是这个世界文化人的学位名称,所有的编剧,诗歌,写作,作曲人,各种文创的人材,都可以被评为“才子”,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学位证书。

  与原本地球的学士,硕士,博士的学位分级类似,才子学位,由高到低评级为,甲,乙,丙,丁,四级。

  而他这个实习才子,其实是读完课程毕业后,却因为考核未通过,拿不到学位的淘汰生,比末流的“丁级才子”还不如。

  此刻,他们频道里,大大小小几十个制片组,正在完成一个特殊任务――泰山诗会三十周年大会上,要改编10首古诗词,成为现今最流行的诗词乐歌曲,进行联唱表演。

  由于是华夏文联的临时要求,时间紧张,金陵卫视高层也被逼无奈,只得让所有频道的制片组留下来加班,先改编诗成歌词,然后再送到音乐部去谱曲。

  这种形式主义歌曲,对歌词是有硬性要求的,旋律好坏倒是其次,所以,台里的流程向来都是先出词,再配上曲。

  为了给这些制作组压力,台领导把这次加班,搞成了一次考核形式,要求各个制片组,必须在晚上8点半之前,拿出一首作品审核。

  要是拿不出,或者没有通过诗协领导们审核,就会被扣掉这个月制作组的绩效分。

  这一整天下来,其他组都已经完成作品交稿了,只剩下他们第七制片组熬到了最后,迟迟交不出作品。

  “最后一组还没准备好吗?”

  会议室里,气氛凝重,台上五人中,四名都是华夏诗词协会的顾问,坐在最后的,是金视副总监徐涛。

  刚才他们在等待时,都在议论这个11台的第七制片组。

  徐涛对诗协的众人抱歉道:

  “各位,实在抱歉,这个第七组,业绩已经三个月垫底,再扣绩效的话,全组人都要被末位淘汰,所以这次他们才拖到现在,浪费各位时间了……”

  资历最老的诗协顾问林海,则笑道:

  “徐总监,你们这第七制片组可是大名在外啊,人人都说,要不是老台长护着他的宝贝儿子苏怀,这组早该被淘汰了,可老台长这都过世了一个月了吧?真亏你还留他们这么久。”

  最末位的那位,则道:“我们还是讨论入围作品吧,这批提交的歌词里,有些很不错,特别是第一组陈扬,改编日本女诗人竹内的《藏花曲》……”

  林海赞同点头,对徐涛笑赞道:“确实,这个陈扬能把‘好花转瞬既飘零,只恨空空度此生。’改成‘花色亦然退去,在长长的春雨里,我也将在悠思中,虚度这一生~’这样的歌词,确实颇有韵味……徐总监,你们金视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林顾问,您太过奖了。”徐涛嘴上谦虚着,神色却有些得意。

  近年来的泰山诗会,华夏队年年垫底,但好在,这几年,这种古诗改编成白话歌词的诗词歌曲,风靡各地,华夏才子们在改诗为白话歌词的文采上,并不输日本朝鲜,也算是撑住了华夏文坛仅有的脸面。

  这时,苏怀与第七制片组的人已经进来了,诗协众人都没有望他们这边,好像当他们不存在一样,只有徐涛停下,对他们道:

  “词做出来了没有?”

  此刻组内为首那人,满脸窘迫的上前,心虚道:

  “只写好了一半……”

  这名比苏怀还矮一个头的中年才子,名叫高进,因为身材矮小,大家给他取了个“老矮”的外号。

  “一半就一半吧,先念来听听。”徐涛揉了揉眉心,不耐烦道。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都想直接淘汰这组了,不行就不行……还非要硬撑,真是浪费大家时间。

  这时候老矮旁边的两名的年轻人站出来,娘气十足摇曳手中团扇,打起节拍,这两人都是第七组的实习才子,是老矮的学生。

  “我改编的诗歌歌曲,是阿倍麻吕的《故乡歌》,老矮干咳一声,清了一下喉咙朗声念道:

  “鱼轻推水草的门,我却把爱葬在水里,天空落着雨,你走了就不要想起……”

  上面的领导们都微微皱眉同时,苏怀在旁边听着也有些难受。

  不知是这《故乡歌》诗写得烂,还是老矮这歌词改得差。

  用词,结构,意境都非常差劲,而且还毫不押韵。

  不过苏怀想想,也不奇怪,这种命题作文其实是非常难的。

  这个时空里,日朝诗人以五言,七言诗闻名天下,而华夏则则因为文化底蕴落后,虽然全民都热爱吟诗作对,但才子们却只擅长白话朦胧诗,对文言的领悟与使用,远不及日本才子们的功底。

  要想把那么短文言诗,想变成歌词,诉说一个故事与情感,是极难的艺术手法。

  就算是他的时空,也没几个词人,有能力把古诗改为白话歌词,更别提失去华夏传承熏陶的老矮等人了。

  作为这次的主审人,林海听着老矮的歌词,皱眉望向了诗协同仁,几人心里都是一个念头,这破水平,真不愧是垫底的组啊……

  “好了,可以停下来了。”头发花白的林海,不耐烦地摆摆手:

  “把歌词单放在这里,你们可以出去了。”

  徐涛也是恼怒地挥挥手,让他们停下来,这破组,真是把他们金视的脸丢光了。

  看几位领导满脸嫌弃,就差直接赶人了,老矮也是急了,上前一步,苦着脸对徐涛哀求道:

  “徐总监,您就让我念完吧,这是我们组构思一整天创作出来的……”

  老矮心急如焚也是有理由的。

  自从老台长去世之后,这三个月来,他们第七制片组的收视一落千丈,按照台里的规定,三个月收视都排在末尾的制作组,就要被末位淘汰,直接遣散了…

  他们这些有才子学位的人还好,可组里的其他同事都要养家糊口,丢了电视台的饭碗,还怎么生活?

  这次的考核,对其他组只是次普通绩效分考核,可对他们第七制片组来说,却是生死攸关的关口。

  徐涛望了他一眼,沉哼声:“你们现在知道慌了,之前做什么去了,你们邱制片呢?她干什么去了?今天这么重要的审核怎么不出席?”

  老矮哑口无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邱制片今天没来。

  “好了,别在这里影响我们的工作了,出去吧,你们歌词我们会好好审核。”林海挥了挥手,越发不耐烦起来。

  被人当面羞辱,第七制片组的组员们心里都暗叹亿声“完了”,想着自己即将失业,几个刚刚生完孩子的女文员眼睛都红了,眼泪啪哒哒掉下来了

  作为第七组的顶梁柱,老矮心中大急,不行,不能让制片组就这么被解散了……

  身为才子组组长的老矮一咬牙,也豁出去了,上去“咣当”一下跪在地上,望着徐涛狠声道:

  “徐总监,请您一定要给我们一次机会……您要是不通过我们的作品,我今天就不起来了!我们都是在台里十多年的老员工,您可不能不管我们!”

  几个评审都被这突来一幕搞愣住了,徐涛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地指着地上老矮,怒喝道:

  “老矮!你胡闹什么!?还不快起来~!”

  “您要是不通过,我今天就不起来!”老矮咬着牙,跪在地上一脸坚决,几个工作人员急忙上去拉,却拉不起来耍横的老矮。

  众人激烈争吵中,苏怀则默默站在一边,对于自己穿越到这个奇怪的平行世界,感到很庆幸。

  还好……这个世界的官方语言是中文,要是西班牙语……他恐怕真要活不下去了。

  想到这里,苏怀也不经自嘲地笑了笑。

  他这个突兀的笑容,令正在激烈争吵的人们都转头看过来。

  “苏怀!?你笑什么~!?”徐涛怒不可遏地瞪了他一眼,以为这个败家子趁机看笑话。

  “我不是笑谁,我只是心情很好。”苏怀原本就性子悠哉,不善人情世故,被人突然问的一愣,就直接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

  这话一说,老矮等人脸都绿了,只差快气都得当场吐血,我们组都要被撤了!你还悠哉哉地说“心情很好”!?

  面对众人的怒目而视,苏怀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心想为这种小事,你们何必生这么大气呢?解决不就好了吗,于是对徐涛道:

  “徐总监,我记得台里规定,这次审核最后时限是8点半,现在才8点25,我们应该还有时间,可以继续创作别的候选作品吧?”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