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9章 我不说话只唱歌

明星贵公子 +A -A

  这个问题确实棘手。

  这些歌当然不是自己的,但现实世界既然没有,为毛不能据为己有。

  李悦又没有道德洁癖,干嘛犯抽。

  只是,如何解释这些歌曲当中透出的沉淀感,自己的年纪毕竟有些无法承受这种社会阅历的沉淀啊!

  李悦心念电转,有心不去面对这个问题,但如果如此灰溜溜的走,老万知道了岂非会笑死自己。

  面子大过天!

  今儿个无论怎样也得找到借口!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如今的讯息瞬息万变,我们虽然不能事事经历,但看过的、听过的还不够多么!”

  “但是这首歌里透出的想法,绝不是一个小年轻能体会的!”王菲菲一脸怀疑的表情。

  陈宇亦是如此。

  尼玛,真难解释!

  李悦索性不再解释,抱起吉他,想了想,又弹起另一首歌的前奏来。

  “想说却还没说的,还很多

  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

  让人轻轻地唱着,淡淡地记着

  就算终于忘了,也值了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侥幸汇成河

  ……”

  低沉的吉他节奏,配上李悦刻意变化的沧桑声音,带给评委和观众的感觉更加震撼。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

  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

  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就快要老了

  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

  年轻人”

  或许很多年轻人无法体会这首歌里透出的感情,但,对于陈宇教授来说,这首歌就太神奇了!

  如果说《曾经的你》是一座人生的小山丘,那这首《山丘》就是人生的喜马拉雅山了!

  这是三分钟世界里一位音乐大师毕生经历沉淀后的感情诉说。

  此时,李悦唱出这首歌,十七八岁的小年轻,唱着应该是四五十岁大叔才应该唱得出的歌曲,那种视觉听觉冲击,让人眼前总是产生幻觉,太怪异了!

  “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

  无知地索求,羞耻于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个山丘

  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李悦刻意营造出沧桑的声音,完美的诠释着这首歌的感情,如果不去看他那种年轻的过分的脸,你绝不会怀疑这首歌是年轻人唱得。

  王菲菲也傻眼了!

  陈诚也傻眼了!

  至于陈宇教授,他那圆张的嘴巴,已经背书了他此刻震惊的心情。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我没有刻意隐藏,也无意让你感伤

  多少次我们无醉不欢

  咒骂人生太短,唏嘘相见恨晚

  让女人把妆哭花了,也不管”

  在真正懂音乐的人耳中,这首歌实在饱含了太多的感情,如同一个音乐人毕生的经历总结。歌词中透漏的无奈与遗憾,能够听出作者经历了许多成功与失败后,回首往事,对诸多未完成的心愿表达出浓浓的悔意。

  这样一首歌从李悦嘴里唱出,从李悦嘴里第一次听到,这就让人难以置信了!

  此时王菲菲对《曾经的你》提出的质疑已经不是问题了,因为,一个更大的问题已经出现。

  《山丘》谁写得?

  李悦?

  算了吧!

  打死你你也不会相信啊!

  这里面的歌词,这里面的情感,岂是一个小年轻能唱出来的。

  眼见着李悦用这样一首歌来回应自己的质问,从初始的震撼中清醒过来的王菲菲,嘴角越来越上翘。

  本来嘛,李悦如果硬撑着说歌曲是他自己写的,王菲菲还真没什么其他办法,只能默认这个结果,顶多质疑几句,找人黑黑他。结果,这家伙自己要自杀,王菲菲自然大喜过望。这个蠢女人根本没想到,李悦为什么要这么做!

  “遗憾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就已经老了

  尽力却仍不明白

  身边的年轻人

  给自己随便找个理由

  向****的挑逗,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直至死方休

  ……”

  歌声还在继续,王菲菲这会儿不急了,换了个姿势坐着,舒舒服服的等着李悦唱完好发出致命一击。

  陈宇此刻眉头已经皱成一团,他也觉着这首歌不可能出自李悦之手,但既然李悦敢拿出来,就必然有他的道理。

  除非是傻子,否则没人会拿出这么一首歌自杀!

  等等,没人会拿出这么一首歌自杀!?

  没人会拿出这么一首歌!?

  没人会拿出这么一首歌给别人唱,这才对!

  如此经典的歌曲,包括刚刚那一首,任谁创作出这样的歌曲,都不可能让明珠蒙尘,也不会藏着掖着。相反,谁如果创作出如此经典的歌曲,还能不大张旗鼓的宣传自己!?

  好聪明的小子!

  这是反其道而行之啊!

  置之死地而后生便是如此吧!

  能有如此心性,简直后生可畏啊!

  这一刻,陈宇教授反倒有点儿相信李悦的创作实力了。能够想出如此方式反击王菲菲的质疑,通过其他渠道获得这样的人生感悟,或者说借鉴别人的经历,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创作出这种歌曲,也不是不可能嘛!

  如此一想,陈宇的心情也放松了,只见他往椅背上一靠,老神在在的欣赏歌曲起来。

  三位评委,估计现在就陈诚还在为李悦担忧。这位老兄还真无愧他名字里的诚字,对于李悦,陈诚很是看重他的才华和实力,所以对王菲菲的质疑,他才会如此担忧。坐在评委席上,满脸的焦急,连李悦唱得歌都听不进去了。

  “向****的挑逗,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直至死方休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原本应该重复一部分内容的歌曲,李悦只唱了一遍,毕竟是选秀赛场上,主持人虽然没说啥,但自己还是得注意点儿分寸嘛!

  “啪啪……”王菲菲轻声鼓掌,一脸爽翻了的表情,停下鼓掌后,她身体前倾,双手放在桌面上,说道:“唱得很不错,这歌比刚刚那首更有内涵了!只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呐!这两首歌是谁创作的?你该不会说是你吧?呵呵……”

  她最后的笑容诡异得意!

  李悦也跟着笑起来了,他还是不解释,也不去搭理她的话,只是轻轻拨动琴弦,一段冗长又很有韵味的曲调响起。

  陈宇教授听到这段熟悉的调子,脸色微变,联想到李悦刚刚的表现,以及当初听到的传闻,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涌上心头。

  就在这时,王菲菲耳麦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让她瞬间花容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