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3章 万事儿不顺啊!

明星贵公子 +A -A

  早上爬起来,迷迷瞪瞪的李悦就朝卫生间跑去。

  “啊……”

  刺耳的尖叫声骤然响起,李悦吓得一个激灵,随即反应过来,自己怎么跑客厅来了。

  一溜烟儿的跑回房间,坐在床上冷静冷静。

  懊恼的一锤脑袋,尼玛,没住酒店,就当做以前的宿舍了。

  一泡尿本来都憋不住了,愣是被那谁给吓了回去。

  咦!

  刚刚尖叫的是谁?

  吓坏了,居然没看清!

  好像穿的是睡衣吧!

  白色的?!

  嗯,苏晓月喜欢粉色的,应该不会是她,咦……,不会是吴以墨吧!?

  突然打了个冷战,李悦不敢想象接下来的事儿了。

  吴以墨可是个高冷的女人!别看总是一脸微笑,标准的皮笑肉不笑啊!

  自己穿着个裤衩在她面前晃悠,这不是找死嘛!

  这么一想,尿意又上涌了,赶忙冲进主卧卫生间。

  哗哗哗……

  砰砰砰……

  “死变态!你给老娘出来!”吴以墨拍着门咆哮着。

  嘶溜!尿又被吓得停了。

  尼玛!

  小爷要是得了前列腺,非杀了你不可!

  哗哗哗……

  呃……

  惬意的打个战,李悦这才不慌不忙的去洗漱。

  砰砰砰!

  “出来!死变态!”

  她强任她强,清风拂山岗;她横任她横,明月照大江;她自狠来她自恶,我只管尿我的尿!

  嘴里哼唧着不着调的话,伴着有节奏的拍门声,李悦收拾停当,才施施然的打开房门。

  果然,吴以墨瞪着两只大眼,一只手还正准备继续拍门。

  “对不起!真不是故意的!以前在大学宿舍习惯了,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拜托!”

  好吧!这个没节操的,本以为他还能强撑过去,结果一开门就装出一副可怜样儿的讨饶了。

  “我……”吴以墨好险没一口气憋过去。

  正打算数落人,结果人家直接举手投降了,有力没处使的感觉真心不爽。

  “算了!以后注意点!”这妞直接一甩手,扭头就回自个儿屋里去了。

  呼……

  长出一口气,李悦终于放下心来。

  都在一起住,总不能还真跟人家一个女孩吵吵。再说了,老万让自己多接触人,学会做朋友,总不能同居第一天就吵吵吧!

  走到厨房,掏出麦片,就着牛奶,简单的把早餐对付过去,就看到吴以墨收拾好正准备出门。

  “早餐!要来一点么?”

  “呃,不用!”

  吴以墨一愣,旋即没有好脸色的回了一句,接着啪嗒一下关上门,去上班了。

  吧嗒吧嗒嘴,李悦把碗冲洗好,放回橱柜,三卧的房门就打开了。

  只见苏晓月眼睛都没睁开,手扶着墙,朝卫生间走去。

  当然,这个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她好像没穿内衣,一件薄薄的粉色系睡衣笼着,就这么梦游了出来。

  李悦果断的屏住呼吸,吃了吴以墨尖叫后,他现在对这两位有些敬谢不敏了。

  嘭……

  卫生间的门关上。

  李悦赶忙轻手轻脚的溜回屋里。

  尼玛,跟女孩同居真不是啥好事儿,特别是跟不熟悉的女孩同居,就更不是好事儿了!

  今天早上这么两出,真心尴尬!

  苏晓月坐在卫生间马桶上,眼睛也睁开了,小脸儿涨得通红。

  刚刚在客厅,走到一半时,她其实就清醒了,依稀瞧见厨房那儿站着一个人。

  吴姐早上从不吃早餐,更不会在厨房自己做着吃。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李悦!

  天啊!

  自己怎么这么大意啊!

  没办法,只能将错就错的她,只好装作没睡醒,继续摸到卫生间,赶忙关上了门,一下坐到马桶上开始发懵。

  昨天2101就住进新房客了,而且是个男人,自己怎么就忘了呢!

  哎呀!真是糗大发了!

  用手扯了扯衣领,看见里面真空的样子,再照照镜子,苏晓月的脸就更红了。

  走光了!

  彻底走光了!

  前面两颗红樱桃很明显,而且还很清晰!

  怎么办?

  怎么办?

  好羞人的说!

  他肯定看到了!

  这么一想,苏晓月好委屈。

  自己虽然有时候脑袋很笨,但不代表自己就缺神经到走光都不害羞的地步啊!

  唉哟!这还怎么见人啊!

  “嘭!”好在外面关门的声音响起,让她稍微回过神儿来。

  嗯,是主卧关门的声音。

  呼,还好,他应该是进房间了。

  匆匆上完洗手间,苏晓月把卫生间门拉开一点点,脑袋伸出去,四下打量一番,确定客厅没人后,赶忙急火火的冲进自个儿卧室,一脑袋扎进被窝。

  藏在被窝里,闭着眼睛,强忍住羞恼,她才匆匆找到内衣裤穿起来。

  以后得改改这坏毛病了!

  屋里有男人,决不能再这么睡觉了!

  虽然李悦很帅,但再帅也不行,当然,正因为人很帅,自己更不能在人家面前这么出糗。

  穿戴好后,又仔细打量一番,确定没什么问题后,她才拉开房门,准备去洗漱。

  刚刚好,李悦拿着狗粮,也打开房门,正打算去喂喂那俩小祖宗。

  一看到苏晓月的打扮,差点儿没笑出来。

  扭头看看外面,是晴天啊!没下雨啊!

  然后又打量一番装着茫然的苏晓月,李悦忍不住开口道:“晓晓,你不热吗?”

  这呆萌妹子竟然把卫衣给穿上了,这可是三伏天呐!

  至于吗?

  被李悦这么一提醒,苏晓月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了,脑袋被门夹了么!?怎么想起来把春秋装的卫衣给笼上了!好吧!这糗出得更大了!

  唰的一下,红晕上脸。

  苏晓月那脑袋转了不知道几转,愣是没想到好借口,只得双手叉腰,气哼哼的说道:“姑娘冷,姑娘愿意!关你什么事儿!”

  说完逃也似的钻进卫生间。

  李悦被她这么一吼,老没趣儿的摸了摸鼻子,惭惭的去伺候俩祖宗吃饭。

  “汪汪……”

  “汪汪……”

  拉开阳台的玻璃门,李悦被眼前的一幕吓得一愣,好险没骂出来。

  阳台上早已是一片狼藉,昨天辛辛苦苦搭好的狗窝,愣是让这两逗比给拆的七零八落。这会儿,它俩还一副无辜的样子朝自己嚷嚷。

  丫的,她两欺负哥们也就算了,好歹也是美女!哥们忍忍也就是了!

  你两活腻歪了吧!

  浑身是毛的傻缺,也来欺负哥们!

  小心哥们哪天火大了,直接炖了你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