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重新规整的计划

海盗旗飘扬 +A -A

  当死亡的威胁真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绝大部分人都不会如英雄般英勇就义。

  或者说都已经成了俘虏,也已经说明那些想要拼死反抗的家伙,彻底被巴巴里海盗们的弯刀砍倒在地上。

  因此这些卑微而恐惧的水贼俘虏们几乎是知道什么说什么,三句两句的互相补充下,也几乎将这个据点的底裤都说了出来。

  起码他们可不想死在这,刚才还待是宰杀的肥羊依旧架在砧板上,堆砌起来的木柴也已经劈好,但现在他们也眼睁睁的看着那群海盗们顺手架起了肥羊,拎着展板和一根根木柴,显然是将他们准备吃烤羊肉的晚餐,将所有权来了一个蛮横的变更!

  但他们现在还有条命在,颤颤栗栗的跪在李维的面前也不敢多说什么,因为脖颈处那弯刀的森然寒芒还稳稳地架在肩膀上,锋利的刀锋都似是要刺破他们的皮肤。

  轻轻地咽了口吐沫,他们现在也只是眼巴巴的看着身前那面无表情的李维,已经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吐露出来的他们,现在的心中却更是感觉到无尽的惶恐。

  他们渴求活下去,但却对李维的话还带着深深地怀疑。

  毕竟是作为克图夫河的水贼,他们尽管不是纵横在河道战船上的水贼精锐,可依旧有丰富的见识。

  起码当他们眼角的余光扫向周围那一个个面露狞笑的巴巴里海盗,内心中更是惶恐不安,因为这群拿着怪异弯刀穿着皮甲的战士,眸子中就透露出对他们性命的无视,这是只有杀人不眨眼的血型暴徒,才能拥有的凶残本质!

  “先生们,难道你们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

  看着他们脸上惶恐不安的模样,李维那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轻轻地点着头,他背负着双手也在这几个水贼俘虏面前来回渡步,不过眸子当中却没有丝毫笑意,皱着的眉头也已经代表了他内心中的沉重。

  尽管收获了较为丰富的情报,但知道的越多,对于他的心理也是一种挑战。

  不过李维还是微笑着点点头,没有将自己心中所想给表达出来,但也似乎是对这几个水贼俘虏知无不言的态度很高兴,扫过他们那带着渴求和惶恐不安的眸子,也是轻轻地点头道:“我之前也承诺过,你们既然已经将知道的全部告诉了我,那么你们也可以走了。”

  “仁慈…仁慈的大人,您就如同是天上的太阳!”

  那八个原本还跪在地上颤栗着身子的水贼,顿时都惊喜的抬起头看着李维,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模样,却犹如是听到了最悦耳的音乐那般激动。

  他们跪在地上不住的感激,因为他们也真的没有想到,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李维竟然真的放过了他们,要知道他们自己在克图夫河上掠夺打劫时,对于跪地祈求活命的平民和商人,都是狞笑着一刀刺过去,然后一脚蹬下甲板送给鱼儿们当做加餐。

  这就好比遇到了从未接触世事的贵族少爷,这几个水贼俘虏脑中出现了这个可笑的念头,不过也正是如此他们才能站起来打算朝着鱼桥河的上游快步逃窜而去。

  他们没有选择的机会,除了回到大沼泽中去寻找克图夫河水贼的本部,汇报海角镇废墟又重新来了一只上百人组成的部队,也没有更好的去处。

  甚至有两三个人心中还在盘算,如果带着克图夫河水贼的主力回到这,抓到了李维这个印象中高傲的贵族少爷,应该怎样折磨一番后,便砍了一只手回去索要赎金。

  架在脖颈上的弯刀已经撤开,可他们脸上的兴奋还没持续太久,那脖颈处猛然一凉的干脆力道,也让他们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

  浑身的力量都仿佛是随着脖颈间的凉意而消失,他们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可是那温热的粘稠血液却顺着手指缝不住的流淌出来,让想要继续做点什么的他们都无能为力。

  就在他们的身后,巴巴里海盗们正将他们手中的弯刀抽回去,顺手在口袋里掏出一块粗亚麻布制成的手帕,很是干脆利索的将已经沾染了粘稠血液的刀身擦拭的干净。

  这几个水贼俘虏口中发出“赫赫”的声响,可已经被割断了的喉管及声带也根本不会让他们发出完整的语句,大股大股的血液随即在口中涌出来,然后便两眼一黑,重重的向前扑倒在地上。

  或许是对谎言和背叛的屈辱愤恨,他们的眼睛还大大的瞪着,眸子当中尽管已经散去了那神彩,脸上却依旧带着那扭曲的模样,因为死不瞑目。

  可着重有一点他们没有想到,因为李维的确是说过不会杀他们,也说了放过他们,可以说李维是一位尚算是守信用的人,他也没有食言。

  动手的只是那些桀骜不驯的巴巴里海盗而已,不过作为惩罚,他们也要将这些尸体全部扔到鱼桥河的入海口中,完成最后的毁尸灭迹。

  当然,对于这群横行在地中海几百年的海盗们来说,罪恶和手段都是他们掌握的基本素材,如果李维问不出什么有效的答案,或许他们还能临时客串一下拷打者和逼供者,其实他们会的挺多。

  十几具克图夫河水贼的尸体已经轻松地处理掉,那群巴巴里海盗们还生怕这些尸体消失的时间太慢,因此还用他们鞘中锋利的弯刀,完成了令平常人一眼看去都会两腿发软的分割。

  熟知海洋规则的他们对此并不以为意,本就是海盗的他们也没有多少所谓的道德观和价值观,他们只知道这些尸体碎块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被那群生活在海中的鱼类吞噬干净,那就足够了。

  “他们可真是给克图夫河的水贼丢人,就算站在敌人的角度上,都认为这群人是一帮怂货。”

  霍尔船长站在一边,性格英勇的他对于逃兵和俘虏可都是厌恶无比。不过他的扫过比起克图夫河来也略显窄小湍急的鱼桥河,眉头也皱的更深了几分。

  根据这些俘虏的情报,鱼桥河的上游和发源地,就是银盘岛大沼泽当中连贯的湖泊,如果不考虑那些体积庞大的鳄鱼,甚至能直接连通到克图夫河水贼的大本营,一处大沼泽当中的湖心岛。

  这说明他们现在处于克图夫河水贼的直接攻击范围当中,而想到那群源源不断的凶残水贼,依靠这条十多米宽的湍急小河,盛着战船快速的出现在海角镇的港口外,就让霍尔的后牙根都隐隐发疼。

  他们如果真的被那群克图夫河水贼纳入眼中钉的范围内,到时候别说是在来年开春的时候修成一座灯塔,就算是能不能在海角镇立足下来,确保自己能控制海角镇原本的废墟区域都是极大的问题!

  “那群水贼每隔七天都会输送一批物资,幸运的是他们在今天上午已经送达了这周的食物,接下来的六天之内不会有水贼发现鱼桥河入海口的据点,已经被我们给灭掉的事情。”

  格林大副面色沉重,根据那群俘虏给出的情报,他短时间内也已经明白了失态的严重性。

  他们除了这120人的巴巴里海盗外,没有真正的陆战兵种,事实上就算是海战的舰船也在数量上不占优势。

  现在他们面对即将到来的水贼,除了尽早修建起一座临时的防御工事外,竟然也没了更好的办法。

  除非有灰雾城的正规军同样源源不断的到来,否则李维就要陷入同这群克图夫河水贼的消耗战当中,消耗起了自己有限的兵员、时间以及精力。

  但灰雾城的支援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

  李维自己都明白自己只是一个探路的棋子,为的就是给灰雾城的那群高层们,探索出一条道路来!

  “是这样。”李维缓缓点头,格林大副的提醒也并非没有原因,因为他自己也明白现如今不过四刚刚来到海角镇,竟然就遇到了对今后有着重要打击的事件。

  那群克图夫河的水贼可不是什么带有善意的友好团体,别说是李维没有干掉他们的据点,就算是打着海角镇重建目的的他们,也会被现在挟着大胜之威的克图夫河水贼,强势的用武力在这片东海岸给抹掉。

  鱼桥河尽管是狭窄的湍急小河,宽不过十米,深也大体不过四米左右,但也正是这条河流能连通大沼泽的湖心岛,以最直接的姿态威胁到克图夫河水贼的大本营,这群凶残的家伙也不会容忍李维重建海角镇。

  何况鱼桥河入海口也是这群水贼的能连通外海的唯一出路。

  参考小银盘岛上那旧银城中黑市,萨马城和灰雾城的物品神奇的出现在那,也不得不说其中的隐晦。

  “我们需要尽早安排。”

  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李维的脚步也快速向前走着,沿着来时的方向他们也很快回到了海角镇的废墟码头附近,重型加列战船和德沃商船还在随着波浪微微晃动着。

  而李维看着那已经卸在码头上的不少木桶,水手们也在逐渐搭建起来的临时帐篷,面色也沉重的说道:“既然已经成了海角镇的领主,那么我可不想上任后一个星期,就灰溜溜的乘着自己的船重新回到灰雾城,继续去当一个小商人。”

  老莫尔顿的说法还是没错的,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而且在未来也有着无限可能。

  李维已经在这个世界漂泊了两年的时间,苦苦的挣扎在生存线上以求的生活,现在的他却并不想继续那样过下去。

  既然无法回到自己的世界,那么为何就不能在这个世界过得更好?

  PS:抱歉,今天我用了接近一天的时间大修了一遍稿子。大家可以看看前二十万字,我都已经将原本大段大段的分段给重新规划了一遍。而且对于某些用词不当、病句等地方都进行了修改,所以今天才耽搁了时间。绝对不是故意不更新,这个抱歉,我明天没事的话就努力加更。

  PS:感谢“空灵心看书”亲打赏的100币~感谢“南山樵1983”亲打赏的100币~感谢“不交电费瞎发啥光”亲打赏的100币~感谢“土牛小学大师兄”亲打赏的100币~感谢“当回”亲打赏的100币~感谢“明天不再起床”亲打赏的100币~感谢“�S神经兮兮”亲打赏的100币~

  PS:大家觉得新的分段怎么样,是不是看上去简洁干净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