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突如其来的冷枪(改)

海盗旗飘扬 +A -A

  李维的举动并没有引起周围那些溺亡信徒的警惕,反而都认为这是一个受到了吾神的感召,以大无畏精神面对敌人弯刀的虔诚信徒。而有几个魁梧的信徒竟然还主动站在了李维身前,握着短柄斧和鹤嘴锄怒视着眼前那数量庞多的克图夫河水贼,可是站在那大祭司的身后,他们也没有丝毫畏惧的神色。

  因为那掌握了神秘力量的大祭司,就是他们心中的精神支柱。尤其是那手中正在托举着的火球,炽热的温度让他们的内心中更是狂热起来。他们相信这是溺亡之神赐予大祭司的神力,而他们也同样相信,如果为了吾神的荣誉而战死,那么等死后一定会升往天上成为吾神神国当中的圣灵,享受永生及那吃不完的美味和美女。

  这就是那群狂热信徒们的内心所想,他们早已经受够了这现实的悲哀。而面前那大祭司也同样了解这群卑微者的内心,所以他才能聚拢起这么多人出现在这。但是他看着面前那写脸色苍白还带着冷汗的克图夫河水贼,大祭司的心中却依旧蕴含着愤怒,手中的火球也在随着周围那几堆篝火的旺盛烈焰,而变得如人头般巨大炽热。

  “但这并不是你们偷窃的理由,尤其是竟然敢偷我的魔法物品。”

  大祭司那黑色兜帽下的眸子逐渐扫过面前四五米外的克图夫河水贼们,手中那人头大小的火球也在熊熊燃烧着,随着他的眸子和内心中的愤怒而产生了某种躁动。因为这火球当中凝聚的炽热已经足够,而他看着面前那依旧咬着牙还握着弯刀的水贼们,夜枭般的声音也越发的带着杀意:“现在我最后问一句,交出来吗?”

  “我们...我...”那个领头的水贼脸上已经都是冷汗,后背湿答答的都能感觉到一股黏意。可是他却不敢有丝毫乱动,甚至伸手放在刀柄上已经抽出来小半截的弯刀,都不敢继续有什么动作。他们心中原本的凶狠和残暴已经被大祭司更加致命的威胁所镇压下去,而这个领头的水贼也只是张着嘴,带着丝丝祈求般的说道:“我们会查清楚究竟是谁偷了您的东西,请给我们一些时间。”

  “那看来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但那哀求对于大祭司来说,却犹如蝼蚁一样毫无作用。而本就是心高气傲的他来当这个败坏名声的大祭司,让他心中本就是感觉到恶心和愤怒,现在这群卑微肮脏的水手都敢在他面前讨价还价,甚至是还有武力相威胁的模样,更是让他心中的怒火中烧,然后他朝着前面重重挥手。

  手掌当中的那原本烈烈燃烧着的火球已经停止了旋转,那原本显示在外面的炽热已经朝着中心聚集起来,随着他抛出去的动作向前开始推进,就在那众多克图夫河水贼惊恐不安的眸子当中,已经离开了大祭司的手掌,在半空中看似缓慢却非常快的朝着他们扔过来,带着那凝聚的无比炽热!

  “你...你...你...”

  那些克图夫河水贼们的眸子当中已经带着惊慌和恐惧,但是长久以来的搏杀经验却让他们瞬间都拔出了弯刀。但是眼睁睁的看着那炽热的火球正朝着自己这边扔过来,所有人的脸色却都是一片惊慌,甚至所有人的阵型都开始了骚动。因为熟悉近距离搏杀的他们可以应付大多数正规军的步兵,但是如何面对法师的火球,这还是第一次!

  就算是周围那些溺亡信徒们的脸上都带着惊恐的神色,因为面前那飞出去的火球还带着红色和黄色的迷人色彩,可是谁都能感觉到里面蕴含着的恐怖热量。而就算是李维也不例外,他也同样震惊的看着那火球,可是他黑色长袍当中的手却没有僵持,伸入风衣当中的口袋里,两把燧发手枪也已经出现在左右两手中,而随着他的动作而小心的伸出长袍,就在所有人将目光看向了那火球的时候,在面前那几个魁梧信徒的缝隙中,也已经对准了那个大祭司,然后就是狠狠地扣动了扳机!

  “砰――”“砰――”

  两声清脆的爆响却瞬间打破了所有人的呆滞,就在那大祭司的身后,李维两手间的燧发枪已经腾起了一股浓郁的硝烟,而那突然出现的火光和炸响也让周围所有人的脸上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边,一时间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可是就在前方,那原本还佝偻着腰仿佛胜券在握的大祭司,整个人的眼睛都猛然瞪大,身体也仿佛是如遭重锤般向前狠狠的扑过去。

  而那已经接触到了克图夫河水贼的火球却仿佛是失去了控制一样,蕴含在里面的那凝聚的烈焰却轰然间爆炸,炽热的温度和烈焰狂暴的涌出,直接将近距离的那领头的水贼,还有站的靠前的十几个水贼给硬生生的吞噬进去,狂暴的烈焰已经附着在这群水贼的身上,而那在高温中犹如被烤熟般的滋味,也让那些被烈焰附体的水贼们凄惨的大吼,却没有十几秒钟就化为了一堆漆黑的碳尸。

  可是那已经如遭到重锤猛击一般的大祭司,整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身躯被整个贯穿的疼痛却让他回过神来,躺在地上挣扎着想要重新站起来,但他背后和胸口的四个血洞却让他浑身的力气都随之泄漏,就算是那冥想了几十年的精神力,都已经因为疼痛而无法凝聚起来。

  “这...怎么可能...”

  他仿佛是回光返照一般缓缓扭过头去,看到的却是一群兜帽下那带着震惊而呆滞的面孔。这是他表示不屑的一群蝼蚁和炮灰,而他心中现在看到这群卑微矿工和伐木工组成的信徒,这位名义上的大祭司却不由得感觉到有些可笑。他是来自灰雾城魔法塔的法师,令人尊敬的荣誉贵族,可现在却死在了一群蝼蚁的手中。

  浑身的力气已经散去,而他的意识也已经模糊,但是他的脑海中却不由得浮现起从半年前就开始策划的阴谋。他那兜帽下干枯的脸已经无比苍白,瞳孔也在快速放大,可是他的眼中却浮现出一个串联实施阴谋的身影。下意识的他咬紧了牙关,有些不甘心的看了眼那人群当中正盯着自己的一个身影,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一股涌上嗓子的鲜血却让他整个口腔中都被填满,脑袋重重的磕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也没了生息。

  “任你魔法再**,我自一枪撂倒。”

  兜帽下的面孔带着少许微笑,李维站在那群溺亡信徒当中的身影却没有丝毫迟疑,已经发射完毕的燧发手枪被他重新插回腰间的牛皮带上,一把锋利的弯刀却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毫不顾忌的朝着周围狠狠劈砍,将旁边那已经举起鹤嘴锄的一个狂热信徒的脑袋劈成两半,左手却又掏出了一把燧发手枪朝着旁侧那举着短柄斧的狂热信徒狠狠扣动扳机,伴随着那清脆的枪鸣和浓郁的硝烟及火光,他脸上的微笑也在灿烂:“似乎没有一枪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两枪!”

  “杀了他们!”

  而早已经准备就绪的格林大副也已经挥着弯刀冲上来,他身旁的奥斯曼水手们紧紧地肩并肩,手中的弯刀上下起伏中也扬起了道道残肢和鲜血。那群本就措不及防的狂热信徒瞬间被砍倒在地上,直接就冲到了李维的身旁将他们的这个船长给真正的保护起来。而就在那群狂热信徒还不敢置信的时候,那群克图夫河的水贼却也已经激发起凶残的本性,嚎叫着也同样挥舞着弯刀冲了上来!

  一片混乱瞬间降临,到处都是鲜血和残肢,到处都是哭喊和惨叫,祭典当中的篝火和火把甚至都被随意的搞乱,无数的人影都在其中奔走,而那刀光的闪烁也越发的森然。那原本强大的大祭司竟然就这么死掉,而自己领头的水贼也已经被那魔法的余波给波及到,剩下的这群水贼根本没有多少想法,只知道举起自己的弯刀,更是凶狠残暴的将那一个个溺亡信徒抓住砍杀。克图夫河水贼的屈辱可必须用敌人的鲜血来洗清,尤其是面前那些卑贱的工人,刚才也竟然敢恐吓他们!

  “保持阵型,后撤,跟我后撤!”

  但李维的嘴角却带着嘲讽,他毫不留情的将一个靠近想要询问的克图夫河水贼劈死在弯刀下,依照着游戏系统的神秘联系,互相配合着快速向后退去。看着那篝火的火光中,借着这黑暗和凶残,以及杀的红了眼的双方,也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撤离了这祭典战场的主要位置,相互结阵将几个凑过来的溺亡信徒和水贼劈死后,也已经暂时安全下来。

  而微微扭头,旁边森林中那霍尔船长也已经带着那五十名西班牙水手们走出了森林,手中的燧发枪已经对准了那还在混乱无比的祭典场地。李维脸上的嘲讽越发浓郁,可是他的眸子当中却无比冰冷,他突然想起了小切利对自己说的话,现在这些所谓的真相让他觉得无比可笑,而他也没有仔细琢磨,只是紧紧地握紧了那刀柄,也是重重的挥下去对那正等待命令的霍尔大声道:“全部开火,射击!”

  PS:感谢“滨海边城”亲打赏的100币~感谢“南山樵1983”亲打赏的100币~感谢“茶杯里的果汁”亲打赏的400币~感谢“真的独孤求瘦”亲打赏的100币~谢谢各位的打赏~谢谢~

  PS:一本好书《挣扎在梦境彼端》,百度搜.索一下就好,写的挺不错的。很棒,真心推荐。我的仙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