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祭品中的熟悉面孔

海盗旗飘扬 +A -A

  那群原本桀骜不驯的克图夫河水贼也震惊的看着那高台上的佝偻身影,尤其是盯着那瘦巴巴的手掌中,熊熊燃烧着的火球正违反了他们的尝试而在漂浮旋转。他们的脑海中下意识的也出现了以往曾听到的传闻,不由得一个个缓缓都后退了半步,语气也极为震惊的轻轻低呼道:“魔...魔法师!”

  “大祭司,这是溺亡之神赐予大祭司的力量!”

  而之前那魁梧的身影则是露出狂热的目光,他热切的看着那个佝偻身影手中的火球,全身都激动的微微颤抖,顾不得手中那拎着那短柄斧,直接就朝着那佝偻的身影重重的跪倒在地上,极为虔诚的趴在地上大声的赞美道:“伟大的大祭司,您代替吾神行走在大地上,您即是吾神的化身,传播着吾神的荣耀。”

  “传播着吾神的荣耀!”周围的溺亡信徒们也是热切的看着那高台上干瘦的佝偻身影,一个个的脸上尽管因为兜帽而看不到表情,可是听那声音也能感觉到隐隐疯狂的宗教气息。不少人已经跪下大声的祈祷呼唤,就宛如真正的信徒那样朝着那大祭司跪拜,虔诚的模样甚至都让寻常人动容。

  就算是李维的脸上都微微带起了赫然的神色,眸子紧紧盯着那大祭司手中缓缓漂浮着的火球,整个人在风衣中的拳头都下意识的紧紧握住。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魔法的力量,甚至带给他的冲击让他整个人都懵懵的,脑袋中也是如亚麻线一般的混乱,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思绪来。因为当这严重违反他科学价值观的魔法出现以后,李维的心中忽然对自己腰间牛皮带上别着的燧发手枪,感觉到了某种悲凉。

  “这就是魔法的力量?”缓缓的握紧了双手,李维的指关节都微微的发白,但他抬头看着那依旧熊熊燃烧的火球,就犹如温顺的鸟儿般漂浮在那大祭司的手中,心中竟然产生了少许的动摇。科学价值观中是不会有如此违反定律的事情,人如此轻易的操控火球,这种魔法力量怎么能出现在这世界上?

  “把我们的圣女拉上来,吾神的意志等待降临。”

  而就在那高台上,那个佝偻的干枯身影则是挥手将那火球重新打回篝火中,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那堆火苗燃烧的也越发的旺盛起来。不过这个大祭司则看着在道路那,一辆马车正缓缓的行驶过来,兜帽下那干巴巴的下巴也是露出一个森然的微笑,那如夜枭般阴森的笑声也重新出现:“还有,把我们的祭品也呈现在吾神面前!”

  马车附近,一个看轮廓也魁梧的壮汉正走过去,伸手将后面的车厢中就扛出一个亚麻袋子抗在肩膀上,然后便快步的朝着木制的高台出走来。而那袋子当中似乎还有什么东西,竟然在那壮汉的肩膀上疯狂的晃动着,甚至牵扯的那黑色的兜帽都往旁边扯了少许,动作极为激烈。

  “一个女人,年纪不大。”

  格林大副在李维身后轻轻推了推,顿时惊醒了还在压抑着皱眉沉思的他。而李维猛然抬头,那个壮汉抗着的麻袋也在他身边不远处走去,同时那明显是女人的呜咽声音还在随着那挣扎而持续发出。似乎是嘴巴被人堵住了什么东西,就算是呜咽低吼也不能听的真切,但格林大副还是凑近了李维,有些凝重的看了眼他现在的状态,缓声问道:“李维船长,或许你现在的情绪,有些不稳定。”

  “还好。”李维缓缓呼出一口气,整个人的神情也平淡下来,看着那被扛着走上木台的麻袋,脸上却也凝重了少许。淡淡的开口安慰了格林大副,李维的手也下意识的在风衣中握紧了那燧发火枪的枪柄,这是带给他力量的源泉。尽管震惊于那魔法,但李维前世的记忆也让他很快在这种震惊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毕竟前世地球上连那恐怖的原子弹都拥有,现在见到了如此普通的火球,可又能怎样?

  李维不相信火球的威力能抵得上一门32磅炮,他也不相信所谓的魔法师能够抵挡数百们火炮齐射。起码他在这个世界上也已经证明了,仍旧以冷兵器作战为主的世界上,面对他来自地球近代的火炮,仍旧显得落后许多。而以这个世界常规战力来看,起码来自李维的火炮和燧发枪,也并不是落伍和弱小的代名词!

  “唔...呜呜呜...”

  台上,那个亚麻袋被狠狠地掀开,那个魁梧的壮汉直接就将里面一个娇小的女人仍在台上,任凭她挣扎着在那袋子里爬出来,整张俏脸的脸蛋上都是惊恐和泪痕,抬头看着周围那昏暗的星光和诡异的人群,被捆绑住手脚也更加剧烈的挣扎,而那被堵住的嘴巴中也呜呜的叫喊着,眼泪都在那两只大眼睛中翻滚。

  看上去这是一个家境不错的女孩,大约十八九岁的年纪,白嫩的脸蛋也是漂亮的代名词,配合那惊恐不安的表情,让人也忍不住心生怜爱。但那佝偻着身子的大祭司却没有所谓的仁慈之心,他毫不在乎的伸出自己干瘪的手,抓住那白嫩的脖颈就缓缓的向前提起,整个人的声音也如夜枭般森然可怖的笑着:“沟通吾神的圣女,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让吾神的伟力降临下来。”

  “荣耀!荣耀!荣耀!”

  底下那群溺亡信徒也纷纷疯狂的喊起来,兜帽下的脸上也都是狂热的模样。他们并不在乎那个女人现在被捆绑着,脸色极为恐惧的模样,反而在心中已经认为这是吾神对于她的恩赐,甚至不少人心中还在祈祷羡慕,想要自己成为那所谓的圣女,因为已经成了狂热信徒的他们,早已经在信仰面前失去了理智!

  而就在旁边那三个十字架上,原本被捆绑在上面的三个人也已经被放了下来,但同样被魁梧的壮汉所扛在肩膀上,如扛着猪仔一样重重的扔到木台的边缘。而这三个被捆在十字架上的人也被撤掉头套,却是两个年轻人和一个老人,同样全身都被捆绑了绳索,嘴里也塞着破布呜呜的想要说些什么。

  “老哈维?”

  但李维却忍不住微微皱眉,因为其中那一个老人,赫然就是白天还在码头上一起交流的那个老者。李维绝对不会认错那个喜欢喝酒胜过自己生命的老家伙,而他的眸子扫过旁边那两个年轻人,除了一个陌生的面孔之外,另一个面色憨厚的年轻人也让他的眉头紧紧皱起。这个年轻人他同样认识,而李维看着这两个人的脸,也不由得缓缓道:“卖镀银餐具的小索罗斯,和那个心善的民兵?”

  “他们三个是亵渎了吾神的罪人,需要用他们的鲜血来洗刷他们的罪孽。”

  而那个佝偻着身躯的大祭司却缓缓的开口,而手中不知何时也已经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匕首。那锋利的刀刃已经缓缓的架在了那个女孩的白嫩脖颈处,他的声音依旧带着阴森寒冷般的沙哑:“她来自罪人的城市,那个充满堕落和贪欲的灰雾城,但吾神恩赐她成为圣女,以她沟通这世界的我们,降下银币组成的雨,带领我们走向永生。”

  这个大祭司的声音缓缓的开始念着,就犹如在说着那诗文般的教义,而他那隐藏在兜帽下的脸上则是带起了戏谑的神情,扫过底下那群狂热的信徒,眸子中也带起了某种不屑。他黑袍下干瘪的手也在缓缓的移动,某种神秘的力量也随着他的手而出现,可是原本计算好的东西却让他感觉到空荡荡的,而这个大祭司的脸色也变得扭曲,扭头朝着身后那木台的一个角落看去,却发现空无一物。

  愤怒瞬间出现在他的脑中,在这个大祭司的记忆中,那些只有灰雾城外港或巴尔镇才有的流氓小偷,竟然在今天这最关键的时候,将他重要的也是极具价值的道具给偷走。他的脑中已经被愤怒填满,整个人也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语句,只是怒声朝着底下的那些溺亡信徒大声吼道:“该死的,你们当中混入了卑劣的小偷,竟然偷走了我的东西!”

  PS:感谢“随从猫”亲打赏的100币~感谢“hvkjv”亲打赏的588币~感谢“书友160826224414647”亲打赏的100币~感谢“我的天啊233”亲打赏的100币~谢谢各位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