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乌合之众的内讧

海盗旗飘扬 +A -A

  夜色越发浓郁,点点星光璀璨,柔和的月光也已经铺撒下来,照亮了巴尔镇和它周边的层层山丘,也照亮了这山丘上正在举行的盛大祭典。起码六十多个火把已经被点燃,围绕着山丘的坡度而将祭典的范围给清晰的罗列出来,不过也就在那靠近山丘顶端的位置,也已经人为的整理出了一片勉强平整的区域。

  八堆篝火已经熊熊燃烧,堆砌的极多的木柴也让火苗升腾着接近一米,摇曳着那金黄色的舞姿,更是照亮了周围的情景。周围那些黑袍黑兜帽的溺亡信徒却似乎是在等待时间,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也分散开来低声谈着什么,似乎都是相互熟识。但这群人却没人敢出现较高的声响,也没人敢大声说话,就如同敬畏着什么。

  这是严肃的祭典,这群溺亡信徒当中不少人还是真实的忠诚者,自从四五年前溺亡教派在巴尔镇暗中传教以来,这个以隐秘和永生作为主教义之一,也已经吸引了绝大部分居民。而今晚来到这的也是那些信徒当中年轻力壮的男人,根据大祭司的说法,今晚将是溺亡之神的预言出现的时间,任何能来到这的信徒都将获得神的恩赐。

  底下的人们都在窃窃私语,声音极为微弱,互相都穿着黑袍带着兜帽,也只是局限于几个熟悉的人相互交谈,而他们甚至都没发现就在这上百的人群中,不止合适又混入了二十几个和他们同样打扮的人。不过就算是有人发现了也并不在意,因为在道路那也时不时的有人结队走过来,随便的套上了信徒的衣服就走进来,如同新加入的朝圣者。

  而李维也微微低着头站在这些溺亡信徒当中,身旁也聚集了和他一起的奥斯曼水手。宽大的黑色兜帽已经将他们所有人的面容遮住了大半,尤其是随着那火光的摇曳闪动,更让他们的面孔看的不清楚。但李维的眸子却扫着面前几乎近在咫尺的溺亡信徒,微微的扭头也低声和旁边的格林大副轻声笑道:“这是神秘主题的篝火晚会吗?”

  “可我们也要小心。”格林大副也同样与李维一般打扮,兜帽隐藏下的面孔却带着凝重。他们周围和身后都是奥斯曼的水手,但他们可并不像李维一样轻松。黑袍下的手紧紧握着弯刀,格林大副很是警惕的打量着面前那些还在低声交谈的溺亡信徒,同时对李维提醒道:“克图夫河水贼也混在里面,他们可不是这些普通的平民。”

  “哦,当然。”李维也是轻轻笑了笑,相比身旁这群水手们的凝重,他倒是轻松了许多。抬头轻轻地咳嗽一声,李维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可是眸子中却是一片冰冷。他们之所以能混进来,也是冒充了那些克图夫河的水贼,利用双方并不熟悉的陌生感而找到了突破口,可就在这混进来的一段时间中,在场的这些溺亡信徒的数量,已经达到了恐怖的两百多人,甚至已经满满的站了这山丘很大一片区域。

  其中那些克图夫河水贼的数量也起码有七十多人,也如同李维他们一样自己待在角落里,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相互谈论着,不过还偶尔有人发出一阵阵轻笑,尽管也很快遮掩下去,可是也引得这边那些真正的溺亡信徒不住的扭头看去,显然这些经过传教后的虔诚信徒,对他们放肆的模样也感到很不满。

  “安静点,吾神最忠诚的大祭司即将到来,带给我们吾神的旨意!”

  不过底下这群溺亡信徒的交谈也被打断,旁边那篝火附近搭建起来的木台上,一个同样全身黑袍黑兜帽打扮的魁梧身影走上前去,兜帽下那面孔同样看不真切,只有洪亮的声音随着他的环视而出现,大声的呵斥道:“如此神圣的祭典上,你们应该充满对于吾神的敬意,否则在神圣之日来临的时候,无尽的海水将让你们窒息溺亡,悲惨的沉入水底被鱼虾吞噬!”

  “哧哧...”不过随着这个魁梧身影的话,那些本就肆无忌惮的克图夫河水贼当中,却有不少难以抑制自己情绪的笑声传来。尽管他们同样全部都穿着黑长袍和黑兜帽,但是已经习惯了桀骜不驯的他们,可并不是那么善于表达自己的内心情感。他们甚至还有人相互交耳谈了几句,却引来了更加庞大的哄笑,似乎台上那个家伙的话就犹如最搞笑的喜剧演员,让他们逗得都忘了现在是什么场合。

  “你们这群渎神的家伙!”台上的那个魁梧身躯似乎是气的浑身发抖,黑袍当中的手已经伸出来,同时手中还拎着一把短柄斧,那锋利的斧刃对准那些克图夫河水贼方向,怒吼着就跳下木台就朝着他们走过去。同时就在这底下那群溺亡信徒当中,也有不少人在黑袍下拎出了短柄斧或鹤嘴锄跟在那魁梧身躯的后面,同样是怒气冲冲的模样。

  “哈,你们难道想动手吗?”

  看着眼前这三十多个手持短柄斧的家伙,那群克图夫河水贼却没有丝毫的惧意。他们全部都伸手将头上带着的那黑色兜帽掀开,一个个的也在那黑色长袍中拔出了弯刀,狞笑着看着那面前不少惊愕的朝着四周散去的溺亡信徒,毫不畏惧的大声耻笑道:“一群矿坑和伐木场里出来的家伙,竟然朝着我们举起了他们的工具!”

  他们可都是在克图夫河里走出来的水贼,凶残到任何人听到他们的名字都要瑟瑟发抖。而这群本就是巴尔镇的矿工和伐木工,连人都没杀过的家伙竟然敢拿着那些工具对他们示威,这就好比一只肥美的羊羔正向一群饥肠辘辘的饿狼展示自己雏嫩的羊角,除了感觉到好笑之外,就是一阵赤裸裸的杀意。

  这群克图夫河水贼可不在乎这所谓的溺亡之神的信徒,他们来到这的主要原因就是来自沼泽男爵的安排,如果不是那更加凶残恐怖的老大发话,他们甚至想直接抽出弯刀将这群家伙血洗一遍,然后顺手掠夺搜刮一番便回到克图夫河上,成为他们自由自在,而又相当享受的河流之王!

  “内讧了?这可真是一群乌合之众。”

  李维看着眼前那剑拔弩张的一群人,隐藏在兜帽下的脸上也带起了丝丝嘲讽。今晚的祭典绝对有重要的事情发生,可是这两波人竟然产生了敌对的情绪,简直就是对背后的阴谋者最大的讽刺。缓缓伸手示意,李维带着身后的奥斯曼水手们朝着边缘退去,他可不想自己的人被无缘无故的,就被卷入一场充满可笑的争斗当中。

  而周围的那群溺亡信徒也在朝着后面退去,他们尽管都是年轻或健壮的男人,但大部分都是巴尔镇的居民,和那些明显是矿坑或伐木场工作的人也没有多少交情,更何况是那将黑色兜帽拉在脑后,明显一个个脸色还带着横肉的凶残克图夫河水贼?他们同样选择了后退,也没有一人上前企图阻止。

  “啊,你们似乎是有了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但是就在那高台上,这时候却突然传来了一阵略带沙哑的声音,尽管听上去像是一个老人在疲惫的开口说话,却在众人的耳朵中如大吼般响彻。所有人的目光下意识的朝着那半米多高的木制台子上看去,而此时一个同样全身都穿着黑色长袍,头顶还带着黑色兜帽的佝偻身影正出现在那,低沉的笑着如夜枭般道:“在吾神的注视下,你们为什么不团结起来呢?”

  他说着,一只干瘦如骷髅般的手缓缓的伸出来,伴随着那兜帽中低沉的笑声,木台旁边的一堆篝火中竟然缓缓的升起了一个烈焰组成的火球。某种神秘的力量似乎让那烈焰凝聚在一起,缓缓的翻滚着却也在诡异的熊熊燃烧,而这个佝偻的老人轻轻地伸手接住那熊熊燃烧的火球,高声道:“时间到了,把我们的圣女拉上来,点燃通往吾神意志的通道!”

  PS:今天更新晚了点,抱歉。感谢“暗影Dragon”亲打赏的100币~感谢“西风?奈特”亲打赏的100币~感谢“南山樵1983”亲打赏的500币~感谢“造福社会”亲打赏的100币~感谢“我的青春没有恋爱物语”亲打赏的100币~感谢“茶杯里的果汁”亲打赏的1000币~感谢“劳损”亲打赏的100币~感谢“寻欢作13”亲打赏的200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