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祭典中的水贼

海盗旗飘扬 +A -A

  包裹中那圆盘模样的木头并不吸引人,黑漆漆的材质也分不清究竟是什么木料,可是就在这木制的圆盘中心,一个三角形的黄金正镶嵌在上面。而就算是沿着这三角形的黄金四周,也有雕刻出玄奥纹饰的凹槽,里面也已经经过了鎏金处理,随着月光照在上面,隐隐的流光就顺着那鎏金雕纹而晃动,让这木制圆盘显得无比神秘。

  但李维的眉头却微微的皱起,缓缓的将手伸进包裹当中,轻轻地握住那木制的圆盘,一股淡淡的温暖感觉旋即在上面传递到手上,让他整个人都是微微的挑眉惊叹。不仅是木制的圆盘上有着那鎏金的雕纹,就算是在圆盘正中的三角形黄金上,也有着无数细密而精美玄奥的纹饰,看上去就让人的心脏都忍不住为之跳动。

  “发现未知能量源,可被系统转化吸收,是否进行转化?”

  来自游戏系统的女参谋已经在李维耳边发话,淡淡的声音尽管吐字清晰,但那来自合成的机械质感仍旧浓郁。毕竟不是真正的人类说话,内容语气中也没有丝毫情感可言。但这一次李维却不打算直接转化,他微微的抬头看着山丘上那仍旧毫无察觉的祭典,缓缓的呼出一口气道:“暂不转化。”

  这个神秘的木制圆盘绝对不是这两个家伙能够拥有的,就单凭这上面鎏金的工艺和整块的黄金雕刻,就已经能堪称艺术品,而在李维的手中仔细观摩,甚至也能发现这圆盘和黄金上,那来自悠久岁月的斑斑痕迹。这应该是来自那溺亡神教的东西,现在直接转化为能量也显得极不明智,起码李维底牌在手也并不急于一时。

  短短的十几分钟,周围的奥斯曼水手们已经将尸体处理完毕,而后面的霍尔也已经派遣了两名西班牙水手过来,探查李维他们在这里停留在这里的原因。毕竟他们是处于潜伏前进的情况,所有人的神经都已经绷紧,甚至后面的那些西班牙水手早已经将手中的燧发枪平举,做出了准备射击的动作而看着前面的道路。

  “没有异常情况,告诉霍尔船长继续跟随。”

  李维缓缓点头,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黑色长袍,同样将脑袋上的黑色兜帽重新盖上,看上去就如同之前一样,在外表上一时半会也和那些溺亡信徒看不出什么区别。周围的奥斯曼水手们也同样做好准备,李维将包裹递给旁边的水手帮自己看管着,然后便继续向前走去,同时招手沉声道:“继续前进,我们走。”

  霍尔他们毕竟是火枪手,尽管也能用他们手中的燧发枪近距离波动,可是没有安装刺刀的他们面对手持利器的敌人还是有一定危险性。但只要拉开了距离那就绝对不一样,哪怕是双方的距离达到了十米,五十名手持燧发枪的西班牙水手,也能让他们面前的任何敌人知道,什么叫做来自热武器时代的呼唤!

  不过那群溺亡信徒现在却无法直接享受到这种场面,李维他们快步的在山丘的崎岖道路上行走,距离山顶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而那七八十只火把和七八个巨大的火堆,也已经让周围那围绕着的溺亡信徒们全部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安静的站在一处树林的阴暗处,借着灌木丛的阻挡,李维他们也能清晰的看到,就在不到十几米的地方,起码两百多名身穿黑色长袍,带着宽大黑色兜帽的溺亡信徒正站在那,吟唱着某些奇怪的音调。

  “异教徒。”

  格林大副缓缓的眯起眼睛,尽管成为水手后他对于信仰看的并不重,但来自童年的教育还是有很大惯性。尤其是看着那七个火堆的中央,三个用木料制成的十字架,鼻腔中也是缓缓的发出一声冷哼:“他们会下地狱的。”顿了顿,他的手也已经握住弯刀的刀柄,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我亲手送他们去。”

  看着前面那上百名溺亡信徒,李维也缓缓的眯起眼睛,不过他对这群宗教间的纠纷没那么多兴趣,反而是看着那站成密密麻麻的溺亡信徒,几乎是到了蒙着眼开枪都能命中的地步。舌头缓缓的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李维扭头朝着身后的一名奥斯曼水手低声吩咐道:“让我们的西班牙水手们全部压上来,现在是他们表现的时候了。”

  “明白。”这名奥斯曼的水手立刻弯着腰缓缓向后退去,而没有几分钟的时间,身后的森林中就已经出现了悉悉索索的声响。五十名西班牙水手正在霍尔船长的带领下小心的在灌木丛中穿行,他们手中的燧发枪也已经抵在肩膀上,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前方的树林外面,将那一个个溺亡信徒笼罩在他们的射程范围内。

  “他们在做什么?”

  不过霍尔走过来以后,来到李维身边皱眉看着那三十多米外的篝火,目光却直接看向了那被火堆围绕在中间的三个十字架模样的东西,神情却猛然扭曲起来。他缓缓的握紧了自己的西班牙细剑,牙齿都缓缓的咬着发出咯嘣咯嘣的声响,显得极为愤怒的压低了嗓子对李维道:“那群该死的异教徒,他们坠入地狱才能洗刷他们的罪孽!”

  作为一名天主教徒,尤其是来自西班牙这个天主教最浓郁国家的霍尔,对于那溺亡信徒的做法几乎是在心里感到愤怒。因为就在那三十多米外的篝火中央,三个十字架尽管因为黑夜而看不真切,但隐隐约约他也能透过火光和月光,看到了那被绑在十字架上的三个人影。而就在天主教当中,赫然是至高神耶和华的标志。

  这对于天主教徒来说是一种侮辱,而那些来自西班牙的水手们也同样都阴沉着脸,甚至不少人还端着燧发枪在胸前画着十字,嘴里默默地念着圣经的段落。他们同样都是天主教徒,他们对于神的信仰同样都深沉,对于同出一元的******教他们可以选择和解,可是对这个世界上的教派,那就是毫无疑问的异端邪教!

  “信仰可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

  李维也面色平静的看着那三十多米外的篝火和溺亡信徒,但是他的眉头却忍不住微微一皱,因为就在他们来的路上,竟然又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扭头看了眼身旁的水手们,李维和格林大副及霍尔都是面色凝重,所有人都缓缓的低伏着自己的身子,让自己的身影隐蔽在那茂密的灌木丛当中,同时小心的看着那崎岖的土路上,出现了一个个人影。

  那大约是三十多人,身上却没有穿那些溺亡信徒一样的黑袍和黑色兜帽,借着月光的照耀,李维却也发现这群人穿着的都是棱角分明的镶铁皮甲,甚至就在这群人的腰间,他也同样发现了来自灰雾城的弯刀,与他和那些奥斯曼水手们使用的弯刀都是一模一样。可李维看着他们的眸子却忍不住微微眯起,声音也缓缓说道:“克图夫河水贼。”

  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尽管不认识那些人的陌生面孔,可是那克图夫河水贼独有的模样,却也在李维的脑海中深深地留下了一个痕迹。而现在本应该距离白银海岸极远的克图夫河水贼竟然出现在了这里,也让李维内心中唯一的疑惑彻底得到了解决,因为那些根本就毫无惧怕之色的溺亡信徒们,竟然拿出了黑袍和黑兜帽递给了这些克图夫河来的水贼,随着简单的套装,这些水贼竟然就直接融入了这祭典当中!

  PS:感谢“寻欢作13”亲打赏的1000币~哇哦,谢谢寻欢君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