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假牙中的毒药

海盗旗飘扬 +A -A

  脸上的微笑缓缓收起,李维的眸子不由得轻轻眯着。他突然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而旁边的水手们也同样感觉到了这一点,纷纷将手放在了腰间弯刀的柄上,并脸色肃穆的紧紧地握住。他们身旁就是三十个火药桶,甚至出现任何意外他们连疼痛都感觉不到就会化为血沫残肢,而李维也同样警惕的看着小切利那缓缓笑着的模样,开口道:“小切利,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我从小就跟随老爹,在坠船湾那么惨烈的环境中成长,但就算是现在我也只能面对老爹的训斥和挑剔的审视,这不是很可笑吗?”

  小切利脸上的笑意出现,没有被抓的失落,也没有镇定自若的豪气,只是看着李维那面无表情的面孔,嘴角的微笑却越发的苦涩。伸手试探着摸了摸自己脖颈的伤口,他知道这种看着血肉模糊的一道其实也只是没什么大碍的皮外伤。但他的脸上却依旧带着苦涩的微笑,看着李维的眸子也越发的带着嫉妒的神色:“而你来到老爹身旁,就如同他的亲儿子,一切黑暗他都不会让你看到,你看到的就像是邻居家慈祥的老伯父,只有关爱的赞扬。”

  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苦涩,他看着李维的眸子当中那嫉妒则越发的浓郁,缓缓的咽了口吐沫,小切利微微的摇头叹息:“可这不是我背叛老爹的理由不是吗?”他的神情有些没落,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似乎是在回忆什么,可他的眼角却多了泪花和悔色:“我真的不该听他的安排,就算是成功了又能怎样呢?”

  “小切利,一切都还能挽回,或许我们能好好的坐下来谈一谈。”

  李维的脸上已经无比凝重,他看着面前那状态明显不对的小切利,手却示意周围的水手们向后退了半步,留给他和小切利一个稍微能活动开来的空间。而对于这个他已经认识了不短时间的年轻人,李维也缓缓的点头对他说道:“可就算是莫尔顿对你严厉,想想的话你也能明白,又有哪一位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子真正的出人头地?”

  “是啊,但现在已经晚了。”小切利微微的摇头,看向李维眼力的嫉妒也消散了不少。他似乎是带了一丝决然,也仿佛是赎罪,缓缓的看着李维笑道:“事情的真相我不想说,但如果你愿意的话,巴尔镇东北角的山丘上,午夜将会举行一场盛大的祭典。”顿了顿,可是他的话也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告诉老爹,我对不起他。”

  “等等,你这是…”李维的眉头紧紧皱起,他伸出手刚想要说些什么,被奥斯曼水手们围困在中间的小切利却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的脸上带着苍白和诡异的红晕,直接就瘫软下身子,整个人重重的跪在地上。剧烈的抽搐还在他的身上出现,可是仅仅是不到十几秒钟的时间,小切利整个人也已经彻底没了生息,尸体就摆在这处危险的仓库当中,周围的奥斯曼水手们也是面面相觑。

  “烈性毒药。”

  格林大副在奥斯曼帝国长大,对于宫廷当中的斗争也有着深刻的了解。缓缓走过来伸手将小切利的尸体摆正,看着这熟悉的年轻人前几天还在一起忙活,他的脸上也带了少许悲哀的神色。不过他的手却直接掰开小切利的嘴巴,随着一股血液缓缓在嘴角流淌,他抬头看了眼李维也是站起来摇头道:“牙齿里镶嵌的,除非事先知道,不然没能防备。”

  “这手段似乎很耳熟,坠船湾的那群海盗们为了放置自己被海军抓住而被绞死,都会镶嵌一颗在关键时候能在极短时间内毒死自己的假牙。”

  李维的面色冷峻,看着那苍白的脸颊上,还残留着某种诡异微笑的小切利。眼睛不由得微微眯起,他缓缓的呼出一口气,有些索然的看了眼这已经没有其他人的仓库,声音也有些疲惫的问道:“我记得外港里不少的传说,或是书籍里描写的故事,那些海盗们经常会这样做。”顿了顿,他看着面前的小切利,缓声问道:“小切利也说起过坠船湾?”

  “我并不了解真相,李维船长。”格林大副微微低头,作为沉稳而有经验的老船长,他显然是懂得李维这番话的意思。而格林大副也同样不愿意介入这种纠纷当中,只是缓缓的向后退了半步,他招手示意周围的奥斯曼水手们仔细搜索这个仓库,也轻轻地对李维安慰道:“但谁有没有什么秘密呢?”

  “是啊,秘密。”

  微微眯眼,李维扭头看了眼灰雾城的方向,老莫尔顿那慈祥的笑容现在却也带着模糊。他现在似乎明白了,为什么烂藻帮和城防队都不敢随便去海长枪酒馆撒野。甚至他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在烂藻帮那群流氓手中一直没吃过亏,甚至得罪了很多次哈罗德那条癞皮狗之后,一直都没有烂藻帮出名的狠烈报复。

  不过李维也没有继续想下去,整个人缓缓的伸了个懒腰,低头看着脚下那还在躺着的小切利,伸手对旁边的两个奥斯们水手吩咐道:“把这个可怜的家伙放到一旁,虽然他做错了事,但他还是老莫尔顿的干儿子不是吗?”一边说着,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自我安慰什么,也是缓缓的笑了笑,对身旁的格林大副轻声道:“不过来到这,我们总要做点什么。”

  “的确,听从您的安排,船长。”

  格林大副微微点头,弯腰将底下那穿着黑袍的溺亡信徒翻过身来,这个年轻的家伙同样已经失去了生息,随着翻过来的身子嘴巴也微微的张开,一股鲜血也顺着脸颊滴落在地上。这个家伙同样也已经将嘴巴里的毒药给咬破,格林大副的脸色难看的冷哼道:“看上去这个家伙并不是什么硬骨头,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

  “到了晚上或许我们就会知道。”

  李维的手已经握紧,但他还是强行平息下自己的情绪。可就是这种压抑的情感也让他有些执拗的性格出现,扭头看着仓库中还堆积的火药桶,他握紧了的手指也已经因为那力量而泛白。缓缓呼出一口气,李维扭头对旁边的奥斯曼水手们吩咐道:“拿点水来将这些火药全部打湿,我可不想在短时间内这些东西还能派上用场。”

  “明白!”那群水手们也同样对这些火药桶忌惮无比,随着仓库房间内仔细搜查过,确定没有其他异常的地方后,他们也快速的用水桶在后面的井中打来了水,两三个人合力撬开那火药桶的封盖,一桶水剿进去也彻底让那干燥的火药变成了湿漉漉的一团。如果不及时将这些火药晒干,湿漉漉的水分得不到蒸发,那么这些密封在火药桶中的黑火药,估计就是两三个月的时间都是安全的,当然李维他们要的也正是这种效果。

  起码作为武装商船和近海战船,德沃商船及重型加列战船里储存的火药也有七八桶,加上成板的铅和制作铅弹的夹子,他们的武装是一应俱全的。而凭借老莫尔顿的关系,就算是火药不足他们也能在那矮人营地中获得一些补给,尽管两个世界的配比不一样,但经过这些专业的水手们稍加混合,也能获得供他们使用的火药。

  PS:感谢“滨海边城”亲打赏的100币~感谢“dragonbron”亲打赏的100币~感谢“锦瑟鸣风”亲打赏的500币~感谢“如竹迎雪”亲打赏的100币~感谢“请先杀俺队友”亲打赏的100币~谢谢各位的支持,今天更新慢了点,不过晚上依旧会码字更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