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仓库中的火药桶

海盗旗飘扬 +A -A

  麦芽酒的香甜还在李维的味蕾上跳跃,他的嘴角依旧带着那谦和的微笑,可是这翘起的嘴角中也出现了几分嘲讽。他扫了眼小切利那已经苍白的面孔,自己反而是微微的蹲下身子,看着面前那个随着挣扎而在黑色兜帽里露出头来的家伙,和自己一样是个差不多的年轻人,而李维却摇摇头道:“连下迷.幻药都是这么拙劣的手法。”

  “你…你这个该死的亵渎神…呜呜呜…”

  那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兜帽,明显是溺亡信徒的家伙脸色涨红,他愤怒的看着被弯刀架在脖颈上的小切利,整个人尽管也有些惶恐,但某种羞愧和来自心理暗示的力量却让他张开嘴就想破口大骂。但还没等话音说完,身后一名奥斯曼的水手瞬间就抽出了弯刀,带着那厚重的刀柄重重的砸在他的后脑勺上,让他整个人都摇晃着趴倒在地上,将自己的骂声也全部吞回了肚子里,只是呻.吟着发出低声的痛呼。

  “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李维有些不满的看了眼那个抽出刀鞘的奥斯曼水手,看着面前这个趴在地上的溺亡信徒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的样子,也有些遗憾的站起身来。不过他的目光却看向了那浑身都在颤抖,脸色也无比苍白的小切利,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灿烂起来,似是提点的说道:“但值得注意的是,暴力却是解决问题的最好途径。”

  “李…李维先生…你听我解释…”

  小切利的脸上已经无比苍白,整个面颊上都没有半点血色,脖颈处的寒冷也让他忍不住微微颤抖,整个身躯却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因为那锋利的刀刃就已经紧紧地贴在他的皮肤上,甚至那刀刃已经割破了他脖子的表皮,一点血色正缓缓的出现在那雪亮的刀身上。而这个李维曾经无比熟悉的小切利脸上已经带着哭容,声音也沙哑着苦求道:“是他们逼我的,我不得已才会这样做的,不然我才不会伤害你,因为你毕竟是老爹最欣赏的人啊!”

  “哦?这就是你给我的理由吗?”李维的脸上依旧带着那淡淡嘲讽般的微笑,安静的看着面前的小切利,他的内心中也不有的唏嘘了几分,自己将话题直接扯开,反而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从小就跟着老莫尔顿吧,能够成为巴尔镇的主管也说明你的能力。”微微顿了顿,李维看着那已经泪流满面的小切利,不由得问道:“为什么?”

  “我真的是没有办法,那群溺亡信徒已经控制了我,我真的没有办法!”

  小切利就仿佛是什么度不知道,他整个人都在缓缓的挣扎,迫切的想要伸出手抓住李维的胳膊,可是旁边的水手却直接用那刀柄抵住了他的身体,尤其是随着脖颈间的微微刺痛,更是让他不敢乱动。而小切利只能哭求着轻声哀嚎,看着李维不住的说道:“以前我们的关系多么友善,如果不是这群溺亡信徒威胁我,我根本不会这样的!全部都是他们胁迫我,他们说如果不这样会杀了我的!”

  “别这样小切利,你真的把我们当傻瓜吗?”

  但李维脸上的嘲讽却越发的浓郁,他站起身来看着周围那似是与平常一般无二的摆设,伸手却将自己腰间的弯刀给抽了出来。依旧是没有出鞘,半铁和木料混合制作的刀鞘带着微微的沉重,而他来到那一桶桶的麦芽酒旁边,伸出了刀鞘轻轻地用那铁制的部分敲了敲桶壁,如同敲门的声音响起,而李维看着那已经快要瘫倒在地的小切利,缓缓的开口问道:“但为什么才不过两天的时间,这些木桶当中的麦芽酒,就变成了另外的东西?”

  李维的眸子微微眯着,他的眸子当中也出现了某种危险的目光。他手中的刀鞘缓缓向上抬了抬,看着小切利却不由得呼出一口气:“老莫尔顿将那群矮人族的交易让你打理,现在看来可真是一件错误的事情。”他顿了顿,身子向前缓缓低伏,鼻腔中却已经在那淡淡的酒香中出现了少许呛人的味道,这让他忍不住眯起眼,似是回味般的轻声道:“哦,这个味道可真是熟悉,是那...火药的味道。”

  周围的水手们脸色猛然一变,火药尽管还仅是流转自矮人和少量人的手中,可是它的作用也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出现。例如白银海岸的矿脉挖掘过程中,虽然矿坑深处依旧是使用矿工,但浅薄的地面矿脉,使用的还是这种省时省力的火药。但这种火药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接触的,而事实上一般人,也没法在那群矮人族营地中,购买这么多的火药桶!

  “火药?”

  格林大副的弯刀已经架在小切利的脖颈上,他的眸子却也带了凝重。扭头看着李维和周围那些面带震惊的奥斯曼水手,他的胳膊便又向前抵了几分,一股血液已经顺着那雪白的刀身而滴滴答答的落下。但他毫不在乎,只是用眼神示意了两个离得近的奥斯曼水手,沉声道:“拿撬棍打开盖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立刻就有两个奥斯曼的水手走过去,提起旁边还竖着的撬棍就直接来到一个木桶旁边,扭头看了眼朝着他们点点头的李维,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后就相互合力,撬棍轻而易举的将那木桶的盖子给起掉,同时一股呛人的味道也瞬间传来,而那黑色的细密颗粒状物体也出现在那木桶中,让周围的水手脸色更是难看,脚步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半步。

  那原本应该承装的酒桶中,现在却已经填充了大量的黑火药,而看周围那毫不顾忌的堆放在仓库中的三十多桶火药,所有人的眸子都是微微紧缩。如果有一点火,哪怕是一个火星,在这个房屋当中的三十多桶火药就能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部化为血沫。甚至就算是以这个海长枪酒馆的售卖仓库为中心,周围小半个巴尔镇都要因为这些火药而化为废墟,离得远的人也要因为那巨大的冲击波而震得头晕眼花!

  “只要过了今天晚上就好,真的是差一点就成功了呢。”

  看着那火药桶已经被发现,原本还在哭嚎颤抖的小切利却反常的安静下来,微微低着头看着身下那穿着黑色袍子,还在因为剧痛而发颤的溺亡信徒,一丝微笑却突然出现在他的嘴角,没有对他人的嘲讽,反而是有股对自己的自嘲。缓缓的抬起头,他看着同样正微笑着看着自己的李维,不由得缓缓点头道:“李维先生,你果然如那个人说的一样可怕。”

  “什么?”

  但李维却忍不住微微皱眉,看着小切利那带着自嘲的眸子,还在握着刀鞘的手也不由得用力,缓缓的问道:“我很可怕?”李维轻轻地向前走着,逐渐来到小切利身旁,伸手示意格林大副将弯刀撤去,看着他依旧沉声缓缓的问道:“这真的让我很好奇,我不了解你们的阴谋到底是什么,可为什么会牵扯到我呢?”

  “这才能说明你的可怕啊,李维先生。”

  小切利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扭头看了眼周围的仓库,那熟悉的布置还是他自己指挥着人们设立的。不知道为什么,后悔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心中,让小切利那还湿润的眼角出现了一丝泪花,也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可他看着李维,嘴角却突然一笑,忍不住摇头苦笑着道:“谁不嫉妒你呢,李维先生,你什么都不知道,而你也被老爹深深地喜爱。”

  PS:求票,求票,推荐票多来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