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很不正常的巴尔镇

海盗旗飘扬 +A -A

  信仰不能代替食物和水,可信仰却能让人心坚定。李维的水手们都是有信仰的人,而且在他们信仰的神的旨意下而忠诚于李维,至于美味的食物,诱人遐想的女人,富可敌国的财富,令人畏惧的权利,在他们的眼中却也比不得李维的一句赞美。恒定忠诚满值的他们或许会害怕,也可能会恐惧,但却绝不可能违背代替他们的神行走在这世上的李维。

  于是他们都用力咀嚼着那掺杂了麦麸的黑面包和硬的能当木头啃的咸肉,两眼中透漏出来的意思就如同在看六个白痴一样的小丑在舞台上表演。不少西班牙来的水手们对歌剧接受度较高,有几个甚至脸上带着笑容,低头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似乎对他们吟唱的诗词和语调表示赞叹,但这种情景却更让那六个溺亡信徒怒火中烧。

  “看看你们卑微的模样,难道就凭你们也要违背神的旨意吗?”

  为首的那个黑袍信徒缓缓的开口,他那隐藏在黑袍大袖中的手轻轻地伸出来,干巴巴的就犹如一层皮肤直接就贴着骨头,皮肤也如同老年人一样满是褶皱。而他的手将自己脑袋上的兜帽向后使劲拉了拉,干瘦的犹如骷髅般的面部已经失去了人类的模样,鼻孔和耳朵都已经被利刃削了去,而那面颊上还画着古怪的战妆,随着干瘪的嘴唇开合而微微颤动:“你们不信仰溺亡之神,然后出海的时候将会遇到风暴,海浪,敌人,然后你们将会被诅咒,坠入大海的深渊,无法呼吸,无法游动,最终直至溺亡。”

  “嘿,恶心的家伙,说话能不能好听点?”

  霍尔的性格较为激进,不然也不会被水手们称之为英勇的霍尔。尤其是听到了这个黑袍信徒实际上是诅咒般的话,心里不由得出现了一团愤慨的怒火,如果是在西班牙地区当中出现这种异教徒,宗教审判所的那群家伙早就会将这个恶心的家伙绑在十字架上一把火烧掉了,怎么会任凭这个恶心的家伙在自己面前这么放肆。

  但信仰天主教的他也并不代表自己对此无动于衷,尤其是作为战船的船长,对于沉没、风暴、溺亡等词永远都是反感的,别说是这种类似诅咒的恶毒话语。他一把将手中的黑面包和咸肉扔给旁边的水手,同时顺手扯过一把已经上好膛的燧发枪,端在胸前看着那被割了鼻孔和耳朵的恶心面孔,狠狠地朝着脚下吐了口吐沫,怒声道:“知道不知道,如果我是你,就会收回刚才你说的话。”

  “霍尔,其实不该惹事的。”

  但随着霍尔的怒声呵斥,旁边的格林也同样站起来,不过他腰间的弯刀已经缓缓出鞘,流线型的刀身已经抽出了小半截,随着阳光的照耀而反射着森然的寒芒。他的眸子静静的盯着那六个溺亡信徒,语气也没有丝毫愤怒或嘲讽的波动,只是淡淡的开口说着:“不过如果有人来找事,我想我们也没有办法继续坐着不是吗?”

  周围的水手们也纷纷放下手中的食物缓缓站起来,燧发枪和弯刀都已经出现在他们的手中,上百人长长的一列几乎就隐隐的将那六个溺亡信徒包围,哪怕是李维轻轻咳嗽一声,无论是火枪还是弯刀都将让这六个异教徒仅剩血肉模糊的尸体。他们同样是一群信徒,来自地球上那真主和天主的信仰还在他们的心中,尽管作为水手后信仰淡化了少许,可从小接受的信仰教育,可不代表他们愿意接受这群异界的异教徒!

  “你们…你们这群卑微的水手,难道真的敢…真的敢…”

  赫然出鞘的弯刀和已经举起来的燧发枪,让这六个黑袍信徒都下意识的退了半步。而为首的那个黑袍信徒则是略带惊恐的看着李维他们,已经被削去仅余下黑洞洞的鼻孔的脸上,随着那兜帽的遮掩而越发的可怖。但他的眸子当中也带了几分慌乱,伸出那干巴巴的手指着那些水手,但还是色厉内茬的恐吓道:“溺亡之神的伟力…你们永远都不要想真正知道。”

  不过等他的话音落下,看着面前李维水手们还是那冰冷冷的模样,这六个黑袍信徒就缓缓的朝着后面退去。对于常人来说恐怖的勒索和恐吓,拥有大量水手和燧发枪的李维却表示不屑一顾。人都会死去,一发燧发枪的铅弹就能让一个健壮的男人倒下,一把弯刀就能让残肢断臂横飞,起码李维不知道那所谓的神究竟如何,但他知道能让那所谓的信徒们,全部变成尸体躺在地上,再也不能阻挡他的路。

  “神棍。”

  微微眯眼,李维的身形在那些水手后出现,他伸手将燧发手枪重新插回风衣当中的皮带里,看着那正灰溜溜离去的六个黑袍信徒,鼻腔中也是轻轻地发出一声冷哼。信仰就是如此,只能以欺骗平民起家,一旦遇到了真正的对手,恐怕就只有血流成河。这一点前世地球上的某古国可相当常见,如果不想依附强权或执政,那么就请自己断绝,或是别人动手帮忙。

  “不过我们的镀银餐具还需要继续下去吗?”

  格林走过来,沉稳的他脸色也微微的低沉少许,一双眸子顶着那远处还在沿着泥土路朝着山丘上前行的黑影,扭头却扫了眼这处码头周围的情况。空荡荡的泊船位除了他们便空无一人,而就算是那些舢板模样的渔船都已经离奇的消失不见,格林的眉头微微皱紧,他对李维开口道:“巴尔镇似乎是有些问题。”

  “不是有问题,巴尔镇是有很大问题。”缓缓点头,李维看着面前那山丘上耸立的巴尔镇。用笔直原木制成的木料已经深深插入土层,三米多高的木墙就组成了巴尔镇最坚固的防御工事。但他看不到往常那严格的防备,尽管仍有马车在来来回回的进出,可李维却总觉得巴尔镇似乎变了个模样。这和他前两天来时截然不同,而就算是现在仔细想想前两天来时,似乎也有了少许预兆,但因为他并不是经常来到白银海岸,也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出来。

  “那怎么办?小索罗斯还被那群溺亡信徒绑架,我们总不能去救他吧。”

  霍尔也无奈的耸耸肩,一群宗教疯子是怎样的,想想西班牙的宗教审判所就行。这个臭名昭著的机构曾经在西班牙大肆捕杀他们认为是女巫和异教徒的人,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一把火烧掉,方便省心,而且不会有多少后患。而霍尔微微摇头,看着李维也是道:“这个巴尔镇似乎都被那群溺亡信徒给控制了。”

  “不不不,起码还有一处地方没被控制的。”

  抬头看着那巴尔镇袅袅升起的青烟,李维的眉头也微微皱起。他扭头看着身后那已经重新坐下开始继续开饭的水手们,心中也缓缓的安定了不少。不过他还是对那二十名奥斯曼水手们打了个手势,点头安排道:“准备一下,下午格林和奥斯曼的水手跟我去巴尔镇探查情况。”顿了顿,李维也对霍尔开口道:“霍尔和西班牙的水手们负责看守两艘船,我可不想回来以后,我们的两艘船就在码头上消失了。”

  “明白。”手中的黑面包和咸肉大口大口的吞进肚子里去,随口舀起一碗掺杂了朗姆酒的清水灌下肚,水手们也立刻开始准备起来。这处码头现在就只有他们两艘船,安排起来倒也方便了不少,尤其是将甲板里藏着的火炮全部推出来对准岸上,黑洞洞的炮口也带给了他们心理上的安慰。不是所有人都能面对火炮而无动于衷,而李维他们则恰恰是拥有这个世界上,应该是目前最先进,也是最成熟的火炮体系。

  PS:感谢“直9武装直升机”亲打赏的100币~感谢“随从猫”亲打赏的100币~感谢“清风弈剑”亲打赏的100币~感谢“滨海边城”亲打赏的100币~感谢“坏坏男孩”亲打赏的1000币~感谢“深夜小郎君”亲打赏的100币~感谢“低调的杨”亲打赏的100币~感谢“割肉之刀”亲打赏的500币~好吧,也感谢亲爱的“uioiooi”打赏的10币~啊哈哈,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