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燧发枪的战术齐射

海盗旗飘扬 +A -A

  李维的嘴角带着不屑,他的眸子当中也满是嘲讽。就如同一群流氓不可能称之为军队,眼前这些大部分只知道欺压平民的烂藻帮,也根本和久经训练的西班牙海军相提并论。而面前那个已经满脸都是冷汗的艾迪也已经惊慌失措,原本他认为自己人多势众的情况下,这个李维应该跪下求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直接选择和他拼命!

  所以艾迪感觉自己似乎是怂了。他的眸子看着那面前越来越近的枪口,那一个个黑洞洞的模样让他心里越发的颤动,包括他两瘦巴巴的腿,走起路来也只能是下意识的靠着身后的一个壮汉,才能避免自己直接因为内心的恐惧而瘫倒在地上。这时候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听到了汇报之后,就带着人连准备都不准备的就出现在了李维面前。

  “或许我该回去准备几把弩,就算是有些弓也行。”

  缓缓的咽了口吐沫,艾迪颤颤的伸手抹了把自己脸上的冷汗,他的额头整个已经浸湿,头发都湿答答的趴在他的脸上,让他看上去狼狈的就如同一条流浪的狗崽子。而他的身子也已经倚在身后的那个壮汉身上,耳边也传来了后背胸膛中那剧烈的跳动,他心里也在下意识的安慰着自己:“并不是我懦弱,连这个从克图夫河水贼中出来的家伙都害怕了…”

  他对自己的心理暗示还没结束,身后那本就强壮的克图夫河水贼叛徒就愤怒的发出吼声,巴掌宽的短刀已经被那粗壮的胳膊举在头顶,而这个脸上都带着刀疤的家伙也已经瞪着因为愤怒而满是血丝的眸子,看着李维怒声吼道:“让我们跪下向你求饶?一会我会让你感受到,什么叫做失去四肢后,在地上当一个虫子蠕动的感觉!”

  “你要做什么?别别别!停下!停下!停下!”

  艾迪脸上的冷汗瞬间全部出现,他艰难的扭头看着身后这个壮汉极怒的模样,而他伸手想要阻拦身后那群同样开始仗着人多势众而愤怒的家伙时候,整个人却不知道被谁在身后重重的一脚踹在了屁股上,直接就在这肮脏的满是灰烬的街道上摔了个狗啃泥,直接就摔出去四五米远,脑袋几乎都已经快接触到了李维的脚。

  他艰难的咳嗽着,因为被踹飞过来直接摔在地面上,胸口的肋骨都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随着那微微喘息和咳嗽都疼的要死的感觉,他绝对肯定自己的肋骨已经断了不止一根。而他下意识的抬头看着面前的牛皮靴,顺着那风衣同样向上看去,却是李维依旧看着前方,脸上带着漠然和凝重的面孔!

  冷汗已经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他整个人的脸上也已经被灰烬和烂泥包裹,但他现在也根本感觉不到自己胸膛和脊椎的疼痛,因为他真正的体会到了一种被杀的感觉。他看着头顶那李维漠然的眸子,他觉得自己就好像是砧板上的鱼肉,而他颤颤的扭头看着身后那已经咆哮着冲上来的克图夫河水贼的叛徒,却忍不住闭上眼睛疯狂的大喊:“不…不要啊!”

  “开火!”

  但与艾迪那凄厉惨嚎的喊声出现的,却是李维那沉声的重喝,还有那同样向前指去的弯刀。初升的阳光还未完全笼罩这片街道,而那一束束光芒却也已经出现在这街道的宽敞区域,周围的那些隐藏在角落中的暴徒全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街道正中发生的这一幕,同样也震惊的看着在那突然出现的烟雾和一连串爆响中,直接成片倒下的烂藻帮精锐。

  西班牙水手们手持的燧发枪属于是大路货,而17世纪左右的欧洲燧发枪口径,完全就是以大口径和大威力而著称。例如像现在这二十名水手手中的燧发枪,口径足足有19.8毫米,而根据现代武器的口径来计算,哪怕是多上0.02毫米都足以称之为“炮”。何况他们发射的,还是那在高速和高温中,极易发生变形的铅弹!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清脆的枪声掠过耳边,那一连串爆豆般的声响已经在这街道上回荡,而李维的身侧已经出现了大股的白色烟雾,海面上的风吹不到街道上,这些弥漫着浓郁硝烟气息的白雾也似是凝固般的将李维和他身旁的西班牙水手们完全笼罩。这是开火后的硝烟,呛人的气息也让水手们发出低声的咳嗽,但这来自地球上威力十足的燧发枪齐射,却在今天真正的,也是第一次以战术体系的模样而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硝烟还未散去,可是那一声声低声的惨呼和呻.吟也已经出现在街道上,众多隐藏在角落中的暴徒也全部都惊骇的瞪大了眼睛,连手中抢来的东西掉在地上都不自知。而那李维脚下的艾迪也颤颤的扭头,眼睛眸子瞪得老大,而那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也让他颤抖着身子,眼中的泪水也已经哗啦啦的流淌,竟然是哽咽着直接就被吓哭了。

  街道上已经躺了一片的人,大股大股的血液正在地上蔓延,将那燃烧的灰烬所沾染成更幽深的暗红色。原本还在咆哮着准备冲锋,想要用手中那巴掌宽的短刀,将李维和他的西班牙水手们砍死在街道中的克图夫河水贼叛徒们,已经凄惨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他们的面目狰狞似是承受了极大的痛苦,而胸前粗劣的亚麻衣服上也有被撕裂的大洞,血肉模糊的模样当中,甚至还能看到内脏的碎片,以及那地面肮脏的灰烬。

  而事实上他们是幸运的,那拇指粗细的铅弹已经将他们的内脏给生生刺穿,让他们感受不到多少的痛苦就在极短的时间内昏死过去。可是他们身后的同伴却更加凄惨,已经穿透了前面人墙的铅弹失去了部分惯性和威力,甚至是碎裂成了两三瓣,就硬生生的停留在了那些倒霉鬼的身躯当中,刺穿了那身体里面的内脏。

  还未死去的家伙仍旧存留有足够的意识,那种铅弹将自己内脏和血管破坏的感觉他们也不想多说,因为那凄惨的呼声和痛苦的叫喊声已经在街道中此起彼伏,就在这一轮齐射当中,接近有二十多个烂藻帮的精锐被那沉重的铅弹收割,齐刷刷的倒在地上。而那站在最前排,一向是深受艾迪这个纨绔信赖的克图夫河水贼叛徒,却遭受了更凶狠的齐射,全部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有大量的鲜血在他们的身子底下开始流淌。

  “你这算是跪下来求我吗?”

  轻轻地先前半步,李维的牛皮靴就停留在艾迪耳畔,看着脚下这个狼狈的家伙扭头还在愣愣的看着街道上,他脸上那谦和平稳的微笑又重新出现。缓缓的将手中的弯刀插入腰间的鞘中,他没有继续在乎脚下的这个已经崩溃了的家伙,只是看着那同样瞪大了眼睛的查里森男爵,如绅士般的点头致敬道:“送您回到内城的任务,就如同现在这样容易不是吗?”

  “的确,这真的很容易。”查里森男爵微微抬头,目光中看着那已经躺了一地的街道,眸子中流露的也满是不可置信。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仿佛重新认识了一般看着李维,脸上也同样带起了一个微笑,看着他缓缓点头,竟然在李维的名字后面同样加上了一个绅士的称呼:“不得不承认,这是令人信赖的保护,李维先生。”

  而就在李维背后十米左右,那熙熙攘攘的人群还依旧在那,他们举着自己手里的斧头和弯刀,脚步还在以前进准备奔跑的姿势而伸开,但是他们两眼间已经剩下了茫然,手足无措,惊慌,还有恐惧。他们从未经历过火枪齐射,也从未经历过在瞬间就阵亡二十多个同伴的经历,他们不过是一群习惯性欺压平民的流氓,他们怕了。

  PS:感谢“金色恶梦”亲打赏的100币~感谢“0o小狼oO”亲打赏的100币~谢谢亲们的打赏~当然还有“西风?奈特”亲的两张催更票,我就喜欢6000字的催更,明天肯定会完成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