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谁的嚣张气焰

海盗旗飘扬 +A -A

  “跪下来求你?”

  缓缓重复着那听到的话,李维的嘴角也同样翘起一个微笑,带着淡淡的嘲讽和不屑。他右手的弯刀重新插回腰间的鞘中,伸手掏出火药和铅弹,仔细而缓慢的填装着那把已经发射过的燧发手枪,似乎是将面前的那群人直接无视了,连头也不抬开口道:“艾迪,知道吗,每次听到你的话,我都觉得恶心。”

  “那是因为你快要死了。”那个瘦弱的身影摇摇晃晃的走过来,看上去他的身躯就如同灰雾城外港那群最卑微的乞丐,瘦骨嶙峋的没吃过一天饱饭。但他身上的衣服却显得华贵许多,甚至那布料比起灰雾城一般的绅士穿的都要好很多,何况还有他那十根手指上都带着的金戒指,就犹如短短时间膨胀起来得暴发户,除了钱就只有最外的庸俗。

  事实上说他是庸俗这不可否认,但绝对不能说这个被称之为艾迪的家伙是一个暴发户。而李维也认识这个浑身瘦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的嚣张青年,不止是他刚刚来到灰雾城时双方就已经爆发的冲突,因为在灰雾城外港当中又有谁不知道这个嚣张的家伙,其实就是被城防队队长克莱夫所豢养,烂藻帮老大哈罗德唯一的独生子呢?

  “哈罗德那条老狗都不敢这么嚣张,而你这个狗崽子,为什么敢这样呢?”

  轻轻的将铅弹放到枪管当中,一小块鹿皮也随着通条的插入而将枪管给封堵住,李维满意的看着这把已经重新化为杀人利器的燧发手枪,缓缓的将那击锤拉开,然后看着面前那距离自己不足十米范围的艾迪,嘴角的嘲讽和不屑越发的浓郁起来:“你迟早会因为你的嚣张,而让你父亲那条老狗也陷入麻烦,但我认为你们被捆在一起被扔到海里的的概率最大。”

  “真好笑。”

  那瘦弱的身躯远比同龄人都要低矮,但这个艾迪的脑袋却隐隐大了一圈,他看上去丑陋而狰狞,尽管咧嘴带着笑意,可看着面前李维和他身后那穿着橙色制式海军军服的西班牙水手,一股来自心底的亢奋却让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就如同发现了什么最好笑的事情,弯着腰笑了好一会,才抬起头用手擦着眼角的泪,指着李维大声道:“可现在你又有什么资格和我将条件呢?就凭你身后的二十几个人,和那个看上去就知道是残废的垃圾?!”

  他身后的三十几个矮胖的壮汉已经发出狞笑,看着李维和他身后那二十多个西班牙水手,脸上也没有丝毫的畏惧。他们尽管明白矮人火枪的威力,可是他们身后那几乎有一百多人的数量,却让他们内心中满是亢奋。他们同样是来自克图夫河的水贼,尽管他们背叛了沼泽男爵,可现在重新找到老大的他们却发现,就在这富饶的灰雾城中,比起那环境复杂恶劣的大沼泽,真的是如天堂一般令人觉得享受。

  尤其是跟着面前这个艾迪,烂藻帮内著名的纨绔,他们活的远比在沼泽男爵的手下要滋润的多。他们不需要冒着被绞死的危险去克图夫河上抢掠,也不用冒着生命危险和萨马城的巡河队开战,更不用担心因一点小问题而触怒了那残暴恐怖的沼泽男爵,被砍去四肢还活着就扔到沼泽中,去喂养那些沼泽男爵最喜爱的沼泽鳄!

  “你们以为我害怕?不不不,我只是害怕麻烦。”

  李维的眸子微微眯起,他手中的弯刀也已经缓缓地抽出了刀鞘。斜斜的向上举起,他手中的弯刀就是身旁水手们的指挥刀,而他看着艾迪的眸子当中,也已经满是森然的杀意。如此混乱的局面,这个艾迪想要将他杀掉,那么作为对立面的李维,又何尝不是想将这个从刚来到灰雾城就结下仇怨的对手,在今天一劳永逸的解决掉呢?

  他还记得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上,漫无目的的漂流中极为幸运的发现了灰雾城的外港,也正是在外港的码头上,对这个世界两眼一摸黑的他也遇到了这个嚣张跋扈的纨绔,竟然带着十几个烂藻帮的流氓想要强抢他的德沃商船。虽然代价是这群家伙被来自奥斯曼的水手们用弯刀逼着跪在地上,这个嚣张的纨绔也被李维亲手打断了几颗牙齿,但双方的仇怨也就是因此而生,甚至是有一度都到了李维差点下令开炮的紧张局面。

  “但麻烦总需要解决的,不是吗?”

  右手的弯刀已经举起,李维左手也已经在风衣中重新掏出了那燧发手枪。看着面前那正缓缓迈步,就如同一堵墙那样缓缓压过来的烂藻帮,嘴角的微笑却越发的高翘起来。李维没有回头,他的目光看着前方似是在等待,口中只是解说般的缓缓开口道:“事实上,烂藻帮能够存在那么长时间,可不是靠着他们的悍勇搏杀,而是来自城防队的暗中保护。”

  他身后的二十名西班牙水手已经准备就位,第一排十人已经单膝跪地,第二排十人昂首挺胸,燧发枪坚硬的枪托抵在他们的肩膀上,二十个黑洞洞的枪口也已经对准了前方,对准了那正在缓缓压过来的烂藻帮。这是游戏中需要科研才能拥有的齐射,但在这现实世界当中,只需要吩咐下去就能轻松完成。

  而这轻松完成的代价,就是枪口所指之处的血流遍野。拇指粗细的铅弹属于是大口径,正常人类的主要躯干被命中一发,代价除了死亡就是内脏碎裂。运气好的当场不会战死,可是因为击中人体后碎裂开来的铅弹,却能让伤者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承受重金属中毒的症状,最终受尽了折磨而凄惨的死去。而事实上就算是命中了四肢,那么燧发枪爆发的恐怖力量,也需要医生将伤者进行截肢,对常人而言无异于生不如死。

  “李…李维!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真的敢和烂藻帮…和我们烂藻帮敌对吗?!”

  那群还在继续向前压着的烂藻帮终于脸色有了变化,而最前面的艾迪本就是个吃喝玩乐的纨绔,这已经不到五米的距离当中,他甚至能看清楚对面李维那淡漠的面孔,以及身后那举起火枪瞄准自己,脸色没有任何变化的水手。下意识的咽了口吐沫,他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在和一群疯子敌对,不由得张了张嘴,大声的掩饰着自己发颤的嗓子:“我告诉你,我父亲,我父亲可是整个外港烂藻帮的老大,你敢开枪的话,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

  “不会放过我?”淡淡的笑声在李维口中传出来,他扭头看了眼身后那同样已经握紧了十字长剑的查理森男爵,嘴角的嘲讽和不屑却越发的高翘。这只是色厉内荏的话,那群曾经找自己麻烦的烂藻帮也不知道多少人曾经说过这种类似的话。从当初李维和艾迪发生冲突,道接下来一系列恩怨,现在他们又怎么能互相放过对方?

  “跪下来求我,你们所有人跪下来求我啊。”

  缓缓向后退了半步,李维的身影也已经和那些西班牙水手们并肩而战。但他的语气却带着少许高亢,微微的抬头看着面前的艾迪,还有他身后那一个个脸上也出现了冷汗的烂藻帮流氓。他的眸子扫过那已经握在手中的短刀和手斧,声音也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耳边:“只要你们跪下来求我,那么今天我就会选择放过你们,放过你们所有人!”

  PS:感谢“直9武装直升机”亲打赏的100币~感谢“金色恶梦”亲打赏的100币~感谢“CH辰”亲打赏的100币~感谢“真理守护者”亲打赏的100币~谢谢各位的打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