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无处不在的暴徒

海盗旗飘扬 +A -A

  外港的仓库区同样被大火焚烧殆尽,原本就多是木制结构的临时仓库现在也只留下了一片还燃烧着的残骸。李维走在最前面带路,右手却也已经扶上了腰间的弯刀,微微摩擦着那缠了细亚麻绳的刀柄,目光警惕的看着道路两侧。便是两侧排成队列的西班牙水手们,也已经将肩膀上的燧发枪端举在手中,极为小心的扫着周围街道的阴暗角落。

  因为就在他进入仓库区之后,原本那拥挤的街道上就只有混乱,隐隐的哭嚎和惨呼也时不时的出现在耳边,原本的秩序也早已经随着那大火的蔓延,而在这片区域消散无踪。三五成群的家伙正在那片废墟中进进出出,满身的灰烬也阻挡不了他们热切而贪婪的目光,就在他们的手中,还拿着斧头和弯刀,再不济也是粗重的木棍。

  而李维就在这群贪婪和亢奋的家伙当中,竟然也发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微微眯眼,他扶着刀柄的手也忍不住缓缓握紧,他同样看到了这群家伙怀里抱着的包裹当中,根本就不属于他们的物品。但李维却没有声张,只是大步向前和西班牙的水手们沿着街道向前走着,淡淡的开口对身后的查里森男爵道:“这些都是原本码头上的搬运工,不过现在看上去,他们似乎发现了一条致富的捷径。”

  “当然,这种场合可是不多的,而他们的胆子在这时候也不是一般的大。”

  查里森男爵拄着手杖跟在李维身后,之前那把细长的十字长剑也被握在左手中,因为失去了剑鞘而缠了几圈亚麻布,倒也不会将手割裂。但身上的伤势还是让他无法流畅的继续挥起这把十字长剑而奋战,可他的目光带着漠然扫过周围那街道当中流窜的影子,鼻腔中也缓缓的发出一声冷哼:“或许他们的背后有什么背景,不是吗?”

  “背景?谁知道呢。”李维轻轻地笑着说出这个词,但他的脸上却带着嘲弄,尤其是看着周围那一双双带着贪婪和蠢蠢欲动的眸子,身上的风衣也已经轻轻地撩起来,让他腰间皮带上挂着的燧发手枪显露,震慑着周围那些家伙越来越暴躁的内心。失去秩序后所爆发出的黑暗面能冲昏理智,尤其是当财富、抢劫、女人、血液、杀人出现在脑海中之后,就算是最老实的家伙都能在激烈的环境刺激下,变成嗜血如麻的疯子。

  何况是这些原本的贫民,他们大多数都和烂藻帮有多多少少的联系,原本霸道的城防队巡逻组还能震慑他们,而随着水贼进攻和劫掠,城防队失去踪影之后,这些贫民们终于发现数量庞大的他们,似乎有了一些力量,而且他们团结起来之后也发现,他们的力量竟然能让他们在这混乱的灰雾城外港,拥有那种如贵族般高高在上的权利。

  然后他们心中的黑暗越发的凝聚,暴虐、残忍也出现在这群贫民身上,他们拎着斧头、铁锤、弯刀,甚至是粗重的木棍开始在街道上游荡,尤其是之前加入了混混团伙的那些人,更是不仅局限于街道两侧已经燃烧殆尽的仓库区,都开始集结人群朝着其他还算是完好的区域冲击,用铁锤砸开大门就冲进去开始抢劫,甚至还有女人的嚎哭声在嘈杂声中出现。

  尸体几乎每隔几步就能看到一具,已经被烧焦的、被砍首的、似是刚刚被杀的、男的女的年老的年幼的,全部都是尸体也充斥着街道和周围的坍塌建筑当中。

  而李维他们现在的面前,街道上正有三十几个男人手持铁锤、弯刀之类的武器堵在那,两眼中都是亢奋而带来的血丝,他们背上口袋当中已经鼓囊囊的,显然是装了不少东西,让他们的背部都微微的有些弯曲。甚至这群人看着李维他们走过来都没有让开,反而是咧着嘴瞪着那橙色的西班牙制式军服,一动不动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砰――”

  一团炽热的火光瞬间在那黑洞洞的枪口中出现,李维左手已经在风衣中掏出了燧发手枪,紧紧扣住的扳机还未归位,而似是一股浓郁白雾的硝烟也在那枪口摇曳,但李维的目光中却只有一片森然的杀意,他右手的弯刀也已经拔出了小半截,雪亮的刀身带着冰般的酷寒,似是映照着他那同样寒冷的语气:“不想死的,就给我退到一边!”

  “退下!”他身后的西班牙水手们也以极快的速度展开队形,两排燧发枪直接就抵在各自的肩膀上,二十个拇指粗细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前方那堵住路面的暴徒,一个个面色冷峻,也没有任何即将开始战斗的紧张。对于他们来说,这群只是乘着入侵而展开骚乱的暴徒也只是一群连军事训练都没有过的乌合之众,只是凭借着心里的暴虐和混乱的环境而浑水摸鱼,他们手中的燧发枪一排齐射,就能让这群垃圾知道,什么叫做正规军的无情镇压!

  “矮人…矮人火枪…”

  这群暴徒显然也不是什么也不知道的贫民,最前方有几个矮胖的家伙手中拎着短刀,眸子当中却已经是惊慌失措。缓缓的向后退了几步,他们的脸上也没有了抢劫时候的狰狞,而看着李维和那身后身穿整齐制服的西班牙水手,他们也感觉到了那如城防队一般的正规军模样。他们终于放弃了继续堵路想要抢劫的想法,甚至还有人扔下了抢来的包裹,灰溜溜的朝着街道阴暗角落里跑去,显然是以为灰雾城的正规军出动,即将要重振外港秩序了。

  “烂藻帮。”但就算是那几个矮胖的家伙转身就走,可李维的眼睛还是忍不住缓缓的眯起来。那几个矮胖的家伙和他可不算是陌生,因为在昨天的时候双方可依旧见了面,就在那海长枪酒馆当中,甚至还差点爆发了一场冲突。不过看着那些四散轰然而逃的暴徒,李维也朝着旁边狠狠地吐了口吐沫,低声骂道:“这群垃圾一样的狗shi。”

  就在这几个矮胖的家伙散去的时候,街道的尽头却又突然出现了一堵人墙。接近上百人的队伍缓缓出现在那,而最前面的家伙也多是这种矮胖的男人。他们手中每个人都拎着短刀和手斧,甚至身后不少人的手中还拿着城防队一样的制式长枪,成群结队的走过来,一片片的嘈杂声音也已经遮天蔽日的传来,都是满口的污言秽语。

  “哦,我猜是谁敢这么嚣张,原来是你。”

  最前端是一个纤瘦的年轻人,看上去和李维差不多的年纪,不过两眼都是隐隐发黑,脸上尽管带着亢奋,可是那每一步都有些虚晃的模样,也看得出这个家伙的身体不怎么好。但他却似是不了解自己的身体,两臂左右各有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在搀扶着他,还时不时的说些黄段子般的笑话,旁若无人的伸手摸着旁边女人怀里的硕大雪白。

  但当他也看到了面前街道处,正处于那两排西班牙水手前端的李维时候,还在肆意狂笑着的脸却猛然阴沉下来,就如同发现了最为愤怒的家伙,狠狠地推开身旁两侧的女人,虚晃着身子向前走去,看着他狞笑道:“真的是好运气,如果今天把你给砍死在这,估计就算是我老爹也会夸奖我吧?”说着,他扭头看了眼自己身后那上百人的嘈杂队伍,哈哈大笑着看着李维大声道:“跪下求我,我就饶了你啊,李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