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危机关头的召唤

海盗旗飘扬 +A -A

  海浪重重的拍打在沙滩上,滚滚而来的浪花想要将那一穗穗的砂砾卷往海中,但却被那优秀木料打造的船底给挡住堆成一个小陇坡。四十根长长的橹桨已经被高高抬起,而那梭型的船身也随着海浪而摇摇晃晃,前桅杆和主桅杆上的三角帆也已经全部升起,而在那一条条粗壮亚麻绳的操纵下,调整着风帆的朝向,利用大自然的风速而缓缓的移动着船身,逐渐在那沙滩上向后退去,仅留下深深地一道痕迹。

  这是一艘重型加列战船,左右两侧共二十根排桨也已经落入水面,随着那一声声粗重的呐喊号子,一阵阵浪花便在那水面上激烈的扑腾起来。令人震惊的庞大巨兽已经开始行动,接近三十米的长度在缓缓后退旋转,直到那包裹着铁皮的船首对准沙滩,将那船首处特意安装的青铜撞锤显露出来,也似是显露着自身的肌肉。

  可这却并不是它唯一的力量,就在船首处的甲板下方,两个船身上特意留出来的窗户已经被人打开,黑洞洞的窗户里面,两门7磅炮正缓缓的被炮手使劲的推出来,同样幽深黑暗的炮口,却直接对准了船首所面对着的岸上。那是一处两米左右的防波堤,似乎是修建的时间较为久远,海浪侵蚀的砖石都斑驳的有些碎裂,看样子也挡不住哪怕是7磅炮的轰击。

  不同于现代以口径,和中国古代以火炮重量来区分火炮类型,西方近代的火炮在当时要更科学的多,以炮弹的重量和体积来进行火炮的分类。尤其是这海军用的7磅炮,青铜铸造的管壁要更厚了几分,这样才能维持长时间的开火而不至于管壁受热弯曲。而那黑洞洞的炮口对准外侧,7磅重的实心铁球作为弹药也已经放了进去,只要那火把将炮位的火绳点燃,那么这黑火药爆炸而产生的庞大膨胀力量,将会让那铁球带有击穿一切的恐怖!

  “快点,我们就快要安全了!”

  松软的沙滩事实上根本不适用于奔跑,尤其是被海水浸泡的湿软以后,李维感觉自己每抬起一步都仿佛是在负重。但常年来的奔走和忙碌也带给了他良好的体格,李维看着面前那越来越近的重型加列战船,脸上也是露出的少许放松的模样,昨天他心血来潮的新招募了这艘重型加列战船,终于也在今天发挥了救命般的作用。

  起码他不用狼狈的跳到海里去逃窜,况且就算是跳到海里去也没什么用处,北呼啸海那并不平静的海面,可是能掀起一阵阵的浪花,游不了多远估计就会被海浪席卷着重新扔到海滩上。面前的重型加列战船上也已经快速的将绳梯顺着船侧扔下来,同时还有四个背着燧发枪的水手爬下来,伸手大声的招呼着李维喊道:“在这有绳梯,李维船长!”

  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沙滩上快步跑过去,李维和那些水手们也快速的来到战船边上。那四个下来救援的水手也已经将背上的燧发枪夹在腋下,小心的盯着不远处那防波提方向,同时搭手将绳梯牢牢地在底部拽住,对李维他们快声道:“上船吧,李维船长,我们负责殿后,这里会很安全。”

  “很好,你们干的很好!”伸手牢牢地抓住那绳梯,李维也没有丝毫推让的意思,在这种紧要关头,任何的谦让和推让都是对同伴的不负责任。作为半个军人出身的水手,或是经过了两年磨练的李维也都明白这种情况。两臂用力,李维在这软绵绵的绳梯快速的攀爬,优秀的体格让他轻松的就爬上了那四米多高的船舷,伸手握住又是一名水手伸过来援助的手,随着那拉过去的力量就直接站在了这艘重型加列战船的甲板上,大声询问道:“战况如何?”

  “战况很激烈,但初步观察那群水贼已经占领了城门,正在继续进攻城墙上还在抵抗的城防队正规军,如果没有援军尽快赶来,他们绝对支持不了十分钟。”

  他旁边就是这艘重型加列战船的船长,沧桑的面容衬托着他三十年来的经验。手中的折叠望远镜递给李维,同时整了整胸前并不存在的灰尘,很是正式而肃穆的挺胸对李维说道:“西班牙,内陆防卫缉私船队,重型加列战船船长,英勇的霍尔,向您表达最崇高的敬意。”顿了顿,这位自称为英勇霍尔的船长也微微低头在胸前画了个十字道:“伴随着天主的喜悦,我和我船上的所有水手,愿成为您征服世界的先遣军。”

  “霍尔船长,你的效忠非常及时。”

  李维的眉头稍稍抬起,印象中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刚醒来的时候,德沃商船上的格林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他还记得当初的格林自称是来自奥斯曼帝国地中海舰队,自称为稳重的格林,心中也不由得若有所思。但在这紧急关头李维也没考虑这种细节,看着原本在沙滩上的水手们全部随着绳梯爬上加班,伸手对霍尔船长吩咐道:“现在,让我们离开沙滩。”

  “不要走!救救我们,求你救救我们,求你们了!”

  但当然李维的话音还没完全落下,防波堤那边就已经出现了十几个身影,艰难的翻过了那两米多高的矮墙,惊喜的看着李维这艘重型加列战船,似乎是也涌起了一股力量,跳到那松软的沙滩上,连滚带爬的就朝着他们这边跑过来,脸上都因为惊喜和惶恐而扭曲着,就算是因为沙滩奔跑不便而跌倒在地上,都用手脚爬着朝着那战船逃去。

  他们也没有想到,这堵两米多高的防波堤外面竟然是能够存活下来的关键,从一种绝望瞬间到了生的希望,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力量也让他们的动作更快了几分。但他们的希望却还没有持续太久,就随着那瞬间出现的寒芒而重归绝望,因为就在这十几个好不容易翻过防波堤出现在这的无辜者身后,同样有二十多个克图夫河的水贼,正哈哈狞笑着举起手斧或弯刀,快步追上他们一刀一个,让这群可怜虫哀嚎着被劈倒在地上!

  “想跑?哈哈哈,你们这群家伙,还是留下来吧!”

  这群克图夫河的水贼尽管追不上已经缓缓离开岸边的重型加列战船,但他们手中的弯刀或手斧却也丝毫不停,追上那一个个还在挣扎的无辜者就狠狠地劈下去。血光乍现,那死不瞑目的头颅却已经随着那喷出的血腔而如球般在地上滚动,只有那因为心脏跳动而产生水泵般压力的无脑尸身,重重的倒在沙滩上缓缓抽搐。

  短短不过十数秒钟,已经逃到了沙滩上的无辜者就已经被那群克图夫河的水贼全部剁下了脑袋。更有甚者,沾满了沙土的头颅都被那残暴的克图夫河水贼抓着头发举起来,脖颈处还滴滴答答的流着血液,但这却更是引起了那些克图夫河水贼的兴致,分别都哈哈大笑着举起这些头颅冲着那已经离开岸边十几米远的重型加列战船,还有那正在船首看着这边的李维,大声的嘲笑和呼喝着自己的伟大。

  而那一个个被屈辱的抓着头发被高举起来的脑袋,那一双双还没来得及闭合的双眼中也满是绝望、恐慌以及怨恨。脸上也是因为痛苦而造成的扭曲,尤其是他们那已经失去身材的两眼,似是看着那正在上下滑动着海水的重型加列战船,眼中的嫉妒和怨恨便又深了几分。可他们已经死了,尸体还倒在旁边的沙滩上,脖子当中喷出的鲜血,都已经将沙滩染红。

  “虽然他们可怜,但如果我们停靠在沙滩上,也会有一定的麻烦不是吗?”

  两手缓缓的插在自己风衣的口袋中,李维轻轻地抬起头看着那沙滩上还在耀武扬威的克图夫河水贼。他以往尽管曾听到了这些水贼的残暴,可并不代表他现在真正看到时候,心中对这种毫无人性就展开屠杀而没有丝毫震惊。李维缓缓握拳,他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只是将手在口袋中抽出来,朝着前面轻轻挥了一下,沉声咬牙道:“给我开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