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即将陷落的外港

海盗旗飘扬 +A -A

  一枚枚石弹在烟雾中激射而出,一声声沉闷的重响也已经在那灰雾城外港的城墙上出现。激烈的喊杀声,羽箭的尖啸声,无辜者的悲鸣苦求,还有那一声声分不清敌人还是友军的叱骂,都已经让这克图夫河入海口岸上的堤坝无比混乱。而那而是多艘战舰也随着那水流和自身的惯性,重重的靠在那堤坝岸边的码头上,紧接着就是那穿着各种破旧皮甲的克图夫河水贼,挥舞着自己的弯刀在甲板上快速的跳在岸边,继而冲向战场!

  二十多艘克图夫河水贼的战船也没有就此停歇,安装在船头或船位的扭力弩正快速的发射着石弹,甚至将城墙上那箭塔的木制顶端都打的崩裂开来,而原本城墙上那驻守的巡河队弓箭手则已经瞬间陷入了混乱当中,尽管还有零星的羽箭在箭塔射击孔和城墙处朝着下方射击,但看那已经逐渐陷入焦灼状态的城门处,就知道这次袭击的突然性,实在是过于成功。

  “火药?”

  来自克图夫河方向的风吹来,李维也忍不住深深地嗅了嗅那熟悉的气味,脸色却旋即变得无比凝重。因为这风中传来的气味,那股浓浓的硝烟味道实在是太过浓郁,而考虑到之前那原本作为重要防线的河面防御桥梁,随着那剧烈的轰鸣声和耀眼的火光,最终崩塌陷落在水面当中,就知道绝对是被安装了炸药桶。

  至少在李维的印象当中,只有成桶的火药才能如此轻松地掀翻整座沉重的石制城墙。而也在李维的印象当中,能够运用火药的在灰雾城当中,恰恰也有同样会使用火药的矮人族,至于克图夫河水贼能够用手段弄倒火药,这还真的并不稀奇。狠狠地朝着脚下吐了口吐沫,李维也忍不住直接爆了句粗口:“这他吗的!”

  克图夫河水贼的突袭真的是出乎意料,谁能想到这群刚刚将巡河队打的全军覆没的家伙,在第二天清晨就直接以突袭灰雾城外港而开始?这一点别说是李维,就算是负责灰雾城外港的那群城防队士兵,都是没有想到的。和平了太久的灰雾城,在这十几年中还是第一次遭遇了如此程度的进攻!

  但李维他们却没有丝毫犹豫,毫不迟疑的就开始朝着后方退去。而那九名水手也已经抽出了腰间的弯刀,分别护卫在李维的四周,警惕的看着周围那混乱的局面。也不光是他们在后撤逃避,因为就在这堤坝岸边上原本就有不少外港来看热闹的人群,尽管之前散去了大半,可留在这也突然遭受了无妄之灾的人数,也几乎和那些突然出现的克图夫河水贼差不多。

  “嗡――嘭――轰――”

  一声尖啸自远而近,李维他们的脸色却猛然一变,一枚香瓜大小的石弹撕裂了那随风吹来的硝烟和尘土,在半空中高速旋转着如毒蛇般将空气撕裂,带着那无与伦比的惯性和力量在李维头顶不到半米处飞过,然后就重重的砸在地上,将那砖石铺垫的地面瞬间打的粉碎,但那惯性力量所造成的反作用力却让这枚石弹紧接着又腾空而起,重重的砸在了那防波堤上碎裂成四五瓣,如天女散花般又朝着四周激射而出。

  这似乎是一发流弹,可对于李维他们来说也已经足够敲响警钟。因为那城门处的厮杀已经告一段落,显然那仅有二十人的城防队步兵在内外夹击的情况下,可谓是凶多吉少。尽管城墙上的弓箭手还在反击,一道道羽箭也在压制着城墙底下那一群群的克图夫河水贼,可更多的敌人却已经随着那靠在岸边的战船出现,看上去乌压压的一片足足有两三百人!

  而城墙上那箭塔也已经被摧毁了小半,由木制和砖石打造而成的防御工事,被克图夫河水贼的战船重点照顾,一枚枚打磨的极其圆润的石弹精准度惊人,甚至在第一时间就将对河道最具威胁的箭塔摧毁,让箭塔顶端安置的扭力弩或床弩,在惊慌失措之下根本就对底下的战船或克图夫河水贼,形不成任何有效的打击。

  “我们走!去海边,不能继续待在这了!”

  李维咬着牙带着自己的水手们快速后撤,看着面前那越来越混乱的场地,时不时的也举起胳膊护住自己的脸。半空中那飞溅的碎石已经漫天都是,剧烈的碰撞和喊杀声也已经充斥了外港堤坝的岸上,而且眼见城墙上那城防队的弓箭手,也被随即在克图夫河水贼战船中出现的弩手挨个点名,凄惨的掉落下城墙然后被砍成一堆尸体。

  原本以供进出的城门显然无法继续通过,李维扭头看着那仅有两米的防波提外面,万里无云的天空带着如海一般的湛蓝。那是北呼啸海的倒影,来自广袤大海的呼唤,而李维下意识的看了眼手心处那随着自己心念时隐时现的光点,也是指着那本就挡不住敌人的防波提,咬牙重声道:“翻过去,我们去海边,到了海边我们就安全了!”

  “明白。”周围的水手们也是齐齐应声,他们手中的弯刀横在胸前也随着李维快速的向后倒退。那道防波提才不过两米高,阻挡的也是在北呼啸海夏季最常见的海浪,避免克图夫河入海口两侧的堤坝和临时仓库被淹。至于防备海盗或异族进攻,依靠的却是防波提两侧的四座箭塔,而一般除了那群没脑子的寇涛鱼人,也根本就没有海盗或异族敢出现在这道防波提附近,因为外面那距离海面三十多米距离的沙滩,简直就是天然的射击场。

  但因为这边的战况紧急,周围城墙上的城防队士兵估计早已经全部抽调来了城门或附近的城墙处,来阻挡克图夫河水贼越来越强烈的攻势,因此防波堤附近也根本没几个驻守的士兵。而李维他们相互配合,没有十几秒中就干脆利索的翻过了那才两米高的防波堤,同时周围那些无辜的外港居民们看到这一幕,也是学的有模有样,竟然纷纷都朝着这边跑过来,以期望能够逃离那杀的昏天黑地,只要靠近了就是死的城门附近。

  “干掉所有人!杀了他们!”

  那群已经占据绝对优势的克图夫河水贼们也已经发现了他们,放过这些四散逃走的无辜者可不是他们的作风。已经有握着弯刀的克图夫河水贼冲过去,将几个来不及逃走太快的老弱妇孺生生的砍倒在地。但这群家伙却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反而狞笑着看着防波堤方向的李维他们,迈开脚步就快速的冲过去,显然不想要放过任何一个人。

  这是克图夫河水贼的残暴,他们的掠夺和抢劫从来都是不会留下一个活口。这也导致了灰雾城和萨马城的全力围剿,而如果不是大银盘岛内有一座环境复杂而又满是危机的大沼泽,这群克图夫河的水贼也早已经在每年都会出动大部分巡河队进行围剿的军事行动中灭亡。可现在他们反而将萨马城的巡河队全部歼灭,为了“报答”灰雾城和萨马城这些年持续不断的围剿,他们当然也要用更凶残的行动,来证明他们那本就残暴的个性。

  “真他吗的是一群亡命徒。”

  看着那二十多名克图夫河水贼正狞笑着朝自己这边冲过来,李维也忍不住狠狠咬牙。这些带着大胜余威的家伙可不是因为恐惧而叛逃进烂藻帮的碎渣,而是真正在克图夫河上作为屠夫和刽子手的一群亡命徒。他们现在已经连灰雾城的外港都敢进攻,尽管李维知道作为重要港口城市的灰雾城也不仅是这点兵力,可就凭这群水贼已经将战果扩大的现在的地步,也能知道失态的严重性,似乎比起想象的来还要更严重几分。

  这一切看似经过了很长时间,但实际上却连五分钟都没有,李维抬头看着那都已经燃烧起烈焰的外港城墙,他直接就扭头踩着那松软的海砂朝着海边快速跑去,同时手中那金色光点组成的舰船模型,也瞬间随着他的心念而飞往三十多米外的海岸边上,眨眼间的速度就已经成为了一艘,三十多米长四米多高的,重型加列战船!

  PS:感谢“zdc”亲打赏的500币~感谢“我只是想你了”亲打赏的1000币~感谢“安慰十字绣得”亲打赏的100币~谢谢~谢谢各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