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惊闻中的大溃败

海盗旗飘扬 +A -A

  清晨随着黑暗的散去而高昂着出现,来自遥远天际的阳光洒在身上,淡淡的温暖似是驱散寒冷的最佳良药。依旧是那件半旧不新的黑色风衣,李维两手插在那有些磨损的口袋里,缓缓迈步沿着楼梯向下走去。耳边那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在走廊内回荡,这让他的眉头忍不住微微皱起,尽管来到这个世界上观念已经改变了不少,但他还是有些传统道德的洁癖。

  但对此李维也根本不会过多的关注,在这个弱肉强食,以森林法则为定律的世界中,这一幕简直就是在正常不过的交易。这里可不是前世那拥有基本生活保障,拥有基本医疗福利的世界,残酷的现实也会让任何人明白什么叫残忍。而事实上她们所付出的代价在不考虑道德因素的前提下,一切都只是为了生存。

  李维顺着楼梯来到一楼,眼前那原本早该坐满了醉醺醺酒客的桌椅上,竟然空荡荡的大半都没有客人。旁边的酒馆侍者们也清闲的待在角落,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似乎在谈论什么。吧台处得一个领班也原本在无聊的看着空荡荡的酒馆,余光看到李维在楼梯口走下来,连忙伸手打了声招呼道:“早安,尊敬的李维先生,不知道早餐还是不是符合口味呢?”

  “早安,今天的早餐依旧美味,替我向厨师表达敬意。”

  轻轻点头,李维也朝着那位领班客气的回应一声。但他看着空荡荡的酒馆内部,整齐的桌椅也明显是被整理过,仔细看去也没有丝毫昨晚宿醉后留下的痕迹,这却更增添了他的疑惑。这在海长枪酒馆可并不多见,或者说李维来到海长枪酒馆以后,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萧条的模样,不由得开口对那位领班问道:“不过令我好奇的是,今天的客人似乎少了点?”

  酒馆内部那仅存的几桌客人,与其说是客人还不如说是同样无聊的打手们,正坐在桌上无聊的喝着闷酒。而就算不是打手,也是李维带来的那九名水手原本围绕这几张桌子坐着,看到李维在楼梯上走下来,也都纷纷站起来示意自己在这。不过李维伸手也对他们做了个稍等的动作,扭头对那位领班耸肩继续问道:“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银盘岛很久都没遇到过的惨败。”

  那位领班本是百无聊赖的模样,看到李维走过来主动询问,顿时也来了精神,伸手拿起一个橡木的小酒杯给他倒了杯能振奋精神的白朗姆酒,然后便很是不敢置信的摇头道:“据说萨马城的巡河队在夜晚全员进攻大沼泽,想要将克图夫河水贼全部剿灭,但没想到沼泽男爵竟然使用了神秘的魔法,召唤了一阵恐怖的狂风,让萨马城巡河队全军覆没了。”

  “魔法?全军覆没?”

  已经端起的酒杯都在李维手中忍不住一晃,里面半透明的白朗姆酒都已经洒出来了一圈,但李维却毫不在意,只是抬起头看着面前那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酒馆领班,惊疑不定的打断道:“沼泽男爵竟然是魔法师?”他咽了口吐沫,捏着酒杯的手指都有些微微发白,习惯以科学解释自己世界观的他,在今天真正听闻了魔法的力量,还是显得有些慌谬:“难道只是一阵狂风,就能将一整只舰队给覆灭吗?”

  “谁都不知道沼泽男爵竟然是一个强大的魔法师,但灰雾城外港处克图夫河到北呼啸海的入海口,已经堆积了大量巡河队战船的残骸和碎裂木板。”

  那位领班尽管因为今天职守酒馆,连橡木门都没走出去过一步,可是架不住之前那群醉醺醺的酒客大声的炫耀着自己的听闻,不过也因为喝醉了的缘故,大部分的话都显得相当吹嘘,而这位领班也整合了部分听上去像是真的信息,耸耸肩对李维无奈的说道:“谁也没真正的见过魔法的力量,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巡河队士兵也被灰雾城内城的骑士带走去询问了。”顿了顿,他不由得耸耸肩叹气道:“几百人的部队活下来的还不到十几人,真是凄惨啊。”

  “这的确让人震惊。”李维的眉头微微皱着,以往只是将魔法当成传说的他,现在心里还真是没谱。扭头扫了眼老莫尔顿常在的那张桌子,却发现收拾的干干净净,就算是那盛装着他心爱烟斗的盒子都不见了,似乎是已经带着离开了这座酒馆。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尖,李维不由得对那领班问道:“老莫尔顿也去克图夫河的入海口了?”

  “莫尔顿老板去灰雾城内城了,据说贵族们要求灰雾城的绅士全部参加会议。”

  那位领班耸耸肩就说了出来,毕竟老莫尔顿的行踪也不是什么保密的事情,在昨天下午的时候灰雾城的内城就已经来信,要求所有在本地登记拥有绅士头衔的体面人,今天早上七点钟就必须在内城会议厅准时集合。不过这位领班还是轻声笑了笑,眉眼间也带了几分猥琐,凑近李维小声道:“莫尔顿老板昨天晚上就去了内城当中,据说贵族夫人们召开了一场宴会。”

  “这…可真让人羡慕他的体力。”李维也是无奈的耸耸肩,同样略有尴尬的扭头看了眼房门处。老莫尔顿现在都六十多岁,按照寻常的经验早就该颐养天年了,像个小伙子那样风流可真是不多。而他伸手将那杯白朗姆酒一口喝尽,朝着酒馆内还在等待的水手们打了个走的手势,便扭头对那位领班道:“记在账上,等我的大副格林来了一起结。”

  “李维先生,您当然值得信赖。”

  那位领班也是点点头,李维在这一直都是记账等格林来结清,不过他想到格林大副那个老油条,看着李维和他的水手们推开房门离开的背影,也是无奈的拍了拍脑门。相较于谦和如绅士般的李维,这个格林大副就如同是半个小银币都要追究的吝啬徒,而且就算是一丁点好处都要扣下来,每次谈结账的时候都是一种痛苦的体验。

  当然这一切李维也是了解的,在自己的那艘德沃商船上,如果说评出一位真正的船长,那么现在作为李维副手的格林绝对能够名列第一。毕竟在游戏的世界当中,格林大副就已经在地中海、印度洋,甚至是大西洋沿岸经历过许多事情。就算是简单的采买和支出,算是半个当家人的格林大副也要小心翼翼的填补,才能勉强支撑着整个小商船越过越好。

  等出了海长枪酒馆的大门,一股明亮的阳光就已经扑面而来,让已经习惯了昏暗的李维都忍不住伸出手遮挡了片刻,使劲扎了两下眼睛才逐渐恢复过来。不过原本这时候就该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现在却显得人烟稀少了不少,除了几个走路匆匆的家伙,就只有运货的马车在街道上缓缓而行,到是让李维忍不住一笑:“不会都去围观了吧?”

  围观真的是人类的本性,无关究竟是什么世界,但李维脑中却不由的响起那海长枪酒馆领班的话,舌头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从一个科技为主的世界穿越而来,真正遇到了这宗魔法事件,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李维真的想去看看那魔法的破坏力究竟如何。有些歉意的扫了眼码头方向,李维朝着前面迈步走去,同时伸手朝着身后的水手们打了个手势道:“临时安排任务,我们去克图夫河的入海口看看,那所谓的魔法究竟怎样!”

  “明白。”

  水手们纷纷点头,不过互相之间脸上却带着肃穆之情。所谓的魔法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特曾听闻,但真正遇到了却还是下意识紧张。毕竟之前听酒馆当中那群人的说法,只是召唤了一股呼啸的狂风席卷过大沼泽,就将一艘艘萨马城巡河队的战船所摧毁,这种恐怖的威力就算是比起大海上那强大的风暴也不过如此了,心中又怎么可能轻视?

  PS:感谢“安慰十字绣得”亲打赏的100币~感谢“不吃白菜的乌鸦”亲打赏的100币~感谢“小菊花疼”亲打赏的100币~谢谢三位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