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许久不见的系统

海盗旗飘扬 +A -A

  海长枪酒馆作为灰雾城外港如今深受信赖的地方,最基础的安全工作当然是必备的。当然对于那群并不差钱的远洋商人们来说,第二天醒来后不会发现昨晚疯狂的姑娘,将自己所有的钱都席卷一空,也是海长枪酒馆所严禁出现的事情。而额外的基础服务,例如热水、较为美味的早餐、随叫随到的侍从,也是海长枪酒馆在灰雾城外港名声广泛的重要原因之一。

  来到自己惯例的那间房内,李维便一屁股在那已经整理干净的床上坐下,随手将外面套着的那件半新不旧的风衣褪下来扔到一旁的衣架上,别着四把燧发手枪的牛皮腰带也被他随手扔在床头,不过却也是触手可及的位置。尽管海长枪酒馆以安全和放心著称,老莫尔顿也是值得信任的老板,不过经常保留些警惕也并不吃亏。

  这也是在灰雾城的海长枪酒馆,如果是在陌生的酒馆或地方住宿,别说是他腰间的四把燧发手枪,就算是自己常用的弯刀都要不离身的带着。这个世界可不是地球上那治安极好的现代社会,反而结合了中世纪和大航海时代,以及奇幻设定的这个世界,危险几乎随时随地都会出现,这也是李维来到这个世界三年当中,得到的一个重要结论,永远不要失去自己的警惕,也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人,哪怕是奋斗了十几年的老友。

  这倒不是李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就算是前世地球上都有为了利益而反目成仇的朋友、亲人,在这个没有社会压力,国家、政府等强力机构干涉下的半自由社会,又怎么能阻止为了某些利益而背后捅刀子的阴暗现象?如果有足够的利益,恐怕就算是并肩作战的兄弟,都能在瞬间成为最深的仇敌。

  黑灰色的半旧风衣重新被李维在床上捞过来,口袋里那天鹅绒的钱袋也随着他的手指而握在手掌当中。这是那群寇涛鱼人被击溃后留下的战利品,但对于李维来说,这就是能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罪魁祸首。他甚至连老莫尔顿,这个世界上最能相信的老者都不敢拿出来让他看看,这是出于穿越者的警惕,或是对于自身安危的恐惧。

  “当当当。”

  握着手中那天鹅绒的钱袋还在沉思,耳边瞬间就传来了房门被轻轻敲响的声音。李维立刻回过神来,反手将那天鹅绒的钱袋塞到床单里面,尽管仍是鼓囊囊的一团,可也看不出究竟是什么东西。而与此同时,房门外也传来了之前那打手恭敬的声音:“李维先生,您需要的洗澡水已经送来了,不知道现在是否能送进房间里面?”

  “当然,请进来吧。”李维立刻点头应声,随着房门打开,之前那护卫在三楼楼梯口的打手首先走进来,低着头也没有到处乱砍,只是摆手朝着身后示意,而两名壮硕的中年妇女也同样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撑着一个扁担,将系在中间处的一个大木桶晃悠悠的送进房间里面,沿着墙角处缓缓放定,也没有多话和多看,立刻就低着头默不作声的离开了。

  “有什么吩咐您尽管在楼梯口喊我们就好。”

  那名打手笑呵呵的点头,还主动将那接近一人高的大木桶的盖子拿下来,随着那升腾的热气便轻轻地退了出去。虽然他的任务是看护三楼的基本安全,但对于那些有钱有势的商人们也要提供自己的善意,尽管不需要露出如此的恭维,可架不住面前这位年轻人,可是这家酒馆的老板,那位老莫尔顿最欣赏的家伙。

  况且李维谦和的态度也早已经在海长枪酒馆内出名,不类似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商人们一样,毫不顾忌的对他们呼来喝去,就如同平等对待,甚至还能收获在他们看来只有上等人之间才有的感谢,也足以经让他们愿意同李维服务。但想到老莫尔顿那对这位年轻人慈祥和蔼的模样,这些早已经跟了他十几年的打手们,内心中都忍不住颤了颤,这可不像是曾经在呼啸海纵横过得那个老家伙,反而就真的如同一个开酒馆的老人,这态度也让他们越发恐惧。

  灰雾城的那群高级贵族们,谁不知道外港这个狡诈的老家伙,年轻时候究竟有多么的凶残?而这群当初从坠船湾就一直跟着老莫尔顿来到灰雾城的打手们,只要想到当初这个老家伙的所作所为,两腿就忍不住打颤,曾经的凶恶名声就算是到了现在也让他们内心颤动,而对于老莫尔顿看好的李维,他们更愿意让自己显得越发恭敬。

  “真是舒服,和冰冷的大海完全不同。”

  不过在房间当中,李维已经拉过遮挡用的布帘,已经扒光了衣服的身子就轻轻地没入那大木桶当中,随着那温暖的洗澡水将全身都给包裹住,盘膝而坐的李维也忍不住靠在大木桶的背部,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用手将温热的洗澡水撩到头发上任凭滴滴答答的滑落,十分惬意的长叹道:“真想就这样安静的躺在这里一辈子。”

  来到这个世界上都已经接近三年的时间,当初穿越的惶恐和兴奋也已经变成了如今的平淡和生活上的疲惫。无论在哪都是一个社会,既然要融入这个世界和社会,就需要自我的不懈努力。而接近三年的艰苦奋斗也忍不住让李维露出一丝苦笑,后脑勺倚在厚厚的木桶壁上,缓缓摇头苦笑道:“可金手指,比起其他穿越者来说,怎么就那么麻烦呢?”

  作为一名穿越者,李维也自然而然的拥有了自己的金手指,来自地球上曾经最火的一款战略战术游戏――《帝国:全面战争》系统。但他所携带的这款游戏,除了刚来到这个世界时送给了他一艘商船,也就是现在他赖以生存的阿拉伯德沃商船后,就如同耗光了能量一样,再也没有了半点声息,如果不是时不时如鬼魅般冒出几句不明所以的提示音,几乎这个金手指就如同失效了一样,而事实上这三年时间里,也和失效没有任何区别。

  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温暖的洗澡水让李维的精神也得到了极好的放松,但他的眸子却依旧扫了眼周围那已经被布帘遮蔽的空间,确定自己没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之后,才在木桶的洗澡水当中掏出一个淡蓝色的天鹅绒钱袋,而李维轻轻地伸手托着这个钱袋,沉甸甸的重量也说明这里面装载着的东西并不算轻薄。

  “那么,究竟是什么,竟然能引起游戏系统的注意?”

  李维轻轻眯眼看着手中那天鹅绒钱袋,手指灵巧的将那同样用天鹅绒织成的绳索拉开,一丝金黄色就已经随着水波在这大木桶中荡漾。而李维的心脏也忍不住微微跳动几下,他已经知道里面是这个世界上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的金币,可耳中那莫名出现的柔和女声,却让他的精神瞬间绷紧,深深地喘息默道:“游戏系统的提示音!”

  因为就在李维的手指接触到钱袋当中那带有黄色光亮的金币时,几乎已经忘却的系统提示音,却已经在他的耳边相当突兀的出现。李维反手将天鹅绒钱袋倒过来,五枚在波光和阳光下闪烁着金色光晕的金币,已经出现在他的手掌心中,上面同样刻着一系列神秘玄奥的雕纹,也让李维脑海中的柔和女声反复出现。

  “叮…发现能量源,是否允许系统转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