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好好谈的李维

海盗旗飘扬 +A -A

  “哈罗德?那是谁,这个名字虽然耳熟,但我似乎并不认识他。”

  李维轻轻地耸了耸肩,目光也扫向面前这五个明显作为烂藻帮精锐的原克图夫河水贼,尤其是在他们那肌肉绷紧的四肢上着重扫过,自己的身形也缓缓的向后退了半步,就如同是承受不了面前这五个家伙的威压,深深吸了口气,缓声道:“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可不认识什么叫做哈罗德的家伙。”

  “哦嗬嗬嗬…”可李维的话语却让那五个家伙的脸色顿时微妙起来,而为首的那个家伙更是发出了一阵狞笑。手中的短刀轻轻地在左手中拍打着发出“啪啪”的声响,而那眸子当中也带起了一丝残暴的狰狞:“不知道?我真的是好奇,你竟然连烂藻帮的哈罗德老大都不知道?”他一边开口,脚步也缓缓的向前走动,整个人就如同一头强壮的矮熊,带着一股愤怒便低声嘶吼着:“你知不知道,玩我们的后果?”

  “烂藻帮的老大?”

  微微的挑了挑眉头,李维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就如同恍然大悟般的点点头:“你是说独眼狗那个烂东西?哦,抱歉,我一直都喊他独眼狗,并不知道他叫哈罗德。”顿了顿,李维又是轻轻地耸了耸肩,翘着嘴角看模样很是开朗的摊手笑道:“当然,我并不是说哈罗德是垃圾,而是烂藻帮的各位,都是垃圾。”

  他的话就仿佛是引燃了周围那群酒客的笑点,哄堂大笑顿时在整个酒馆当中出现,就算是之前那些还带着畏惧模样的酒客们,也因为李维那看似退让实际上无比嚣张的话,都逗的哈哈大笑起来。甚至还有不少桀骜不怕事的水手在角落里举着酒杯,大笑着说着一些玩笑话,更是引起了周围那群酒客们的笑声。

  “嘭。”

  木制的酒杯被重重的摔在地上,那五个烂藻帮的精锐壮汉的脸上已经一片涨红,而为首的那个家伙扭头看着周围那轰然大笑的酒客,恼怒间伸手抓起了酒馆桌上的酒杯,重重的摔在地上。飞溅的麦芽酒沾湿了他的衣裳,周围的桌子和墙壁上都出现了无数的水滴,而那握在手中的锋利短刀,也已经随着那魁梧家伙恼怒狰狞的面容,狠狠地向前劈砍过去。

  “我要将你砍成八块!”那个魁梧的家伙怒吼着,巴掌宽小臂长的短刀已经随着他挥起的手臂而向前砍去,这种短刀在克图夫河上相当流行,平常的时候可以用来当做工具,就算是搏斗掠夺的时候也是最精良的武器,而一个训练有素的克图夫河水贼,甚至能用这种克图夫河短刀,轻轻松松就能将人的脑袋砍下来,就如同斧子那样方便有力!

  可是还没等他向前走两步,整个人就已经愣在原地,原本凶狠残暴的目光也已经变成了惊骇和恐惧,甚至连那已经举起来的短刀,都如同僵硬了一般举在自己的头顶。而他的脸上已经满是涨红,一点冷汗却旋即在鬓角和鼻尖出现,两眼盯着前方几厘米的区域,随着那冰冷的,硬邦邦的金属物品抵在他的眉心,而颤着嘴唇什么都说不出来。

  “矮人火枪!”

  周围的酒客们也纷纷哗然,一个个靠近那黑洞洞枪口的家伙,都是手忙脚乱的朝着旁边退去。因为就在所有人的眼中,李维一只手握着火枪抵在了那家伙的眉心,而另一只手的火枪则是紧握着指向了一边,连那手指都已经扣在了扳机上。所有人可都明白,矮人火枪这种威力尽管巨大的东西,准头比起战弓和弩来说,那可真是差得远了。

  但矮人火枪那巨大的威力也让所有人心惊,据说射出的铅弹在十步以内,就算是灰雾城最好的盔甲大师打造的鳞甲都能轻松地穿透。显然这位原本狰狞残暴的烂藻帮精锐也是了解的,一把火枪就这样抵在了自己的眉心,已经让他的脸色都有些发白,目光下意识的聚集在那火枪柄部,一根手指正放在了那扳机的上方,似乎是时刻准备扣动着。

  “你…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怎么可能有矮人火枪?!”

  其他四个家伙的脸上也带着不自然的模样,尽管看上去依旧暴怒和狰狞,可是那已经举起来的短刀却也缓缓的放了下去,极为忌惮的打量着李维另一只手中,那正紧握着也同样对准了他们的一把火枪。在克图夫河上搏杀的时候,他们可曾经看到过沼泽男爵用大量银币堆出来的亲卫悍匪,就是使用类似的矮人火枪,就算是萨马城的巡河队精锐士兵,都被这种只有矮人才能打造的武器,轰的伤亡惨重,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

  正是因为了解矮人火枪的威力,他们才咬着牙不敢擅自行动。而就在前面那直接被火枪抵住眉心的家伙,脸上苍白中已经满是冷汗,就算是那黑洞洞的枪口还没迸发出那代表死亡的光芒,可是他的两腿都感觉到有些酸软,原本高举在头顶的短刀也随着他松开的手,“啪嗒”一声掉在身后的地上,只是粗重的喘息着,也不敢随便说些什么嚣张的话。

  对此李维反而相当满意,嘴角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但他的眸子当中却异常平静,缓缓的呼出一口气,他的脑袋朝着旁边那已经抽出半截弯刀来的水手们打了个眼色,同时面带笑容的看着这五名烂藻帮悍匪,轻轻地向后退了一步,两手的短管火枪也在自己手中端着,淡淡的点头笑着:“那么现在,我们能好好谈谈了不是吗?”

  “老实点,把手里的武器扔在地上!”

  而现在这五个家伙才看到了两侧那走出来的年轻人,还有他们已经抽握在手中闪着森然银光的弯刀,正将他们完全包围住。这群来自阿拉伯的水手们面色平静,可是那魁梧的身躯还有那平静下的凶悍残暴,甚至让他们五个感觉到了面对沼泽男爵亲卫悍匪时候的感觉。心脏缓缓跳动,他们颤抖的内心也让他们下意识的听从了这些水手的呵斥,一哆嗦就将手里的短刀全部扔在了地上,互相瞪大了眼睛靠在一起,似是极为畏惧的看着那些水手迫近,也没了之前那嚣张狂妄的模样,就如同一只只毫无抵抗力的小羊羔。

  “你们看,现在我们就能友善的聊天了,这样也能保证我们双方的顺利交流不是吗?”

  李维轻轻地摊了摊手,面容也很是无奈,对于这些刚刚加入烂藻帮,还根本没有明白灰雾城内到底怎样的家伙,他根本就没有半点好说的。看着他们已经束手就擒的模样,以及旁边九名水手们都在肩膀上扛着的锋利弯刀,李维的两把短管火枪便重新插回自己的腰间半旧的风衣里面,耸了耸肩用下巴指了指酒馆大门,同时对他们道:“回去以后告诉哈罗德,如果可以的话今后请不要招惹我好吗?”

  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脑袋,坚硬的金属在冷汗的侵染下越发显得冰冷,周围的环境尽管昏暗,可任何人也能发现其中那已经颤着腿,明显已经惧怕了的那五个家伙,彻底失去了作战的意志。因为接下来,随着李维将火枪重新塞到风衣里面,周围的精锐水手们将弯刀也重新插回腰间的鞘中,便缓缓的朝着后方退去,但还没等退后几步,然后就手忙脚乱的快步朝着酒馆的大门处推搡着涌过去,显然是被吓的怕了,几乎就是落荒而逃。

  PS:感谢“金属彼岸花”亲打赏的500币~谢谢各位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