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老莫尔顿的心情

海盗旗飘扬 +A -A

  尽管是早上七点多钟,可对于灰雾城外港的这条街道来说,是不分什么白天和夜晚的。一个个在昨夜喝的如烂泥般的酒鬼正步履蹒跚的扶着墙走出来,也有一个个带着各种目的的家伙快步走进去。白天与夜晚在这里除了太阳外已经没有多少区别,而海长枪酒馆的营业,也并不因白天与夜晚而有所停歇。

  厚实的橡木门前,两个身材极为魁梧的壮汉正坐在角落的椅子上互相谈笑着什么,两柄沉重的短钢棍正放在他们的手边,而看他们那谈笑间还扫着周围情况的眸子,就知道他们并不只是单纯的坐在那里。而当他们看到李维和九名水手走过来的时候,脸上都露出一个微笑,站起来乐呵呵的朝着李维打了个手势,笑着道:“李维先生,老板这两天可没少念道你呢。”

  “莫尔顿那个老家伙,竟然没去内城找几个寂寞的中年贵妇,聊聊他年轻时的英勇?”

  看到那个门前两个壮汉笑呵呵的亲切模样,李维也是点点头表示了自己的善意。毕竟是较为混乱的灰雾城,而那些醉醺醺的水手可都是一个个不怕死的家伙,如果没几个壮硕凶狠的人来镇场子,海长枪酒馆也不知道被砸了多少次。而李维看着那门缝里昏暗的模样,也是摇摇头忍不住笑道:“那老家伙的心,简直比我还像年轻人。”

  这句玩笑话顿时让那两个壮汉哈哈的笑起来,不过也没敢随便接这个话茬,反而是很尊重的主动将那厚实的橡木门给李维轻轻地推开,随便聊了几句荤段子,便将李维让到了酒吧里面。不过他们和那些水手们反而聊得开,当李维走进去以后,还有两三个水手主动留下和他们哈哈笑着聊天,互相吹嘘着显得关系也是极好。

  灰雾城的外港可不是什么风平浪静的地方,尤其是这片酒馆旅店集中的街区,那群在大海上肆无忌惮的水手们尽管不在乎自己的银币,在酒精和女人的熏染下也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一言不合立刻发生械斗那简直就是相当平常,而当有仇怨的家伙碰在一起,双方抽刀对砍更是经常能见到,有几次海长枪酒馆里发生械斗,李维的水手们帮忙镇压下来,他们的彪悍模样也给酒馆里的打手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双方的关系也由此开始融洽起来。

  不过海长枪酒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肆意妄为,别说是那些小偷小摸的贼家伙,或是喜欢度过美妙一夜后就卷着东西消失的女孩们,在海长枪酒馆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就算是灰雾城外港,目前最大的烂藻帮那群人,对这条巷子当中的海长枪酒馆都久而远之。甚至有传闻当四年前酒馆刚开业时,前来找茬的烂藻帮第二天晚上,就死了莫名其妙的二十几个人,而烂藻帮也再也没有来过这个酒馆收取过保护费。

  隐隐的嘈杂声在酒馆内回荡,一楼四十几张桌子和那长长的吧台旁,一个个醉醺醺的水手还在一边给自己灌着酒液,一边和身旁的伙伴或陪酒女郎吞吐不清的说着什么。摸了摸鼻尖,喜欢宁静的李维站在原地扭头扫了一眼,不过一阵略有刺鼻的香风却在旁边涌过来,同时一个穿着大胆暴漏的女士则笑着走过来,轻轻地弯腰,不留痕迹的托了托自己胸前的两捧硕大,惊讶的轻声笑道:“嗨,亲爱的李维先生,很高兴又见到您。”

  “当然,我也很高兴。”

  嘴角露出一个微笑,李维也是忍不住对那股刺鼻的香风有些过敏,放在鼻尖上的手指也是微微的揉了揉,他顺手在口袋里掏出四五枚小银币放在这陪酒女郎胸前幽深的雪白当中,同时朝着身后的水手们打了个手势,也是轻轻地挣脱了这陪酒女郎凑过来的身子,轻轻地开口笑道:“自己喜欢什么就喝什么,今天记在我的账上。”

  “呦吼。”李维身后的水手们顿时都露出一个男人才懂的笑意,而两名壮硕的水手则是向前一左一右夹住了那身材极好的陪酒女郎,不顾这个娇俏人儿幽怨的目光,也将她和李维格挡开来。不过他们两个那鼓胀胀的肌肉,也紧紧地顶住这个陪酒女郎的身子,互相低声在耳边笑着,也将她半脱半推的拉到了角落中去,不一会就传来了若有如无的喘息声和尖叫声。

  这在灰雾城外港的各个酒馆都是很常见的事情,一群刚在大海上下来的水手可不会在乎是不是房间,而海长枪酒馆大厅的边缘,也都是一个个小小的半掩单间,正是方便这群急需要放松的水手们寻找乐子需要的。其实仔细看都能发现,这个酒馆里不少人正揉捏着怀里陪酒女郎的雪白,一脸享受的在那些单间里走出来。

  而其他的水手们也纷纷都散开,快速的消失在了这昏暗的酒馆当中,毕竟他们也是饿了一个星期,急需要在海长枪酒馆当中享受一下久违的美妙。不过他们还是没有离开李维太远,三三两两的隐隐将李维护在中间,他们早已经养成了自己的默契,就算是在这种混乱的酒馆场合当中,一旦遇到任何问题,都能快速的形成支援。

  “一杯蜘蛛女王,加糖。”

  来到吧台旁边,李维轻轻地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同时转身朝着旁边的一处椅子上坐下。一盏蜡烛已经点燃正放在桌上,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正低着头端着一本厚厚的书籍看着,而李维的嘴角却带着微笑,朝着吧台上打了个响指,指着面前这个似乎是无所察觉的老者笑道:“给他来杯最好的麦芽酒,算在我的账上。”

  “发财了?”而这时候,那还看着手中书籍的老者才缓缓抬起头,灰白色的须发在那方正的脸上似是增添了几分沧桑,而那刀削般的抬头纹也给了那双大眼睛某种威仪的神彩,不过看着李维的眸子却是闪了闪,反而是变成了某种中老年特有的暮色,就算是嗓子也有些沙哑,轻轻地冷哼道:“两杯麦芽酒,算在他的账上。”

  旁边的酒保似是已经准备好,随着身后酒架上两个小木桶的塞子被打开,琥珀色的酒液便流淌进木制的大酒杯中,单手端着托盘和木酒杯来到桌前,没有说话,神情很是恭敬的将那两个木酒杯放在桌上,同时轻轻地拿起蜡烛和那位老者放在桌上的书籍,依旧恭敬地朝着后面退去,重新回到吧台上等待着下一位客人。

  “老莫尔顿,难道我们的见面就是两杯麦芽酒?”

  李维的嘴角也是露出微笑,看着面前这位老者那带着笑意的眉角,也是放松的让自己的身子朝着椅背上躺去,端起面前的一杯麦芽酒,抿了一口里面那琥珀色的液体,香甜微烈的感觉顿时随着他用舌头抹开的感觉而遍布口腔,然后顺着喉咙滑下肚子,轻轻的哈出一口酒气,满意的耸耸肩道:“虽然你的麦芽酒,真的是好极了。”

  面前的老者微微一笑,用手捋了捋自己鬓角的花白头发,一双眸子也是多了几分自豪,就好像是听到了值得吹嘘的事情,他伸手同样端起麦芽酒缓缓摇动,看着李维却轻轻地笑道:“北呼啸海,南呼啸海,可都没人能酿造出如我一般滋味的麦芽酒。”顿了顿,他的眼角也微微的松散开,带着笑意缓声道:“这可是我最大的秘密之一。”

  “老莫尔顿,说出来还能是秘密吗?”

  香甜微烈的麦芽酒在李维口中咽下,那种细腻的口感让他感觉到了前世啤酒的感觉,尽管细沫较少,但他还是仰头一饮而尽,然后长长的呼出一道带着香甜酒味的气息,这才满足的朝着老莫尔顿耸肩道:“不过我连南呼啸海在哪都不知道,说实话,有机会也真的想去南呼啸海去看看,据说那边连通着更大的海域呢。”

  老莫尔顿朝着旁边轻轻点头,旁边立刻有一位酒保走过来,轻轻地将一杯盛满的麦芽酒放在李维面前,顺手拿走了那空掉的杯子,似乎是早已经有所准备。而老莫尔顿也是带着笑容,将自己面前的那杯麦芽酒也灌了一口,毫不在乎的说道:“南呼啸海的酿酒技术真的一般,更别说能比得上我酿造的麦芽酒了。”

  PS:感谢我老铁打赏的500币~感谢“爱吃松鼠的松鼠”打赏的100币~本书需要你们~如果可以帮我在你们加入的读者群宣传一下本书吧,龙空有人也帮我刷一波吧~本书需要你们的支持和宣传啊啊啊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