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克图夫河的水贼

海盗旗飘扬 +A -A

  跟随格林大副的水手们倒也没有露出多少遗憾的表情,在熟练地配合及指挥下,顿时又分成几组,除了还在监督搬运的水手,其他人也各自去甲板下的仓库检查清水和食物储备,以及下船跳到码头上,前去联系那些鱼贩子,好将准备搬运到临时仓库去的新鲜鲱鱼出手。二十个木桶的数量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销售的出去,他们还要加紧进度。

  灰雾城作为大银盘岛的首要贸易城市,坐落于克图夫河的旁边。基本是外来商船、货船、渔船停靠的主要区域,因此露天仓库和封闭仓库也有很多。而再往里就是环境复杂的生活区,大量的简陋建筑物代表了在外港讨生活的贫民们生活的环境,而生活的人也大多数都是外港那些装卸工、搬运工之类工作的穷苦人。

  不过对于那些根本不在乎金钱,只要有酒有女人就能厮混上一天的水手们,外港的一处区域却全部都是酒吧、旅馆以及令人耳目遐想的红灯区。尽管这些地方不属于那些大商人和贵族们的娱乐场所,可是对那些在海上飘荡了几个月的水手们来说,却是享受到来自大地慰藉的最好去处,尤其是漂洋过海的远洋商船上的水手,更是出手阔绰。

  而李维当然也是朝着这个区域前往,他身后的九名水手也散漫的跟在后面,不过手中也提着他们的弯刀,震慑着周围那些不长眼的盗贼小偷,也没人敢在他们面前玩弄些小动作。毕竟是海洋上归来的水手们,一言不合直接拔刀对拼是经常有的事情,一般的小东西也不敢招惹这些随身带着武器的水手,因为这代表着的绝对是商船上,负责与敌人搏杀的那一类!

  “怎么了,前面怎么这么多人?”

  正当他们向前走着,前面的道路却严严实实的被一群人给堵住,他不由得微微皱眉,就在那人群当中嘈杂和哭喊声不住的传来,也让他忍不住微微皱眉,也停下了迈动的步伐。裹了裹身上依旧穿着的黑色陈旧风衣,李维看了眼周围那明显看热闹的模样,也是不由得皱眉道:“城防队的那群家伙,还真的是一群只认银币的豺狗。”

  灰雾城的外港毕竟是重要的物资集散地,现在一条重要的主干道都快被完全堵死,竟然还没有城防队的士兵过来维持治安,哪怕他们不想处理这种热闹的事情,可驱散围观的人群也必须要做,看周围那群围观的人都在低声谈论着的模样,事情发生了估计都要有不短的时间了。而从这点小事也能清楚的认识的到,外港城防队的腐败程度,估计已经烂到家了。

  不过李维也没想多管什么闲事,只是微微皱起眉头站在一旁,而他身边的水手们也下意识的将手放在了刀柄上,恶狠狠地看着周围几个似是无意想要靠近他们的家伙。这灰雾城外港里龌龊事情数不胜数,那些臭水沟里隔三差五都有一具尸体仍在里面,也没有见多少凶手被捉拿归案,这种似乎是打架斗殴之类的小事更是相当常见。

  “嘿,是那群烂藻帮的杂碎?我就知道这地方除了这群烂渣也没人愿意找事。”

  一个身材较高的水手微微踮起脚尖,抬头看着面前人群当中发生的意外,但看着那若隐若现的身影,以及周围人群低声谈论时吐露出的几个字眼,鼻腔中不由得发出一声冷哼,扭头对旁边的李维不屑的开口道:“似乎是因为勒索没成功的缘故,那两个烂藻帮的烂渣竟然和那个平民纠缠起来了。”

  周围的水手们也都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原本因为上岸后的兴奋也顿时消散一空。听到烂藻帮的名号,他们就仿佛是早上兴致勃勃的想喝一碗热粥,却没想到热粥里竟然出现了一只肮脏的死老鼠那样恶心。而李维也是朝着旁边吐了口吐沫,看着前面那依旧被堵的严严实实的道路,打了个手势冷哼道:“绕路,看到烂藻帮的这群杂碎真是扫兴。”

  李维的声音虽然不打,但周围那噪杂声却猛然停下来,而那不少还在围观的人也都听的清清楚楚,面色上带着惊恐的模样扭头过来,相当惊讶的看着李维。就在这灰雾城的外港当中,烂藻帮可是实打实的第一流氓团伙,据说烂藻帮老大独眼狗还和大银盘岛外的坠船湾有联系,和那些凶残的海盗都能称兄道弟,谁敢在这里直接对烂藻帮表示不屑?

  “是哪个家伙刚才开口说的?”

  就在那围观的人群当中,一声嚣张的喝骂声也隔着人墙传出来,引得周围那些围观的家伙手忙脚乱的朝着旁边退让,将人群里面两个提着短刀的黑胖家伙给让出来,生怕慢了半分就被那锋利的短刀在身上来一道伤口。而那两个黑胖家伙的脸上也带着怒意,满是横肉的脸上也满是狰狞,扫了外面的人群一眼,似是对他们恐惧的模样相当享受,缓缓吸了口气,狠狠地朝着旁边吐了口浓痰,一双死鱼眼却看向了李维他们。

  他们两个的两双被肥肉挤进去的小眼中满是狞意,巴掌宽的短刀轻轻地在手里旋转,但是他们的眸子却扫过李维和他身后的九名水手,看着那根本毫无惧色的脸,还有那已经将手同样都放在腰间刀柄上的模样,眼角也多了几分凝重,却是缓缓的开口,带着威胁的语调淡淡的道:“知不知道,现在的灰雾城外港,是烂藻帮哈克莱夫老大的地盘?”

  “新面孔?”

  李维站在原地,两手静静的插在自己这身半旧风衣的口袋里,但神情却没有常人听到烂藻帮名声后的惊慌。他的嘴角轻轻地带起一丝微笑,扭头看了眼身旁那同样毫无惧色的水手,嘴角的微笑也多了几分嘲讽,只是看着那两名黑胖的家伙,淡淡的点头道:“我猜你这是上星期的时候,刚加入烂藻帮?”

  他的话肆无忌惮,而脸上也没有多少畏惧的神色,这无疑让这两个黑胖的烂藻帮新成员心中疑惑不安。尤其是他们扫过那六名一看就知道凶悍无比的水手,心中都是忍不住微微打颤,他们不过是刚刚加入烂藻帮的成员,一开始就为了不知名的敌人而抽刀搏杀,恐怕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微微的顿了顿,他们两个下意识的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人也是缓缓向前一步,把玩着手中那小臂般长的短刀,语气中的威胁越发的浓郁起来:“你很幸运,如果你在克图夫河上遇到我们,这时候恐怕已经变成鱼食了。”

  他的话就仿佛是引爆了一个火药桶,周围那群围观者原本还在看热闹的心态顿时都如冬日般冰凉。不少胆子小的家伙甚至都已经朝着后面退了几步,摇摇晃晃的推开人群就朝着街道散去,竟然是不敢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而不到十几秒钟的时间里,那之前还堵的严严实实的街道,现在都已经剩不了几个人,躲在一旁的角落里一声都不敢出。

  金属的摩擦声已经逐渐出现,李维身后的那九名水手已经紧紧地握住了那弯刀的刀柄,随着他们手臂的动作将那雪亮的刀身缓缓的在刀鞘中抽出来半截。不过李维却缓缓的咳嗽一声,阻止了他们将刀整个抽出来的打算,只是眯起眼睛看着面前那两个脸上带着狞笑的黑胖家伙,嘴角却依旧带着嘲讽的微笑,淡淡道:“萨马城的巡河队,已经让你们走投无路,连烂藻帮这种杂碎地方都开始投靠了?”

  “你知道的可真多,那你究竟是谁呢?”

  那两个克图夫河水贼投靠而来的黑胖家伙,脸上终于带起了凝重的神情,他们手中的弯刀也已经紧紧握住,目光紧盯着李维,余光也已经扫过了那九名彪悍的水手。可是他们的心却朝着冰寒坠去,因为根据他们的估算,恐怕他们两个全部都瘫.软倒在地上,这些明显肆无忌惮的彪悍水手,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他们能感觉得出,因为面前这些水手和那李维的气势,就算是灰雾城的城防队,以及萨马城对克图夫河的巡河队都没有的气势。

  PS:感谢“懒懒的应龙”亲打赏的200币~感谢“��坠�”亲打赏的100币~谢谢各位~看到这个章节,不要忘了来到上方投本书推荐票哦~本书还是幼苗,如果觉得本书好看,去书荒的亲那里帮我打打广告吧~谢谢各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