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晨雾中的返航

海盗旗飘扬 +A -A

  淡淡的晨雾弥漫,如南边商人们随船带来的上好细纱,轻柔的笼罩了整个北呼啸海。片片浪花随风乍现,敲打着那原本平静的海面,吹起了道道如珍珠般白色的泡沫,而那层层薄雾当中,一艘德沃商船却展着灵活的三角风帆,吸足了海面上吹来的轻风,如长刀般切开那随风飘舞的浪花,以奇特的之字形航线朝着前方快速的行驶。

  这里是北呼啸海最常见的清晨,随着热烈的阳光逐渐摆脱海平面的纠缠,那原本淡淡的晨雾也越发稀薄起来,用不了多久就会如害羞的小姑娘那般消散无踪。刚刚升起的太阳已经挂在天上,这艘还在快速行驶的德沃商船中,十几个穿着粗糙麻布衣裳的水手们也忙碌起来,用手中简陋的工具擦拭着甲板和桅杆,而几个旅客打扮的人也在旁边搭着手帮忙,看样子就知道都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模样。

  “还有半个小时,应该就能抵达大银盘岛了吧?”

  劣质的牛皮靴子踩在船舷上,李维的胳膊抵在右腿的膝盖上撑着身子,看了眼前方那似乎没什么区别的海面,轻轻的将怀表重新塞到内衣的口袋里。今天的风浪有些大,吹得他身上这件半旧不新的风衣都如旗帜般猎猎作响,感受着脚下舰船的上下起伏,嘴角也是带起了一分笑意:“想想一个星期都没见得灰雾城,不得不说现在还真是有点想念。”

  大银盘岛是北呼啸海最大的,也是人口最多、最繁华,同样也是武装力量最强的岛屿。而灰雾城可以说就是大银盘岛的心脏,这个临海建造的城市是商人、渔民甚至海盗们最爱的地方,只要来到北呼啸海,谁不想去大银盘岛的灰雾城享受几天呢?况且灰雾城的经济,比起周围的那几片海域也是数一数二的繁华,无数的机遇都在等着陌生人的光临。

  不过这些所谓的机遇也是相对而言,对于早已经成了灰雾城老油条的李维来说,除了那些脑门发热的年轻人还会相信这种抹了蜂蜜的诱人语句,活生生的现实也早已经给他给几个嘴巴子所抽醒。就好比他自己而言,尽管拥有一艘德沃商船,可平常的日子过得还是紧巴巴的,比起那些依靠港口搬运为生的贫民们来说也只是稍好一点。

  毕竟大海上的海岛和异族可是相当麻烦,就算是碰到了大点的海浪和风暴,对他们这艘小商船来说都是很难受。毕竟这只是一艘德沃商船,两层甲板和因为载货而加宽的船身尽管能在海上乘风破浪,但更多的还是在近海或是较为平静的海面航行,如果遇到复杂的天气,这种无法硬抗深海中那高风大浪的快速商船,可就要发愁了。

  “或许,这就是生活吧?虽然难点,不过倒还真的是挺充实的呢。”

  轻轻的伸了个懒腰,李维扭头看了眼甲板上那一个个整齐排列的木桶,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尽管生活艰辛不易,可他在这个世界也终于有了自己的事业。这些木桶里面承装的都是新鲜的海鱼,是他们今天早上在白银海岸的渔夫那里收购的,虽然这些鲜鱼大多数都是海里常见的鲱鱼,但比起灰雾城周围捕捉的鲱鱼来说大了不止一圈,是内城和外城那些居民口中的美食,无论煎烤可都是上好的美味,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这里也不得不提一下大银盘岛的北部,那盛产白银矿的白银海岸附近,波涛较为狂躁的海面下隐藏着的是这附近最为肥美的上好鲱鱼。这对于灰雾城里面那些舍得花钱的城市居民来说,毫无疑问就是一顿珍馐,而对于李维来说,也是事业发展的一个新的高峰。这也要感谢海长枪酒馆老板的情报,李维也一直记得这个老家伙对自己几乎如亲儿子一般的照顾,或许这也和他迫切希望快速回到灰雾城,有那么不小的关系。

  “嘎嘎…嘎嘎…嘎嘎…”

  就仿佛是感觉到了李维内心中的喜悦,一群洁白的海鸥则是扑闪着翅膀停靠在那桅杆上,摇头晃脑的嘎嘎叫着,可是那黑不溜丢的眼珠,却直勾勾的顶着那一个个排列整齐地木桶,或者说是那木桶里面承装着的新鲜鲱鱼。更有甚者已经飞到了那木桶边缘,贼模贼样的伸出鸟喙,就想要叨起一条肥硕的鲱鱼尝尝鲜。

  水手们的甲板清洁工作也已经告一段落,而几个魁梧的水手也恰好看到了这群海鸥们地举动,不由得使劲撸了撸有些松垮的袖口,脸上也多了几分恼怒的意思,抄起旁边架子上放置着的燧发枪,用那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上方,一边大声的呵骂着,一边也走过去驱赶:“该死的家伙,快给我滚开!这些鲱鱼可不是你们的美餐!”

  不过这些海鸥的智慧还是无法理解燧发枪的威力,不过作为滑膛版的燧发枪,能否命中这些灵活的海鸥还算另说。当然,水手们的驱赶也显然有了成效,那一个个海鸥顿时慌乱的扑闪起翅膀朝着周围飞去,而原本有条不紊的“嘎嘎”声也顿时慌乱了几分,显然对于身形庞大的人类来说,它们还是在心里无比恐惧的。

  “尽快赶走它们,我可不想咱们辛苦收购的鲱鱼,被这群家伙全部当成早餐。”

  抬头看着那天空中越来越多的海鸥群,李维也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虽然诗歌中描写这些洁白而敏捷的海鸥,都是勇敢而且是敢于面对暴风雨的正面定位,但是在他们这些海商及渔民眼中,也丝毫改变不了这群家伙最喜欢偷渔船上的鲜鱼,以及成群结队之后对于渔民以及渔场造成严重损失的事实。

  不过除了那些吟游诗人或是故作风雅的贵族喜欢这群洁白的小家伙,一般沿海的船长和农场主,对于这些看上去洁白而又美感的鸟儿,全是咬牙切齿的称为贼鸥。对于这些天上随处可见的家伙,他们可是有着深切体会,如果一桶鲜鱼不盖上盖子就放在甲板上,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这群家伙就能召集起兄弟姐妹们,全部给你叼着就全部偷走!

  几个机灵的水手们也已经在甲板下的货舱里找到了木桶盖,对于了解海鸥贼性的他们,将原本在甲板上散乱排放的木桶,都整齐的排列在甲板两侧以后,便将这些木桶用盖子完全堵住。同时也有两三个船员自觉地拿着长长地木棍来回敲打,恐吓着那些明显还贼心不死,徘徊在周围的海鸥们彻底失去了偷鱼的机会。

  “这群小家伙的天性如此,不过这也证明我们快要到达灰雾城的外港了。”

  李维的背后,这艘德沃商船的格林大副也已经忙完了自己的事情,面带着微微的笑意走过来,扫了眼头顶那一个个矫健的白色虚影,那还带着刀疤的眉宇间更是多了几分笑意。看上去大副格林的魁梧身躯,应该属于提着单手斧和弯刀,在甲板上奋力砍杀敌人的战士更为顺眼,但依旧遮掩不了他是李维平日里的书记官、秘书、水手长加采购商人的重要帮手。

  来到李维的身侧,格林大副快速的翻开自己的笔记本,轻轻翻动了几页,看着上面用铅笔密密麻麻记载的事项,脸上的笑意越发的灿烂起来,忍不住笑着点头道:“根据一星期前我们离开灰雾城的物价,一桶新鲜的鲱鱼价格大约在100枚小银币左右,不过我们的鲱鱼是白银海岸所产,味道和个头更好一些,价格完全能卖的更高些。”

  格林大副毫无疑问也是合格的财政官,在心里默默的算了一下市场行情,拿着自己的小笔记本又是轻快的翻了几页,将上星期的鲜鲱鱼价格进行估算,才抬起头对李维继续笑道:“总体来说我们的鲱鱼能比市面上常见的要多赚20枚小银币,而且这次我们还收取了12名矿工的乘船费,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大丰收。”

  他们在白银海岸收购的鲱鱼价格,一桶才不过50枚小银币,转手在灰雾城外港倒卖给鱼贩子之后。一桶鲜鲱鱼能让他们能赚70枚小银币的利润。当然这也与白银海岸到灰雾城外港这段海面的风险有关,尽管李维都是靠着近海海岸线航行,可大银盘岛周边海域中的异族掠夺者及海盗,也提高了这趟海运的成本,一般的商船可做不了这种生意。

  “不过下个月可就是鲱鱼之月,到时候估计鲱鱼的价格就要全面跌下来了。”

  一个星期没有好好休息,李维下巴上也已经满是凌乱的胡茬。他轻轻用手摸着那带着针刺感的坚硬茬子,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扭头有些担忧的看着旁边的格林大副道:“白银海岸鲱鱼的生意估计要等来年了,而最近银币之间的兑换价格也在波动,可千万不要影响到我们的生意。”

  “放轻松,我的船长,根据我们上星期离开灰雾城的行情,依旧是1枚大银币兑换50枚小银币,短时间内差异不会很大,毕竟大银盘岛的那群贵族老爷可不会让金融规则崩溃。”

  格林大副耸了耸肩膀,他对于大银盘岛上的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贵族老爷,打心眼里可没有多少好感。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巴,他手中的笔记本又快速的翻了几页,上面有他上星期在海长枪酒馆里打探来的情报:“上个星期开始,不知道谁先发起的传言,说在我们这片北呼啸海的西部海域,有人无意间穿过了暗礁洋流发现了一座新的岛屿,或许这场货币波动就因此有很大关系。”

  “新岛屿?”李维当然也曾经听闻这个传言,不过对此他也是嗤之以鼻。这个世界之所以被划分为不同的海域,最主要的就是以满是暗礁的洋流为分界线,波涛汹涌的海面能让任何舰船都把握不了方向,甚至船长和船员们不是配合默契的老伙伴,就算是稳定性最好的舰船也会被洋流拖拽着重重的撞在暗礁上,让整艘船都沉入海底。

  “谁知道这传言是真的还是假的呢?但灰雾城的那群贵族老爷们,已经让他们的商队开始在灰雾城内港的造船厂,对自己的战舰和商船进行坚固性改造了。”

  格林大副微微摇头,脸上也依旧带着少许嘲讽,尽管灰雾城的城防队也在压制着这个传言的发酵和传播,可就是这种生硬的组织举动,却让明眼人在心中也有了大体的估算。不过格林大副还是耸了耸肩膀,颇有些无奈的对李维无所谓的笑道:“当然对我们来说,这些事情真的是太遥远了,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

  李维也是无奈的摇摇头,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因为这的确是令人尴尬的实情。无论在哪个世界,那些站在金字塔顶层的家伙才是规则的制定者,像他这种还在中下游挣扎着讨生活的家伙,就只有依靠别人的规则来暂且活下去。不过他扭头看着甲板上那整齐排列的一个个木桶,李维的脸上也是翘起一丝自信的微笑,毕竟他的生活也因自己的努力而逐渐变好,与其是怨天尤人,倒不如将这份心思越发努力的投入生活当中。

  “或许我们回到灰雾城以后,为了白银海岸的鲱鱼们,也应该再添一艘船了。”

  伸手摸着自己的下巴,李维能感受到那硬邦邦的短胡茬摩擦着手心的生硬,而他的脑海中也不由得浮现起白银海岸的沿海区域,那几乎是无穷无尽的鲱鱼鱼群简直让他垂涎欲滴。这丰富的鲱鱼资源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财富,尽管还有不少危险,但拥有自保能力的李维他们,可不是寻常的农夫和渔民,而是一个个善于搏杀的水手战士!

  李维和他的水手们,能从垃圾堆积如山的灰雾城外港闯出一番名头,可不是靠的他们辛勤的努力工作。他们手中的弯刀和火枪,在灰雾城外港的阴暗巷子里,也不知道留下多少意图不轨的家伙。如果一味的讲究和气生财,恐怕在李维刚刚进入灰雾城外港的时候,就已经化为了那堆积了无数淤泥和生活垃圾的排水渠中,相当常见也无人问津的一堆碎骨头。

  “但我们必须要谨慎,白银海岸尽管繁华,可那群垂涎白银的贪婪海盗也同样很多。”

  缓缓皱眉,格林大副的性格相当务实,而且作为常年在海上任职大副的他,对于为人处世和未来的投资计划也更为慎重。随手将笔记本放回贴身的衣兜里,他看着面前那依旧泛着朵朵浪花的海面,不由得摇头苦笑道:“或许有机会我们能占据白银海岸旁的一片海域,不过这个价格对于市政厅的那群贵族老爷们来说,恐怕会提的很高很高。”

  “很高?价格应该是太高了!”李维也是摇摇头笑了笑,对于格林大副的话也是很无奈的耸肩。大银盘岛的北侧就是白银海岸,丰盛的银矿资源就隐藏在海岸内陆很近的山丘群中,由一座座矿坑为中心组成的临时营地进行开采,可以说是那群市政厅的贵族老爷们心头最嫩的肉,为了银矿和运输线路的安全考虑,一般人也别想在白银海岸设立专门的渔场进行捕捞。

  “船长,前方发现异常情况!”

  正当李维和格林大副愉快交谈时,这艘德沃商船那主桅杆顶端,一个正骑在横杆上充当观察哨的水手却猛然一惊。他敏锐的视觉已经在前面远处的海面上发现了少许异常,掏出绑在后腰上的望远镜,他的脸色却已经变得怪异起来,但还是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低头对底下的李维大声汇报道:“是寇涛鱼人,预计距离我们大概一千米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