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铁头功

极品仙尸 +A -A


  江适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骑过自行车了,不过即便把以前骑自行车的经历全都算上,他也从来没有试过以这样的速度骑过车,这辆新买来的自行车算是糟了罪了,第一次上路就被江适往死里折腾,一时间,车上零件之声大作,如果它在下一刻分崩离析,恐怕谁都不会感到任何的意外。

  如果车上装有码表的话,可以发现,此时此刻在江适的驾驭下,这辆自行车的速度竟然达到了每小时四十公里以上!

  这样的速度,即便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来也是追不上的。司机追了没一会儿就放弃了,只能看着远去的自行车望洋兴叹。

  随后跟上来的年轻男子看到自己的司机没把人给追上,跑上去就是一脚踹在了司机的身上,司机晃了晃没动,年轻男子接着破口大骂道:“你个废物!连一辆自行车都追不上!回去之后,自己去家族执法处那里领罚!”

  “是,二少爷!”司机恭恭敬敬地说,脸上丝毫不满的表情也不敢有。

  刚才车上下来的另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看了看年轻男子,稍稍露出了一丝鄙夷的神色,随即又很好地隐藏了起来,转而对司机说:“方权,你觉得要把轮胎弄成这样有多难?”

  “弄破车胎?很容易的事情!”名叫方权的司机不知道中年男子是什么意思,略带疑惑地回答说。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赤手空拳,什么武器都不用呢?”中年男子又问。

  “这……我办不到。”方权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不过心里却有些不服气,只是当着中年男子的面不好说出来。

  “方管家,你到底想问什么啊?”年轻男子不解地问,语气可比对司机说话的时候客气得多。

  “二少爷,没什么,我只是随口问问,您看是另外找车送您去学校,还是等方权把轮胎换一下呢?”

  “另外再找车来多麻烦,方权,赶紧换下轮胎,别耽误我办事!”年轻男子说着,直接扭头往车子走去。

  他走开之后,管家压低了声音又对司机说:“回去查查看,对方什么来头!”

  “是!管家!”

  ……

  江适骑着车,悠哉悠哉地来到了学校。

  停了车,江适抬头望了望教学大楼,这是一幢比他们高中主楼更高大的建筑。

  大学就是大学,绝对不是高中可比的。

  考古系所在的历史与考古学院的办公区就在这栋大楼的顶楼。

  他抬步走上大楼前的台阶,兴冲冲地朝着大门走去。

  就在这时,江适突然听到有人在身后大喊“小心”,他下意识地扭头朝后面看去,可还没等他转过去,一个花盆从天而降,啪得一下,正正好好落在了他的头顶。

  花盆瞬间摔得四分五裂,泥土飞溅。

  江适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人在他身后高喊“小心”,可是不就是一个花盆,又不是从外太空掉下来的,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更关键的问题是,你特么不叫这一声的话,我就不会停下来,我不停下来的话,花盆怎么会正正好好砸我头上呢?

  带着一丝无语,江适跟着惯性转过了头,随即看到了那个开口提醒他的人,一个扎着马尾面容英姿勃勃的女生。江适朝着对方咧嘴一笑,他的本意是想告诉对方自己没事,可是这笑配合着满头的尘土,落在对方的眼里却显得那么得诡异。

  江适拍了拍满头的尘土,心里稍稍有些不爽,这样的意外破坏了他本来还算不错的心情。至于一个花盆掉在头上应该有什么样的反应,他已经懒得去计较了。

  他刚往前走了几步,就听到那个女生又喊道:“等一下!”

  江适再次停下了脚步,疑惑地转身看向那个女生。

  那个女生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江适面前,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关切又疑惑地问道:“你……没事吗?”

  “怎么了,你觉得我应该有事?”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女生连忙摇头道,“我的意思是,一个从七楼高的地方掉下来的花盆砸到头上,你真的没事吗?别硬撑啊!有什么不舒服赶紧去医院,时间拖久了反倒不好啊!”其实她觉得自己说得已经很委婉了,被这样一个花盆结结实实砸到了,不是应该立马倒地不起的吗?

  “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江适随手又拍了拍头上的尘土说道。

  对方仔细看了江适几眼,仍有点不信地说:“没道理啊,居然连一点受伤的样子都没有!”

  江适见对方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趋势,于是又换了个口气,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把以前早就想好的应付各种特殊情况的说辞说了出来:“其实,我从小就练铁头功,一般的东西还真砸不开我的脑壳,这么说,你应该满意了吧?”

  “铁头功?世上真有那么厉害的功夫吗?”女生站在原地喃喃自语道。

  那女生被江适说得一愣一愣的,还想再追问的时候,却发现对方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走到了前面去,一晃就没影了。

  ……

  与此同时,之前在路上跟江适起了点小冲突的方家二少爷也坐车来到了平江大学。

  管家去办手续,方二少爷无聊,于是拖着司机方权在学校里转悠起来。他听说平江大学美女如云,早就心痒难耐了,本来以他的身份,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是社会上的怎么能跟学校里的比,他要的就是那种纯纯的感觉,那种装出来的纯哪里骗得过他这样久经欢场的老手。

  可是,让他有点遗憾的是今天是周末,不光没看到如云的美女,居然连人都没有看到几个。

  “真他妈的无聊!”方二少爷骂道。

  方权暗自在心里腹诽:跟你在这里闲逛才叫真正的无聊!

  “诶,等一下,”经过图书馆的时候,方二少爷突然停下了脚步,冲着停车棚的地方扬了扬下巴说,“你看,那辆车是不是有点眼熟?”

  方权顺着方二少爷示意的方向看去,一眼就认了出来,停车棚下的那辆十分醒目的崭新自行车不正是在路上弄破轮胎,害自己在路上换了二十多分钟轮胎的那个家伙的吗?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