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风火轮

极品仙尸 +A -A


  江适决定当一回傻-逼!

  他觉得自己如果不打这个电话的话,回头回想起来,他会觉得自己比傻-逼还要傻-逼!

  不管成不成,这个电话还是一定要打的!

  怀着忐忑的心情,他拨通了夏为民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后就通了。

  “喂?”夏教授的声音很有磁性,就那么一个字,听上去就很有亲和力。

  “请问是夏教授吗?”

  “是我,你是哪位?”

  “夏教授好!我叫江适,是平江中学的学生,我是从……”

  江适话还没说完,夏为民就用笑声打断了他的话,直接接上去说道:“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钟琳说起的那个对考古很感兴趣的高三学生吧!”

  “对!就是我,”江适连忙说道,“我冒昧想请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想当面请教您一些考古方面的知识,不知您什么时候方便呢?”

  问完这话,江适愈发忐忑,他觉得对方八成会婉拒,可是对方和蔼的态度又让他保留了两成的希望。

  出乎他的预料,夏为民非但没有拒绝,反而很热情地说道:“成啊!平时你要上课的吧,周六上午行不行?你来我学校,我们见面聊!”

  “行!太行了!”

  “那好,到时候你到了学校打我电话,我告诉你上哪儿找我!”夏为民道。

  “好的!谢谢夏教授!”

  “谢什么,我很乐意跟你这样的小朋友交流。”

  江适平日里极不乐意别人叫他“小朋友”,可是此时此刻这三个字从夏为民的嘴里说出来,心里却一点儿也不在意。

  距离周六还有两天时间,江适必须要利用这两天时间好好恶补一下考古学方面的知识。要不然,到时候见了夏为民的面什么都说不出来,那所谓的对考古感兴趣的话就变成笑话了。

  整整两天时间,江适别的什么事情都没干,所有时间全都用来了研究考古学了。白天上课的时候在看,晚上回到房间也在看,甚至连李沐歌那边学武也不去了。

  两天没日没夜的临时抱佛脚还是有一点效果的,江适通过阅读大量资料,发现人类世界中不少光怪陆离的事情都能从考古的过程中发现端倪。他还发觉,绝大多数书上所描述的考古发现都不祥不尽的,有些甚至是在刻意隐瞒着一些什么,若非他博闻强识,又一下子看了那么多考古资料,很难从中发现这些异状来。然而,其中究竟隐藏了些什么,不是直接参与到其中的人根本难以知晓。

  因此,他愈发觉得,如果自己能够亲身参与到考古的发掘中,或许就有机会了解到那些不为人知的秘辛,其中说不定就会有关于修真者修炼的功法!

  如果能从先人的遗迹中找到正统的修炼功法,他也想像那些隐居在深山中的展家人那样施展起驱动尸体的法术来,到时候自己的实力才会有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彻底摆脱展家人的威胁!虽然希望依旧渺茫,但是对于江适来说,已经是他此刻能够想到的最为有效的探究方向了。

  ……

  周六上午。

  江适骑着他自己买的自行车出门了。

  他本来想买辆车开开的,毕竟他现在手头的钱买什么车不能买?只不过要开车上路还得花时间去考驾照,不是一般的麻烦,于是他干脆买了辆自行车,很普通的那种。

  车子是江适打电话托钟琳买的,他这两天忙着研究考古学,也没时间去买车。

  钟琳买好车后打电话告诉江适,江适直接去建华村拿的车,顺便还给钟琳买了点小礼物,算是感谢她帮忙联系夏教授。

  钟琳当然不肯收,她觉得就这种举手之劳,根本不用这样感谢,可是江适知道这个人情究竟有多大!

  在江适的坚持下,钟琳收下了礼物。其实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一些平时钟家父女怎么都不可能会去买的食物。江适了解钟家父女,自然知道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

  有了自行车,他出门就方便了许多,不用找司机送,也不用再打车,自己想去哪里去哪里,还可以边骑车边思考。

  当他骑车经过一个路口停下来等红灯的时候。

  滴滴滴滴!

  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江适皱了皱眉,他最烦的一件事就是别人粗暴地打断他思考的过程。当然,单单只是打断他的思考,他也不会怎么样,可是当车子驶过他身侧的时候,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副驾驶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了一张二十来岁的脸,脸的主人冲着江适比了比中指,开口骂道:“艹!好狗还不挡道呢!”

  凭良心讲,最近江适的脾气真算不错的了,面对这些蝼蚁,他根本就懒得计较,别人骂他,他最多骂还就算了,他压根懒得生气,更不会随便动手。他真要动起手来,一般人还真吃不消他一拳头。

  今天江适的心情其实挺好的,马上就要见到传说中的夏教授了,所以,对方骂自己,那就当他在放屁算了。不料副驾驶上那个家伙放完屁还不算,居然还冲着江适的车头吐了口痰,正好吐在了前轮的挡泥板上。

  一抹红光在江适的眼中一闪而过。

  就当那辆车打算驶离的时候,车上的人猛地感觉车身一震,坐在后排的人感觉最明显,整个车子似乎往右侧倾斜了。

  司机连忙停了车,车上的人一起下车查看,很快就发现了已经瘪作一团的右后轮胎。

  “是他干的!一定是他干的!”之前坐在副驾驶的年轻男子,指着江适骑车远去的背影大声喊道,“截住他,不许让他走!”

  车上下来的另外两个人虽然没有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年轻男子的话他们却是听懂了。司机的反应格外快一些,年轻男子话音刚落,他就冲着江适追了上去。

  江适其实一直都注意着身后的动静,当他把对方的轮胎一脚踹爆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不可能会善罢甘休,此刻听到对方追来的声音,江适用力一蹬,身下的自行车轮子就像是要化身成为风火轮一般地飞了起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