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学武

极品仙尸 +A -A


  江适来找李沐歌自然不是为了蹭饭的,而是来切磋的。

  好吧……实际上就是来学武的。

  江适经过了昨天的一战,清清楚楚知道了自己的短板,本来他以为,自己依靠这具近乎于刀枪不入的身体可以天下无敌了,结果那个先天中期的武者给他上了残酷的一课,原来他在真正的武者面前,不过就是一个人形沙袋而已!

  要跟李沐歌学武是江适自己提出的。

  李沐歌以一敌六的战斗江适是看在眼里了,那个把自己耍得团团转的先天中期武者带上五个先天初期的武者才能勉强胜过李沐歌一线,李沐歌的武功可想而知。

  如果能够从李沐歌那里学到一身高明的武功,再配以他强悍的身体,那才真是珠联璧合天下无敌呢!

  江适开了这个口,李沐歌扭捏了半天终于算是勉强答应了。可是江适不知道的是,即便他不开这个口,李沐歌其实也想着借着指导江适武功的机会把这个神秘的小子笼络到自己这一边来呢!

  在昨天之前,他对自己目前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想法,背靠李家这棵大树,作为李家这一代里最出色的成员,他的日子过得着实滋润,自己想要的都有,想要做的都能做到,他本就不是什么很有野心的人,这样的生活他已经很满意了。

  尽管他隐约也听说过一些嫡系那边对他的想法,可他一直没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同气连枝都是一家人,即便有点矛盾也是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可昨天晚上的事情彻底颠覆了他的想象,若非他对外展示出的实力有所保留,同时又有江适进来搅局,恐怕他此时根本就别想这样安然无恙地坐在自己家里了。

  被他抓到的那人,直接让人送去了家族里审问,具体结果他已经不关心了。

  他发现自己之前实在太傻太天真了,所以才会让自己陷入如此被动的境地之中,想要变被动为主动,他就必须增强自己的实力。

  江适的出现让他颇为惊喜,他虽然摸不清江适的底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江适绝非是嫡系那一边的人,而且昨晚的一战他跟嫡系的人已经结了仇。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如果能够将江适笼络到自己这边来,自己就等于多了一个很厉害的强援!

  至于江适不会武功的问题,在李沐歌看来压根就算不上什么问题。

  你不会武功?我会啊!我教了你,你不就会了吗?

  至于李家的武功不能外传的家训早就被他抛在了脑后,都同室操戈了,如果还一门心思想着家训的问题,那不是孝,那是蠢!

  教了江适武功,既增强了对方的实力,同时也相当于笼络了对方,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提出来,江适就主动说了,李沐歌自然是喜不自胜。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一拍即合,所以这才有了江适第二天上门切磋,哦不,学武的事情。

  由于李沐歌接下来有需要借用江适的地方,所以他教导起来格外认真一点,并没有刻意地保留。

  本来李沐歌教江适想遵循他从小学起的那一套,从如何锻炼劲气开始练起,毕竟这才是最为正确的修炼途径,他们李家一代代都是这样练起来的。他在进入先天之境后越发觉得劲气的重要,相较于劲气,具体的招式反倒只能作为修炼劲气之余的陪衬而已。

  然而江适却提出,他只要学招式,不想学什么劲气。

  对于普通武者来说,劲气是提高他们实力的最重要手段,没有劲气就谈不上是武者,没有劲气又如何能做到劲气外放踏足先天呢?

  可是对于江适来说,劲气真是一点用都没有,论起对力量的强化来说,他的尸精比劲气要强不知道多少倍!

  他现在最欠缺的是对敌的技巧,而不是力量增幅的方法,他跟武者本就不同,走的不是同一条路,他练武只是为了更好地将身体的力量发挥出来,仅此而已!

  江适用了很多唇舌才说服了李沐歌这个“敬业”的师父,让李沐歌放弃了传统的练武套路,单单就教江适招式和技巧。

  很多武者之所以进境缓慢,甚至在后天进阶先天的门槛上一卡就是十几二十年,最关键的问题就出在劲气的修炼和掌握上,但就武功招式来讲,难度其实并不是很大。

  江适一晚上练下来,就有点像模像样的意思了。

  “你觉得我学得怎么样?”

  “还算凑合!”

  “跟你当年比如何?”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啊!”

  “你张那么大嘴巴干嘛?很惊讶吗?”

  “是啊,没想到你那么菜啊!”

  “我呸!我是天上,你才是地下!”

  “不要脸!”

  “……”

  江适跟着李沐歌一连练了好几个小时,他倒没什么感觉,非但不累,反倒是越练越有劲,可李沐歌却不干了,直接就把江适从自己家赶了出去。

  江适觉得,练武貌似比枯燥的打坐修炼要有意思多了,一时间倒也不急着去医院。反正尸精的修炼不急在一时半会儿,反倒是抓紧把武功练好能够在短时间内提高自己的实战对敌的能力,免得下次再遇上类似的武者会拿对方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江适回到家的时候,家里的灯都已经熄灭了。

  这个时间点,住在这个房子里的人应当全都睡觉了才对。

  他悄悄地摸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路上灯都没有开,夜可视物也是他这具身体一个异于常人之处。

  可就当他轻轻关上房门之际,啪,房间的灯亮了!

  江适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却看到自己母亲正满面寒霜地看着自己。

  “妈!你怎么,怎么还没睡觉啊?”江适不知道为什么,重生后习惯从容的他,面对自己的母亲竟然莫名紧张了起来。

  江母不说话,就这么看着江适。

  此时此刻,不说话比说话更可怕,江适想借着微笑来舒缓下气氛,却发现自己面部的肌肉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僵住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