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最能打

极品仙尸 +A -A


  袁茂深一出手,江适就笑了。

  他没法不笑,以他现在的眼光,袁茂深这点身手哪里还入得了他的眼!

  是后天之境的吧?

  中期?

  亦或是后期?

  反正不咋地!

  经过李沐歌的一番科普之后,江适已经清楚了武者的实力界定了,也清楚了劲气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种连劲气外放都还做不到的家伙,实力也就那样了。

  虽说江适武功招式这一块很薄弱,像昨晚碰到的那个先天中期的高手完全可以做到让江适碰都碰不到身体,也就无法战胜对方,但是要做到让江适碰不到身体也不是随便一个武者能做到的,至少后天之境的武者基本上就不要想了。

  看到袁茂深出手,卫峰峰忍不住问他表哥:“表哥,茂深哥真的可以把对方搞定?”

  他表哥像是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峰峰,别看你读书比我好,可要说社会经验和社会常识,真的比我差太多了!说到底,你还是不知道天哥这个名字代表什么意思啊!得了,我也不跟你解释了,你自己看吧!茂深哥到底有多强,你很快……”

  突然,他的声音莫名卡了壳。

  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中,袁茂深竟被对方一把就掐住了喉咙,生生举离了地面。

  一招!

  仅仅只用一招!

  或者说,这算出招了吗?

  “表,表哥……”

  卫峰峰倒还好,因为他先入为主地认为江适很厉害,对于袁茂深的实力并没有什么认知,都是听他表哥在吹嘘,此刻他惊讶之余,只觉得是不是自己表哥把对方吹得有点言过其实了。

  可卫峰峰的表哥却真的被吓得不轻!

  他可一点儿都没吹牛啊!袁茂深就是天哥手下据说最能打的人,或许是之一,但是不管是不是之一,能够得上天哥手下“最能打”三个字的,怎么着也不是一般的人啊!

  居然就这么被对方制服了?

  不科学啊!

  一定是他轻敌了!

  “没事,茂深哥这是轻敌了,别看对方这么举着好像很吊的样子,这样一来,他全身的破绽却都暴露了出来,茂深哥直接一脚就可以把对方废了,你看着吧!”

  卫峰峰听着表哥信誓旦旦的话,心里却有点不信:“真是这样吗?我怎么觉着茂深哥他是在挣扎呢?”

  “呃……可,可能他是在发力吧……”

  “可是为什么他踢上去,对方纹丝不动呢?”

  “多踢几脚大概可能也许就会动了吧……”

  “咦?茂深哥怎么也不动了呢?”卫峰峰瞪大着眼睛看着前方,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真的不动了呢!不会是被对方掐死了吧……诶诶,对方松手了,茂深哥掉地上了,他怎么不起来?好机会啊!趁机攻击对方下盘啊!表哥,你说……”

  卫峰峰说了半天,发现表哥一直没有反应,可当他回过头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表哥以及其他一起来的人早就逃得老远了。

  他的汗一瞬间就下来了。

  这时候他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是踢到了硬得不能再硬的铁板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可正当他想鞋底抹油追随自家表哥的身影而去的时候,猛地发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卫峰峰的身体瞬间石化!

  好不容易扭过头来,不出他所料,面前正式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你,你,你,你想干,干,干什么?”

  “朱瑶瑶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废物啊!看她当时对我说话那样子,我差点以为我真的死定了呢!真是失望啊!”

  “你,你知不知道他刚才打倒的是什么人!”

  “哦?”

  “你不就能打了一点嘛!你一定不知道天哥吧,我告诉你,天哥是平江最厉害的人,你刚才打的那人是天哥手底下最能打的人,你打了他,你就准备倒霉吧!”

  卫峰峰在这种情况下,只得把天哥搬了出来,希望能借着天哥的名头把对方吓住,至少让自己能够平安躲过这一劫,过了今天,自己再也不管这档子事了,朱瑶瑶的小贱人居然坑自己,让自己对付这么厉害的变态,究竟是何居心!

  听了卫峰峰的话,江适忍不住哧得一下笑了出来,“还最能打的?别搞笑好吗?不过,张华天手下也就只有些这种没用的废物了!”

  “张华天是谁?”卫峰峰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不知道张华天?那你张口闭口天哥天哥的,原来你也挺搞笑的啊!”江适有点哭笑不得地说。

  本来他还想狠狠教训教训对方,可是看到对方这样子,他忽然就没了兴趣,跟这样的人计较,实在太掉价了!

  可就在这时,被他硬生生掐晕过去的袁茂深忽然苏醒了过来,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江适,刚才被对方吊在半空中的屈辱感一下子涌上了袁茂深的心头,从来没有受过这种侮辱的他,想也不想地朝着江适的背后发动了袭击。

  他猫着腰,蹑手蹑脚地迅速接近着江适,刚才的短暂交手,他深知对方实力的可怕,正面交锋的话,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对方的对手,可是从后面偷袭,未尝不能一搏,机会就只有一次,他不想放弃!

  就是现在!

  在距离江适不到两米的时候,袁茂深出手了!

  不管是江适也好,江宜也罢,都背对着袁茂深,都没有发现袁茂深的接近,可是卫峰峰却正好看到袁茂深的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卫峰峰下意识就觉得袁茂深不可能奈何得了对方,即便是偷袭也不行!

  一旦袁茂深偷袭失败,那么,对方在被激怒的情况下,袁茂深自己固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自己八成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啊!

  因此,几乎是一念之间,卫峰峰做出了他这辈子最为正确的选择。

  “小心!”

  其实就在同一时间,江适也感觉到了身后的袭击,只不过他并没有当回事而已。

  偷袭又如何?

  破不开我的防御,怎么袭都没用!

  倒是卫峰峰的提醒让他忽然觉得:“嘿!又是个有意思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