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换个地方喝酒

极品仙尸 +A -A


  江适没有想到,李沐歌所说的喝酒的地方竟会是他的家里。

  当然,这个家肯定不是李家大本营所在的地方,而是李沐歌自己平日里居住的地方。

  像李家那么大的家族,经过了上百年的传承,即便由于历史原因,谈不上多么枝繁叶茂,但也不可能把整个家族全都安顿在一起生活。而且,家族大了之后,内部难免会有矛盾,分散居住也是一种消减内部矛盾的措施。

  李沐歌是庶出的,不管他资质有多么优异,可在李家这种最为注重礼教传承的家族里,他永远也无法与嫡系的子弟享受同样的待遇。嫡庶分明是这种大家族生存的最基本原则,谁也撼动不了!

  李沐歌能在平江市里闯出这样的名号和地位,很多不明就里的外人都以为是因为李家的威势造就的,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李家在李沐歌成长的道路上根本没有发挥多少作用,反倒是在李沐歌崛起之后,李家借着他的名头进一步巩固了李家当地家主在这片地区的统治力。

  很多家族内的是是非非都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得明白的,江适从刚才的只言片语中猜到了一些,但也仅仅是鸡毛蒜皮的一些,李沐歌没有解释的兴趣,江适自然也不会知道得更多。

  今天把江适邀请回家,纯粹是他一时心血来潮的决定。

  他下意识觉得,江适这人不简单!不管这人来历如何,有什么神秘的背景,就说江适二十岁不到的年纪就能拥有目前的实力,用天纵英才四个字来形容都不够!因为,李沐歌向来觉得自己是天纵英才,可跟江适一比,他那点修炼的速度根本就不值一提了!

  跟这么一个现如今实力就很强,今后更是前途不可限量的人保持良好的关系,这笔买卖怎么做都不会亏!

  李沐歌在动着他的小脑筋,江适自然也不是傻子。

  李沐歌有些什么想法,江适早就猜了个七七八八了。不是说江适高明到什么程度,也不是说李沐歌太肤浅,实在是江适的外表太具有模糊性了,以至于李沐歌在面对江适的时候,自然而然将江适当作是了一个十几岁的未经世事的没有多少社会经验的小屁孩!若他知道自己正在面对的是一颗已经三十几岁拥有丰富社会经验并且在商场上沉浮多年的灵魂时,恐怕也不会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如此轻易地暴露出来。

  这个错误不可谓不大,只不过江适对于李沐歌究竟是怎么想的并不在乎,因为他心里在琢磨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怎么开口才好呢?

  怎么开口才不会显得突兀呢?

  怎么开口才能让对方心甘情愿接受呢?

  江适还没琢磨好,李沐歌就说话了:“江老弟,这么叫你没意见吧?刚才见你跟那人交手,似乎你没怎么学过正儿八经的武功?”

  江适一愣,没想到李沐歌会突然谈起武功的问题,其实他在琢磨的事情恰恰就是跟武功有关的问题。

  “名字随你叫,你想说什么?”

  “你别紧张,我就是随便问问!我知道打听人武功底细不是很礼貌,但是我真心觉得你之前学的那些玩意儿实在有点太蹩脚了!”

  “……”

  见江适不说话,李沐歌又接着说道:“你有几个动作是散打的吧?那就是普通人玩玩的,太初级,太幼稚,太……算了,说白了,就是那些就是不入流的,真正的武者是不会练那些东西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自己练了几晚上的功夫被对方说得一文不值,尽管江适自己也知道对方说的一点儿也没错,可是面子上挂不住啊!

  “我是想说……有没有兴趣学几招真正武者该学的功夫?”李沐歌似笑非笑地问道。

  “你不是找我来这里喝酒的吗?”

  “哈哈,没错!喝酒,这就喝酒!”

  ……

  第二天。

  平江警察局某办公室内。

  “邓处,昨晚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的。”

  “你们确定跟目标在一起的人是李沐歌?”

  “我们确定,当时起冲突的时候,他自己报出名号来的!”

  “他怎么会跟李沐歌跑一起去了呢?”邓国民自言自语地说道。

  “看他们在一起的样子,似乎还挺熟的,后来目标是坐了李沐歌的车离开的,我们担心被李沐歌的人发现,所以没有继续跟踪下去!”

  “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

  “那今天晚上……”

  “继续盯着!”

  “是!”

  两个手下出去后,邓国民陷入了沉思。

  他实在搞不懂,一个是可疑的高中生,一个是李家年轻一代最为出色的后代,这两个人又怎么会跑到一起去了呢?两人之间明明没有任何联系才对啊!

  邓国民从来都不相信偶然,他认为,天底下任何偶尔的事情背后全都藏着不为人知的必然!

  身处这个位子上,知道的事情也比一般人多得多,很多常人看来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他的经历当中却屡见不鲜。

  因此,在他看来,看上去越是不可能,越是说明其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于江适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危险分子,邓国民给与了充分的重视,只是李沐歌的介入令他感觉有些棘手。他就怕自己对江适的调查,特别是在江适与李沐歌接触时的调查,会一不留神被李沐歌误解为警方在对他进行调查。

  李沐歌有多少能量,邓国民一清二楚,正因为他一清二楚,所以非常不愿意造成这种不必要的误会,可偏偏他又不可能直接找上门,告诉李沐歌,我调查的是江适,不是你!

  这种话,他即便真的去说了,李沐歌也未必会信。

  “哎!”邓国民不由得叹了口气,决定暂时把江适的问题放在一边,先派人暗中盯着再说。

  毕竟,最近乃是多事之秋,身为平江特别事务处的负责人,他要关注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