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愚人码头

极品仙尸 +A -A


  江适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偷偷从房间里溜了出来。

  以前出入都有车还好,自己这样跑出来,周围都是别墅,想打个车都不容易,起码得要走出半个小时才行。

  换作上辈子高三的时候,让他半夜三更在这种鬼影子都没有的地方走路还真有点瘆人,不过现在嘛,女鬼也见过了,鬼修也较量过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走着走着,江适莫名地有种正被人从暗处窥视的感觉,他现在愈发相信自己的这种直觉。可是他四周张望了一下,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躲在暗处的两个市局特别事务处的警察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年长一些的嘟囔道:“这小子第六感很强嘛!”

  “所以邓处才会让我们来盯他的嘛!你刚才还抱怨,现在知道对方不寻常的地方了吧!”

  “不过是敏感一点罢了,一个高中生,能有什么了不得的?”

  “谁知道呢!可深更半夜出来,总是不寻常的。他打车走了!咱们赶紧跟上!”

  江适警惕起来后,自然不可能直接去医院了,他首先要确定自己的感觉有没有错。因此,他打车直接来到了以夜生活闻名的新区商业街。

  “他会去哪儿?”

  “谁知道呢!”

  “看这个方向好像是……”

  “新区商业街?”

  “靠!他不会大半夜溜出来是来夜店玩的?他鬼鬼祟祟的不是发现了我们,而是怕被家人发现”

  “有可能!不过,一个高中生那么晚了来夜店玩?”

  “有钱人家的孩子你不懂!夜店算什么,听说上次一个富二代,才念初中就在外面乱搞,被扫黄的兄弟抓了!”

  “我也听说了,我儿子要是敢那么干的话,我腿都打断了他!”

  “得了吧,就你那点儿工资,你儿子能这样玩得起?”

  “……”

  江适在路上就发现了吊在远处跟踪的车子,如果是在白天,他肯定发现不了,可是半夜里路上没什么车子,在他有心观察之下,很快就确定了被跟踪的事实。

  一时间,江适也判断不出是哪路神仙在跟踪他,不过不管是哪路,在甩脱对方之前,显然不适合到医院去。

  他去医院干的事情实在见不得光,必须谨慎!

  到了这个点,平江市里其他地方早就安静了下来,即便是最繁华的闹市区都已人烟袅袅,可新区商业街是个例外。

  每天晚上十一点过后,才是商业街真正热闹起来的时候。灯红酒绿,欢声笑语,令人不知不觉就沉迷进去了。

  江适对商业街当然不会陌生,上辈子招待客户的时候没少来过,只是,“原来十几年前就那么热闹了啊!”

  街,还是那条街,只不过很多江适常去的店这时候还没开呢!

  站在商业街口,江适不禁有些感慨。

  站在商业街口,江适仿佛又是那个叱咤商场的两总了!

  “咦?那里很热闹啊!”

  江适往商业街里走了一段,发现前面围了很多人,貌似很热闹的样子。

  “新店开业啊!这是……愚人码头?”江适走近了之后才发现,正在操办开业的竟然是他当年最长去的愚人码头酒吧!

  “要不要那么巧啊!”

  刚刚还在想当初熟悉的那些店都还没开,没想到恰好就遇到了愚人码头的开业仪式!

  本来还想走上前看个热闹的江适,突然停下了脚步。

  “十几年前的她,会是什么样子呢?”

  江适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那段最为痛苦的日子。

  那时,事业如日中天的他风光无限,不光公司前途无量,跟最爱的孙筱也已经进入了婚礼的筹备阶段。然而,一次意想不到的陷害,让孙筱彻底离他而去。

  为此,江适天天晚上躲在酒吧里买醉,而他买醉的酒吧就是愚人码头。

  在愚人码头里那些日子是他人生最灰暗的一段时光。孙筱离他而去,母亲因病去世,妹妹远走他乡,公司破产倒闭,以至于他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一种不堪回首的感觉。

  在那段日子里,他认识了酒吧的老板娘张馥,一个大了他将近十岁的女子。

  张馥用她的身体抚慰着江适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可是江适从来不觉得自己爱张馥。

  没有为什么,他认为,自己爱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孙筱!

  以前是,以后也是!

  那张馥在他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江适自己都不知道,或者说,他自己都没来得及去想。

  他记得自己上辈子跳崖前的最后一晚就是在张馥那里度过的。

  那天,是孙筱结婚的日子,那天,他的心已经死了……

  重新站在愚人码头门口,江适忽然想到,那天自己不告而别之后,张馥是否会找自己?是否会想念自己?是否会为自己的消失而难过?

  江适其实很想转身离去,可是忽然之间,他又有一种冲动,想要再见张馥一面,看看她年前的样子,跟她随便说上一两句话,尽管他知道,张馥不可能认识他,但是不认识,不是更好吗?

  这个冲动一旦出现就再也无法控制了!

  这时候,什么修炼,什么医院,什么跟踪,一时都被他抛在了脑后。

  愚人码头的开业仪式很有特色,其实说是特色,那也只是相对的,因为一般商家开业都会在上午,而商业街上每个商家开业都会选择在晚上,因为商业街只有晚上才会有人,上午的时候鬼影都没一个!

  门口站满了衣着性感暴露的女子,热情而不谄媚,若离而又若离。

  江适并没有在门口逗留,直接从一旁走入了大门。

  一进去就有姑娘迎了上来,不过对方显然没有想到会有年纪那么小的人到来,一时间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应对。

  江适笑了,这姑娘他恰好认识,年纪比太稍长,若干年后会成为张馥店内的店长,只是现在看来还很青涩。

  “不用管我,我自己看看!”

  “哦哦。”那姑娘呆呆地点了点头。

  里面的布局江适无比熟悉,根本不需要人带位,而且,其实今天里面早已人满为患,根本也没有空余的位子。